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大仙显灵

是非
是非
是非
1363
文章
0
评论
2021年5月10日14:04:33
评论
阅读37分37秒

各位看官,这是老头我写的第二篇故事。老头在此声明本人所写的都是本人真实经历的真实故事。从这些故事中看官会发现,人的一生走过的轨迹和命运,其实冥冥之中老天都已经安排好了,说不清道理,也没有道理可循。

故事发生在2001年。自从我在那家台资夜总会遇见不愉快的经历后,心里就直至抱着想辞职另找工作的念头,在1999年的时候,我已在夜总会工作了7个年头了,那时候我儿子也已经4周岁了,家庭的压力相对小了一点,于是我就毅然辞职。一直以来,很羡慕那些会驾车的司机,于是和老婆商量后我就去报了上海小昆山驾校学驾驶。驾校毕业后就直接应聘去上海友谊车队(现上海锦江出租车公司)当了一名的哥。

做的哥大约半年左右的时间吧,在一个大雨天的下午,我开车在上海静安区的余姚路上,挂着控车灯,在路上漫无目的的行驶。在我前面另有两俩空的出租车,一个是绿色的大众2000型上海大众出租车,另一个是红色的大众桑塔纳型上海宝隆出租车,而我驾驶的是友谊公司白色的大众2000型出租车。车到余姚路近常德路的时候,看见前面路边站着一位女士,没带伞,淋在雨中。绿色的大众出租从她面前开过,她无动于衷。红色的宝隆出租从她面前走过,她还是没有扬招。我心里猜测这女士可能在享受雨中的浪漫吧?所以当我的车开至她面前的时候,我也丝毫没有想到停车的念头。就在我车开到她面前的时候,她突然举手扬招了。我赶紧刹车请她上车。上车后她就坐在车的后排,我递了盒餐巾纸给她让她擦擦身上的水渍,提醒她别感冒了。出于好奇,我问她在大雨中淋着雨,怎么前面开过的两辆空车都没有扬招?她说:大众公司的车她不喜欢,很多事上海崇明籍的司机,市区的路不熟。红色车的那是小公司的出租,遇到不地道的司机会绕路多赚车资,她看见我是友谊车队的车,也空着,就专等坐我的车了。(这里要解释一下,友谊车队在过去可是上海的国宾接待车队,口碑是很好的)那年头出租车生意也不好做,我就当自己好运气了。她得目的地是在上海的长宁区仙霞路,一路无话,直接加快油门把她安全送到目的地。

在停车结账的时候(那时还没有支付宝、微信等手机结账,都是现金结算),从马路对面的仲盛大厦跑出一个终年男人,穿过马路直接奔我的车边来(当时仙霞路还不是单行道)。女士下了车,那男士就直接上了我的车。我问先生要去哪里?他回答说去长乐路上海新锦江大酒店。呵呵,我又开始好奇了,去新锦江他只要站路边就可以招车,这样顺路行驶,何必冒雨穿马路过来,我还得开到前面去掉头。我就是个话痨,架不住好奇又问他这是为什么了。可能是做的哥的通病吧,一天大部分时间没客人,自己无目的的瞎逛,寂寞久了,逮到一个大活人就赶紧聊几句解解闷。那男的说“我和你说嗥,你们友谊车队目前在改组,马上加入了锦江集团。我去新锦江,和你们车队是同一集团的,所以嗥我就坐你车拉。”什么逻辑,再说了锦江集团出租车队跟新锦江也没什么大的关系啊。不管他咯,我就边开车边和他聊其他的。我说先生听你的口音好像是台湾来的吧?他问我”你怎么知道的?”我说,我以前一直在台资公司干了7年多了,台湾普通话口音很特殊,还常带“嗥、嗥啊”的。说得他也笑了起来。

在聊天中,他了解了我以前是学的财务专业,以前在外资五星级宾馆工作过,宾馆出来又在台资公司干了7年管理工作。到新锦江大酒店快下车时,他主动给了我名片,出于礼貌,我也把我的手机号告诉了他,心想以后他要是经常来电话约车也是件生意上的好事。(那时候我们的隔天上班,由于我服务态度好,知识面又广—以前做了多年的导游,我已经有了个香港人在上海工作的常客,每次当班上午从浦东友谊宾馆接送他们夫妇到浦西虹桥,傍晚再从虹桥接送到浦东。那对香港老夫妇人很善良,每当我营收不足的时候,就会让我开车在浦东世纪大道绕圈,给我增加收入,直到我说当天该交的份子钱差不多了,他们才下车回宾馆,在此特向那对香港老夫妇表示再次的感谢,希望你们健康长寿!) 我接了台湾中年男士的名片就想着,再多个老常客,今后出车收入就又多了份保障。

