2012年清明事件

是非
是非
是非
1363
文章
0
评论
2021年5月10日12:53:41
评论
阅读4分57秒

这件事是发生在2012年初的时候,那时候正是清明节,我跟我娘去拜祭先人,那天下大雨,到我们拜祭完的时候,雨已经停了,我们就慢慢走到路口去坐车。

刚到路口的时候,我就看到一个半透明的男的,站在草丛中,看着我,我连忙装成看不到他,一边念佛号一边走过去了,我还以为和平常一样,这件事就这么过去了。

回家以后,因为那天下午不用上班,所以我就在家里录歌,录好了要回放的嘛,我就回放了,正在听的时候,突然背景音那里出现了一声口哨,很长的一段,我开始还以为听错了,又放了好几遍,每次听,都有那段口哨,我就有点怕了。(录歌的时候,是把窗户什么的都关掉的,应该是没有声音或声音很小,可以忽略不记的)

然后我又看,周围什么都没有,因为太怕,我就把那段音乐删掉了。然后我听到有人在我耳边说,要八十八佛,然后就没声音了。

我觉得怕极了,就赶紧去佛堂了,我还以为,是带了不好的东西,跟我一起回来了。谁知道,事情并没那么简单。

当天晚上,我就做梦了。

我梦到的,是那个男人,就是我早上看到的男人。

他穿着白衬衫,戴一副眼镜,文质彬彬的样子。他有一个女朋友,还有一个死党,父母也都在,是很幸福的一家。我觉得他可能跟他女朋友定婚了,好像需要很多钱,所以他去做了一件事,犯法的事,他就开始帮别人做毒品(至于是什么毒品,我没看到,我觉得可能是配方,是写在一张纸上的)。他的家人、朋友统统不知道,他只身一人,又来到这个小镇,跟他一直帮的做毒品的人,做交易。

然后,让我意想不到的一幕出现了。

当天晚上,他们约在一座海边的房子里见面,那地方很偏僻,房子很破旧,他先到的,在里面等。等到半夜,他们来了。

我和另一个男人(我是男的,不知道为什么,在梦里我都是男的,很怪)在一旁看着,他们都看不到我们,我们也只是看着。

他们一开始是在那边说话,他们交易完,那四个人好像说了什么,男的很气愤的想走,那四个男的不让,然后其中两个拿出刀来,那个眼镜男就想逃,他拼命反抗,他们就拉着他的手,另一个就把他的手活生生的砍下来,砍了一下没砍掉,又砍了第二、第三下,他大叫,然后还想逃,但怎么可能,他们又去砍他。到处都是血,墙上,地上,他爬过的地方,满满的都是血,最后他终于死了,他们还嫌不够,又把他分尸,内脏什么的流了一地,然后,他们脱下身上的血衣,去外面拿了汽油,然后点火,最后把房子和尸体,都烧掉了。(我眼睁睁的看着他们烧,那些肉块从鲜红烤到焦黑,太残忍了,那种场面,堪比修罗地狱,后来那些人后等到火灭了,与我同去的男人就走到残垣废墟去捡那些烧焦的肉,把其中一块肉捡来掰开,让我看里面还剩下的一些鲜红的部分,那种场面,我无法形容。)

我在梦里,看到了全部,眼睁睁地看着他是怎么死的,还有他的家人是怎么寻找他的。

他的父母,很大年纪了,怎么找都找不到他,他的女朋友,终日以泪洗面,还有他的死党,也在到处找他,可是怎么找,都找不到。

我问他,他想要什么,我要怎么帮他,能不能念经超渡他?他摇头,说不用了,他要学佛,要修行,我不知道这个是怎么算的,难道他以前是修行的人么?他难道不用去地狱么……这些我都不知道,我说那你要什么,他说,八十八佛的佛像,我说好,我记下了。

早上起来,我是哭醒的。那个场面没看到,就没人会相信有多恐怖,眼睁睁看着,却不能帮他,当时的他应该是绝望的吧,上天无路下地无门,那个就是活生生的地狱啊!

后来,我去请了一张八十八佛像回来,再后来,到去年年尾,新闻上播,某某地是制毒村,以前我从来不知道这些事的,也从来都不关注,不知道为什么,那天就让我看到那个新闻,当时我就哭了,我娘问我为什么,我就告诉了我娘这件事,那个地方,离我住的地方,并不太远!



微信扫描下方的二维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继续阅读
是非
  • 本文由 发表于 2021年5月10日12:53:41
  • 转载请务必保留本文链接:https://www.younisuoxiang.cn/anecdotes/2012%e5%b9%b4%e6%b8%85%e6%98%8e%e4%ba%8b%e4%bb%b6.html
房梁上的女人 奇闻异事

房梁上的女人

今天来说下我娘,我怀疑,我这辈子会看到阿飘,八成跟我娘是有关系的。 我娘吧,其实还蛮小孩子心性的,到现在虽然快七十了,但是还跟小年轻似的,玩手机游戏,看言情小说,还有跟我一起吃各种小吃、零食,挺可爱...
厕所隔壁是谁的说话声? 奇闻异事

厕所隔壁是谁的说话声?

那年正好我要代替别人去一个很偏僻的地方听课,那地方是新建的,原来是一片荒山野岭,我那天去的时候,正好是下午,而且天色阴阴的,好像要下雨却下不下来那种,给人很闷很闷的感觉。 那时的大楼由于才刚建好没多...
晚上的梦境和早上的牛蛙 奇闻异事

晚上的梦境和早上的牛蛙

这件事,是很早很早很早的事了,我一直都不想说,觉得心里对那些已经去世的生灵有愧,我现在每每忏悔,都不敢忘记给它们。 当时我才刚刚去到一个乡镇的学校,当代课老师(暂时的),每天都要跟一大堆乡民挤上下班...
异梦 奇闻异事

异梦

这篇是我2015年5月写的,当时是贴在网上一个专门记录私人笔记的地方,那些年是我学佛过程中,所以有什么事或者有意思的梦,我都老实的记录下来的。 昨天晚上做了一个梦,这几天好像总有梦,其他的醒来已经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