一晃二个多星期过去了,那个台湾客一直没有联系,我也渐渐快把他忘了。忽然有有一天他主动打电话给我,约我周五下午1点去仲盛大厦2024号房见面,说有事情和我商量。这时我又翻出了他的名片,上面清晰地写着是一家新成立的台资旅游开发公司的执行董事长吴XX。我答应了他,周五就按时去和他见面了。

到了仲盛大厦2024房,看见里面有2个人。一个就是吴董事长,另一个是位上海小青年,经介绍知道他叫王X嵘,就称呼他为小王吧。开门见山,吴董问我开出租车能不能请假?因为他再浙江金华有一个新项目要启动,过几天要举办一个慈善活动,人手不够,问我愿不愿意参加?我说请假对出租车司机来说不难,只要把每天该交的份子前上交就OK了,搭档那里还巴不得呢,他可以天天开车多赚钱。吴董说这次活动需要十天,问我要交多少份子钱给公司?我说我们开一天车得交380元,10天活动(因为我们是轮班开车)我只需要请五天假,需要交公司1900元。吴董说他就按10天,支付我3800吧,我说您是去做慈善活动,我也当出去玩一下,您就给2000元整数好了,我只要能交上份子钱,其他的就当我帮忙为慈善事业尽份力吧。

一切谈妥,第三天我们几个人就出发了。我们同去的有4人,吴董、我、小王还有一个姑娘(时间久了,姑娘名字记不得了,反正本与本故事不重要)。火车到金华火车站是半夜,金华赤松乡钟头村当时的村长蒋XX开着一辆黑色的桑塔纳轿车来接了我们。小车从火车站出发,开过一段老公路(当时高速公路还没造呢),到了山口冯村就开始上山了,上了山道后七拐八拐的,就到了钟头村。那时候的钟头村还很落后,就这么说好了,如果在金华火车站打的,很多当地的出租车司机都不认识路,上山后到村里,除了坐私家车,就无法出山,更本就没有通公交。

到了钟头村,我们下车沿着一条乡间的小道往上坡走,不久就到了黄大仙宫,主殿叫元机洞,这是一个小小的道教宫殿,殿内没有道士,也比较陈旧,进殿内对着三进大圆拱门横向一排供奉着三尊仙师,中间是黄大仙、左边是老君、右边却是观音大士。供奉的仙师与常规道观不同,不是塑像,而是画像。每个仙师前有一个小小的供桌,整体看起来很简陋。我们一行人在黄大仙像前轮流上香,虔诚地拜拜,然后出殿左拐上一个小坡,路过一幢平房后到了食堂,吃了宵夜。掌厨的是一个18岁左右的帅小伙,后来知道他是蒋村长的儿子小蒋。

第二天我们就开始慈善工作,我和小王的工作内容是给村民进行登记,村民早早就来排队了,是村里前期已经做了宣传,我们把名字登记后,问清他们有身体有什么不适,然后由吴董他们出钱请来的金华市人民医院的大夫给村民免费看诊,包括免费发药。忙忙碌碌的进行了三天的义诊工作。然后跟着吴董在村里走走看看,对钟头村黄大仙宫的大致情况有了初步的了解。

黄大仙,江浙一带及香港、台湾还是比较有名的,在香港和台湾都有黄大仙理事会。黄大仙泛指黄初平、黄初起兄弟俩。记载说金华边上的兰溪人黄初平幼儿时牧羊寻找牧草丰富的草场,来到了金华,然后遇到了仙人赤松子指点,拜赤松子为师,遂得道成仙。成仙后能叱石为羊、救苦助难、广施善缘,在当地广为流传。后其兄黄初起为寻找弟弟初平,也来到了赤松山,见到弟弟后,也同拜赤松子为师,后来也同样得道成仙,“松老赤松源,松间庙宛然。人皆有兄弟,谁得共神仙。双鹤冲天去,群羊化石眠。至今丹井水,香满北山田。”成就一段佳话。

在钟头村期间,我各处走动了一下,对道观周围的环境有了具体的了解。从元机洞正门出,右手边有个七星台,台上竖着5根金属幡杆,是道院进行宗教活动挂幡的地方。正对着元机门有个山坡往下,山坡建有350多级石台阶,拾阶而下,最下方是一个水库—山口冯水库,水库边建有二仙殿,供奉黄初平、黄初起二仙。传说赤松宫最早建于东晋时,就在现在的水库位置。建水库后赤松宫被淹没,故在水库边用原赤松宫的部分建材修建了二仙殿。在山下水库与元机洞之间半山腰右手方向,有个古墓——王淮墓,零零落落地撒着原先古墓的墓道石兽。

吴董告诉我们说,他准备投资建设赤松道院,规划简称一个宗教旅游景区。问我是否愿意加入一起在金华工作?得到了肯定的回答后,在金华过了几天我们一起返回了上海。

再返金华赤松山,已是一个星期以后,我期间办妥了上海友谊出租汽车公司的辞职手续,吴董花钱补偿了我在出租车公司的押金。这一次我们去金华又多了个上海工作人员,原上海大众汽车出租公司的员工徐X仁。这次到金华火车站时是白天,同样由蒋村长开车来接我们。白天上山我对路况看得仔细了,进过山口冯村后进山,刚进山左边有个水泥厂,车在开上去,右手边有深深的坡沟,再上去的右手边有个山坡,坡上有不少土坟。可能是当地农民老辈的土葬处(当时那里还没古墓,几年以后在靠近山口冯村那里才建了个公墓。)

到了金华确定职务:我负责管理工作,主管营销、公关、财务及管理部;小王和我一起主管前期开拓及与政府部门的联络交涉;老徐主管后勤及兼董事长司机。

时间匆匆过了快大半年,期间,我和小王在这偏僻的山村从新建停车场起步,再联系民政局了解金华当地贫穷山村状况,联系金华人民医院医生合作每星期二次下乡搞义诊,制定营销计划,联系旅游大巴进入景区,建工景区宾馆、餐厅、配套设施、公司办公楼盖建、景区内义诊楼盖建……等等各项工作的开展和落实。初期的时候,罗X玉理事长也从香港赶了回来,另从台湾调来了廖X明先生,他们和吴董一起负责政府部门对接及策划工作。公司又新招了当地员工冯X强(会计)、吕X萍(出纳)、赵X龙(司机,多年后我们撤退了提升为景区营业付总监)….等,我和小王按吴董的要求教会了他们使用电脑。后续在罗理事长的努力下,道院又增加了不少入驻的道士。

次年的7月,在一次每天的晨会上,吴董对我说:你之前在公司景区建设中提出了不少建议,很好,基本上落实了80%(我年轻时做了多年导游,带团去了全国多地,对景区规划颇有心得),现在该到了投资反馈创收的时候了,你明天出个书面的营销规划。第二天的早会上我按时提交了我的营销规划经营指标。吴董看后说按我个人的能力指标低了,得翻一个倍。虽然我定的这个指标是有点保守,因是景区落实后的第一个指标,为今后持续增长留了一手。但董事长发了意见,我不想被董事长小瞧,于是说:年度营收指标翻倍可以,但必须满足我二个条件。1、如果在10个月内完成翻倍指标,全体员工的薪资也要加倍(当时当地员工的薪资每月才300多元,着实低了点),我不本人的薪资例外,是否也翻倍您看着办(我当时的薪资每月1800元,常年异地夫妻分居,应该不算高吧)。2、景区不设门票,所有观光香客免费进入景区。吴董当场签字同意确认,我开始为营销达标而忙碌起来。工作的开张还是很顺利的,新增加了各大殿点光明灯营销手段,员工全程陪同香客指导讲解请佛、开光、供香、放生等流程及全程景区介绍。又增加了香客生日法事祈祷活动、道士上门看各类风水,规范功德金的管理工作,规范“刘大师”和“小神童”的看相算命流程等等各项可以创造营收的工作。

可能是所有做的这些工作都是在为黄大仙赤松道院作奉献吧,正好不久赶上农历八月二十三黄大仙生日大法会,七天的大型法会香客络绎不绝,尤其是黄大仙生日的当天,漫山遍野的游客,通宵庆典。来自台湾、香港、广东、江浙沪和安徽及金华周边,估计近6千多人。景区宾馆爆满,很多游客就在各大殿席地而坐过夜。七天的法会,七天客流如梳,想象一下,按平均每人每天消费200元计算,该有多少营收(象开光、宾馆住宿、请佛像….等不少项目是远远不止200元的,有些单项的上千,光明灯最顶端点灯当时得收1万元),黄大仙保佑,我的年营销任务在短短的22天内就完成了!当然,吴董兑现了承诺,所有员工工资翻倍,不是一个月哦,是从此每月新工资。也当然,吴董没有给我的工作翻倍,我还是老样子,每月1800,直到我最终离开金华。不过这样的营销成绩直到今天我都一直是引以为傲的,在那个还不存在网络营销的年代,光靠线下的直销手段达到这样的成绩,应该是很不错的。几十年过去了,会经常回忆起那段辉煌。

言归正传,我要说的黄大仙显灵的故事,也是在那个几天开始发生了……

第一件事发生在那个小帅哥小蒋的身上,小蒋的家(村队长家)就住在我们公司新建的停车场边,靠近进入景区的大门口。小蒋那时才18岁,虽然出生在农村山区,但帅帅的他已经开始懵懂地喜欢追逐潮流,喜欢耍耍小酷。当时他父亲是村队长(后来旅游公司正式成立后,他父亲作为当地村政府的代表加入公司任经理),家里有苗圃和金华特产佛手果园,条件相对不错,他父亲还领养着一个孤儿女孩,比小蒋年纪小。应该说他父母老蒋夫妇还是比较善良有爱心的。有天晚上小蒋从道院食堂下班回家,慢慢走下山坡。当时景区还在规划发展中,路上没有路灯,黑黢黢的。本来景区离他家也不远,几分钟就能到家。可那天晚上他感觉在路上的时间要比平时任何时间都长!借着月光隐约看见前面路边的树上吊着个妇人,是不久前村里上吊自杀的一个农妇!那农妇在不久前已经自杀死了,没有救活,早就入土下葬,怎么现在就挂在前面的树上?小帅哥可被吓得不轻,拔腿就跑,一路下坡急急跑回家,钻进被窝蒙着头簌簌发抖。

第二天,他父母喊他起床,怎么也没听见他回应,于是进入他的屋子看,看到小蒋倒在床上,双眼无神地干瞪着,嘴角尚挂着曾流的白沫的痕迹。父母异常紧张,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毕竟是亲生的独生子啊!试下鼻息,鼻息尚存。摸下额头,滚烫滚烫!与他说话,他就傻傻地瞪着双眼不会回答!还好是自己家里有私家小车,赶紧急急地把他送到市区人民医院急救。在医院用了相关的药物急救后,慢慢小蒋醒了,会动会吃饭了,貌似有了些神志,但是他就是不会说话,具体的讲,神志还是比较模糊,没有100%的恢复。在医院住了段时间,基本一直是这样的情况,一个大男孩,是不是的还会惊恐地看着前方呜呜地发出声音,就是不说话。

来医院探病的老人们发现他这样,立即知道是邪气上身了,建议他父母把他接回家,请个神婆来驱驱邪试试。2001年的金华农村各乡还有着大大小小的各种神婆子,年纪大约都在50岁以上吧,这么多年过去了,现在有些应该还健在,也该70岁以上了。他父母请了个远近闻名的据说法行比较高的神婆,在他家整整跳了三天的大神。说也奇怪,三天后小蒋完全清醒了,活脱脱又恢复成一个活蹦乱跳的毛头帅小伙!唯一留下的遗憾是再也不敢来道院的餐厅班了。我离开金华那会,他父亲告诉我让他去外省见见世面,报了个厨师培训学校学习正规的厨艺去了。

我说的小蒋的故事,我本人没有亲眼目睹,全部是小蒋没离家前亲口告诉我的,有真实的人物住处,真实的事件。

话说在黄大仙生日七天法事的时候,整个赤松山庄人山人海,善男信女络绎不绝,道院搭起了演法台,共14个资深道士,身披罗X玉理事长(当时她还没出家,只是皈依的俗家弟子,我们都称呼她罗小姐)从香港带来的定制五彩法袍,每班7个道士轮流通宵达旦地在法台上作法,七星台上的五个幡杆挂上了幡旗,山上微风习习,幡旗很重,静静地垂挂在那里,静穆而庄严。

靠近各大殿及新建的迎神门广场附近都设有化纸炉,供善男信女焚化纸钱。有一对附近村赶来朝奉黄大仙的父子,小男孩3岁出头,在父子俩路过迎神门附近的焚化炉时,忽然拉住他父亲不走了,一脸好奇而神秘地问他父亲:爸爸,这炉子里面怎么有那么多的人在抢钞票啊?他爸爸听后非常紧张,赶紧拉着儿子急匆匆离开那炉子边,呵斥小孩说:小孩子不许乱讲话!接着单掌并拢竖在胸前默默念叨:童言无忌、童言无忌!仙师们别怪小孩冲撞了。(在这种情况下,大人是不敢直呼炉子里的人为鬼的,只能称呼为仙师。)当时因为香客多,在小孩子说这些的时候,有不少人也包括我是听到和看到这对父子的,见状我们也都赶紧先离开那处地方。

在七日法事的第七天,七星台幡旗前的供桌上也摆上了整个猪头、公鸡、鲤鱼、水果、米和油等供奉,然后道士们的七日法事也快结束乐,所有道士身披华袍边走边舞边唱着诵文绕山,很多信徒自发跟在道士身后绕山,说来非常奇怪!在绕完山行回七星台附近时,原本艳阳高照的天空,忽然中间出现电闪雷鸣,一团乌云!而乌云周围照旧是阳光灿烂!伴着闪电和雷鸣没有雨水,只有阵阵的狂风,而七星台上面原本垂挂着的幡旗,忽然间就有了动静。蹊跷的是,两边的四个幡依旧纹丝不动地吊垂在那里,只有中间的那个幡呼啦一下就在狂风中飘了起来,这么沉重的幡竟然飘起到接近与幡杆成90度直角。道士们停留在那又唱又跳的诵经,跟随的平头百姓一脸诧异(懵逼)地看着,东张西望不知所以。等道士们唱诵完慢慢又走向原始出发的演示台的时候,狂风一下子就停住了,乌云散了,电不闪了,雷不鸣了,依旧是个艳阳高照!这种现象我至今都没查到可信的解释,如果非亲眼目睹,打死我都不会相信的!

岁月如梭,转眼快到2001年的冬至了,这年的冬至前后才是我预见最稀罕的事情,这是我要讲述的第二个故事,这个故事看官们如果现在去金华赤松(黄大仙)道院,有幸遇上当年的老员工或目前尚在的罗女士询问,他们一定还记得有这档子事!

冬至前四天就开始有了征兆!

第一天;

晚上我去村民小娟家唱卡拉OK,农村山区的道院景区,当时还没配套娱乐场所,我们经常回去她家唱K,他老公唱歌不错,和我有的一拼。小娟家在下山去的半路上不远,离开出纳小吕家不远。当天我们同去的有我和道院的一个会武功的小道士小董。唱完K我们我们就回了道院。我当时单身住在元机洞左边那栋平房宿舍进门的第一间,那栋房在过去左边就是道院的餐厅。小董是出家人,和出家人一起住在元机洞左手边不到我住的宿舍处的那几间道士宿舍。因为一个人睡,平时我都习惯通宵开着灯睡觉。

这天当我刚睡下,半梦半醒间被一阵淅淅索索的声音闹醒了,我把头钻出被窝看看,没看见任何东西。听着声音发出的地方。   这里需要把我宿舍里的环境介绍一下。进门最左边是窗子,窗外就是右通元机洞、左通餐厅的小坡道。我的床在屋内窗子下靠墙摆放,我的床对面靠墙(对着门)另有一张床,当时没人睡。两床中间是一个床头柜。我睡的床脚后方向(与房门同排)靠墙放着一个衣柜,是土制的那种衣柜,衣柜是直接落地的,没有柜脚所以不存在柜子底下的空隙。紧靠柜子边上我放着这小纸箱,里面放的是洗衣粉,纸箱上我用塑料袋扎紧着放着4碗盒方便面。纸盒的左边就是房门了。我所有的衣服和箱子都放进了那个衣柜,两张床的底下空空的没有放任何东西。整个宿舍就这么简单、简洁干净。

我的目光跟着所听到的淅淅索索的声音望去,看见那个矮矮的纸板箱上面用塑料袋扎紧的方便碗在抖动,一会啪一下,4盒方便面掉地上了!心想怎么房间里进老鼠了?我赶紧起床查看,没发现有老鼠。再满屋找,我最烦老鼠,非得找出来赶走它。但是就这点空间,包括床下等所有地方都找了,根本就没有老鼠的藏身之处!没发现老鼠,我就对方便面无缘无故地掉地上感到蹊跷,一个人睡着,胡思乱想,越想越怕,一整夜就再也没有睡着。

还得说一下,我这人酒精过敏,平时滴酒不沾,几十年了,直到现在我还是不能沾酒。当天晚上绝不可能是犯酒糊涂。邪门!

第二天:

到了白天闲暇时,我把昨晚上的怪事告诉了小董道士,问他今晚能否陪我一个房睡?反正有多余的床在。小董同意了。我很高兴,有一个会武功的道士在,就不会再怕了。

晚上我们就又去了小娟家唱K完,然后将近11点左右就打道回府了。到了宿舍我们各自坐自己的床上聊了会天,然后就准备睡觉了。我把闹钟开启,因为每天早上8点半有早会,所以我的闹钟一直是定时在上午7点。开启完闹钟,我忽然想起小董每天早上6点得去元机洞敲晨钟,另一个道士大毛每天和小董一起在元机洞敲晨鼓。询问了小董,确认他明天早上还是得去敲钟,于是我就把闹钟调到早上5点半,在检查了一遍,一切稳妥后就安心入睡了。

到了清晨,也就是第三天,直到大毛在窗外呼喊:小董你还不起来敲钟?都睡到什么时候了!大毛的喊声把我俩叫醒了,我赶紧看闹钟,怎么就没响呢!问小董他也说没听见闹钟响!太奇怪了!我再查看闹钟,昨天临睡前检查过2遍开关定位在ON的位置,今天怎么就变成在OFF的位置了?闹钟就安放在我床边的床台上,小董床在对面够不到,我清楚我没动过闹钟,它怎么就变成OFF位不闹响了?再次邪门!

第三天:

也就是冬至前一天,公司告诉我们当天有个40多人的台湾团要来赤松宫朝拜黄大仙,他们都是台湾黄大仙理事会组织的朝圣专团。这天虽然还纠结于闹钟的事,但我心里还是很清晰的。因为有外来的客人,我得把自己捯饬捯饬干净点。于是我换上了一件洗干净的双面穿休闲夹克衫,这件衣服一面是红色的有防水涂层尼龙面料,另一面是深蓝色的绒面料,黄色的塑料拉链,是我们吴董事长从台湾带来送给我的,平时我很珍惜,因为那时市面上很少这样时髦的服装,一般我很少穿的。换上了干净的服装后,我又寻思今天客人多,元机洞大殿烧香的人会多,我就今天偷偷懒不进去烧香凑热闹了。于是整个一天我都没进大殿,只在元机洞外的迎神门广场喝喝茶,看看山下的水库风景,发发呆清闲。整个一天就这么度过了。

下午5点多,我在餐厅吃了晚餐后出来。只听见身后出纳小吕喊住了我,说我的衣服怎么背后有破洞?我当时绝不相信,以为她是在和我开玩笑。因为这是我今天刚换上的干净衣服,因为有外客,穿上前我都看过整理过,没有破洞啊。小吕说她不可能会和我开这样的玩笑,让我脱下外衣看看。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蹊跷的事情又来了!只见这衣服的背上,我自己手都无法够到的位置,明明显显的有三个小洞,排列整齐,近乎三角形的位置,且可以明显看出是被香火灼烫后产生的小洞!这就奇了怪了,我一整天没有进入大殿,没有烧香,没有往人堆里扎,我整天就是在喝茶、发呆、看风景,再喝茶、发呆、看风景!怎么可能会出现这样的香火洞在背上?!邪门啊太特马邪门了!

联系这三天来发生的种种,我越想越怕,头都有点发晕了!

傍晚,我把这三天遇到的所有怪事,一股脑儿告诉了算命看相的刘大师和小神童,想求他们给我指点下迷津。他们告诉我因这里是黄大仙得道成仙的圣地,一般的小鬼不敢在此放肆。但我近期出外可能会遇到不利,因我一直在赤松道院工作,协助推广黄大仙的善绩,这也是一直从善积德,是黄大仙在提醒我。他们建议我赶紧烧烧香拜拜黄大仙,或可逢凶化吉。

听了他们的建议,我马上落实不敢丝毫怠慢。我请了多支龙香,一米八高的那种高香,在元机洞三扇大门前的大香炉上各点上,这种大香一支能整整点12个小时呢,我也没落下在迎神门广场正中间的那个大香炉也点上,然后手捧小的捧香在迎神门往东、南、西、北各方位拜拜。我也不敢落下其他大殿,山上、山下水库边的二仙殿,所有大殿门口只要有大香炉都去插上一支大香点上。完成了这些,我终于有点心安的感觉。

第四天是正冬至日,这天我们按计划是早上接金华人民医院的医生们去金华山区若阳乡进行送医送药义诊,那天因为吴董、吴太太(从加拿大赶来)、吴董的女儿、台湾员工廖X明先生,还有我们上海来的王X嵘,金华当地员工赵X龙等一行都要去参加活动,七人座的金杯面包车满满一车人,还得接送医院的医生,所以这天我们一行早早出发,准备先到了若阳乡再反身空车去接医生。因为要起早,我没来得及换衣服,还是穿着昨天被莫名其妙烫了香洞的那件红衣服! 我忘记了这是冬至日啊,穿大红的是大忌啊!

上车后,我开车,廖先生坐在驾驶座边上,我背后第二排是小赵和小王,再后面是吴董、吴太及吴董女儿。天蒙蒙亮我们就出发往下山的路驶去。这天的半夜曾下过小细雨,路边山脚下到处有潮湿的泥痕,路会比较滑,但是路的中间还是相对干燥点。由于山区路弯道多,我在开车时时刻注意不开过中线压线行驶。

车过了那个有很多当地先人坟墓的小山包,又开过了水泥厂,因为天还没大亮,路也滑,又全程是下坡路,所以我开得很小心,右脚一直轻搁在刹车位置。过了水泥厂有一个下坡的右转弯道,转过去后会有一小段直道,直道左边是一段深深的沟坡,右边会有农户,再过去就将到山口冯村了,对这段路况我还是很熟悉的。车到快右转的路段,我开车就更加谨慎了,因为这是盲区,看不到对方交汇的车辆,我小心翼翼地开在自己的车道上慢行下坡。刚转过去就看见水泥厂的土方车马达轰鸣,加足马力地占在路中间压线快速往上冲,可能因为是返厂的空车吧,速度很快!眼看就要撞上了,还好我的右脚一直没离开过车刹车的位置,反应够及时,急忙向右略打方向,贴着山边让车!太危险了,擦边而过,没有撞上!那土方车呼啸着头也不回直接开走了,但我可倒了大霉。因为是贴着山边,山边路上有湿泥,又是下坡,车一下就打滑失去了控制,整车人都失声惊叫起来,而我自己也被吓得闭上眼睛,心想肯定向右撞山或向左翻深沟去了!我命休矣!!!

这时我仿佛清晰地看见黄大仙师身着黄袍手持佛尘在我车头前就这么拨弄了一下!我清晰的看见!!!

只听嘭的一大声,车停住了,我惊恐地睁开双眼,发现金杯车卡在一堵墙中,这就是我前文说的那家农户的围墙。好巧没有滑向左边,要是翻深沟…..简直不敢想象!更巧的是,我车撞到的那堵墙,车头卡进去的地方正好是墙中间的空墙位置,车头左是一棵树,树下是是一个小水沟,我的车没撞树,没掉水沟!车头右是农户院墙门的水泥门柱、铁门。这水泥门柱是实心的,撞上了必将也是大车祸,太幸运了,也没撞上!我巧不巧就撞上了空墙!稀奇的奇迹还在后面,检查一下,车头挡风玻璃全部碎了一地,整个碎完,车头鳖了,而我这驾驶员却没受一点伤,没流一滴血。边上的廖先生在这么多的玻璃碎片中竟然也没受伤,没流血。身后座位上所有人,全部没有受伤更别谈流血了,只是受了不小的惊吓。

那个王X嵘上海老乡臭头,还有心事拍照,把我这次车祸拍了个结结实实,若干年后一直被他留作嘲笑我的把柄资料!

出了车祸,马上廖先生打电话给山上在道院的蒋经理(这时他已不再是村长了,是我们公司的一个经理,前文有交代),蒋经理赶到后,看看所有人都没受伤,放心下来,然后找车辆的保险公司来现场处理。

在等候保险公司工作人员期间,香港黄大仙理事会罗X玉理事长打来电话(那段时间罗小姐正赴香港处理事情),她一通电话就询问我们金华黄大仙赤松宫是不是平安?有什么事情发生吗?真是太神奇了,我们这里的车祸情况还在等着保险公司处理,结果出来前怕引起他们担心,没人告知香港和台湾啊。是廖先生接的电话,告诉他们这里发生的情况,并告诉他们吴董及家属也再车上,不过所有人都没有受一丁点的伤。这样罗小姐也才放下心来,并告诉我们香港是怎么预知金华可能发生状况的;原来今天早晨,香港那里供奉黄大仙的供桌上所供奉的茶水盅的茶水及酒盅里的酒水,从没出现过不得状况,无缘无故的在冒泡,于是他们担心黄大仙在警示有事情要发生。他们先电话咨询了台湾,确定没状况。可茶水和酒水冒泡从没发生过,所以怀疑是金华有事,就赶紧打电话来询问。

太神奇了,无法解释的玄机。

后续:

保险公司来到后,这车除了挡风玻璃全部破裂报废,车头瘪掉损坏,竟然还能继续开动,是我本人开车和蒋经理把车直接开到保险公司制定的修理厂修理,全部保险赔偿修理费仅需4千多元。那个被撞坏的农户家围墙由公司派工人重新砌墙修理,花了120元。

再后的惊心:

这次车祸后,近2个星期左右,一个当地的农妇骑车在我发生车祸处不到2公里的地方,就是前面说的下山时不到水泥厂处左边山坡有不少当地先人的坟墓的地方,出了车祸,当场被车压死了。

又过了近2个星期左右,就在我出车祸位置的左边那处深深的坡沟处,一辆卡车由下往上行驶,无缘无故翻入了它右边的深沟,司机被急救到金华市中医院,没救活。

从这些亲身经历,告诉我万事行善积德,不做害人事不怕鬼敲门,就算鬼敲门,头上七尺神灵在,神灵会及时通报预警提醒,就看你是否能抓住机会接受到神灵的信息,逢凶化吉、转危为安了。

谨以此文向当年赤松黄大仙道院的同仁:吴董(台湾加拿大籍)、罗小姐(台湾香港籍)、老蒋、林X吉(台湾)、廖X明(台湾)、小王(上海)、老徐(上海)、小冯、小吕、小赵、彭道长(湖北籍)、董道士(浙江青阳籍)、大毛、刘大师、小神童…..等诸位仙宫重建开拓者表示崇高的敬意!祝诸位万事安康,称心如意!



微信扫描下方的二维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继续阅读
是非
  • 本文由 发表于 2021年5月10日14:04:33
  • 转载请务必保留本文链接:https://www.younisuoxiang.cn/anecdotes/%e9%bb%84%e5%a4%a7%e4%bb%99%e6%98%be%e7%81%b5.html
托梦 奇闻异事

托梦

老头我今年快60岁了,一声经历了许多怪事,容我慢慢道来,这些怪事不分前后,按我回忆到哪就说到哪。 第一个故事 那是发生在1995年,那时候我还是个青壮年,也就30出头。当时争值上海刚开始发展,93...
绝对的亲身经历,让我不得不信 奇闻异事

绝对的亲身经历,让我不得不信

有好几件事情,我先说最近的这件吧,我在我男朋友家住,那天晚上,他爷爷说窗户后面有团黑影,他还打了它一下,从那天晚上开始,他爷爷一到晚上总说有一些不干净的东西,还请过好几次那种会弄这些的人过来驱驱邪,但...
人真能预感到不好的大事要发生了吗? 奇闻异事

人真能预感到不好的大事要发生了吗?

不知道为什么,在我堂弟出车祸前,我最后一次见他时是在他家门口而且我们还聊得很开心,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当他进去家里然后再出来跟我招呼着说他要去上班时(那时我还在他家门口和我二姐在聊天),他还跟我说他得去...
透明的小孩 奇闻异事

透明的小孩

只是把自己的最近所接触的怪事写了一下,比较随意 大二寒假,我从小就胆子小,所以回家一直都是跟我妈妈睡,那天晚上醒了要上厕所,睁眼一看,就在我妈的脚边上空一米多的地方,一个穿蓝白色条纹的小孩在哪儿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