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喜 · 路

是非
是非
是非
1363
文章
0
评论
2021年5月10日13:34:53
评论
阅读9分7秒

这件事是小胖告诉我的,我没有在场。

阿喜体质有些特殊,我之前的文章里有写,若是新的朋友可以去看看之前的文章。

2011年8月17日我们已经放了一阵暑假,同学们都在家里复习,因为开学就是高三了,最紧张的一年。

小胖阿喜还有骏哥三个人报了一个暑假班准备猛抓学习,都想上一个好一些的大学,我因为暑假跟父母去外地的亲戚家了就没一起。

这个培训班位置在我们那边黔南师院的教学楼,是大学生们自己办的,价格也比较便宜,所以小胖他们就去了,听小胖说还是挺多人的。他们已经补习了四天,就是第四天晚上,几人遇到事儿了。

小胖他们三人补习完以后已经九点,但因有几道比较难的数学和化学题目不会,就又多留了一会。等到问题解决完了也差不多九点四十了,三人走出教室准备整点宵夜再回家。

小胖说刚下楼他和骏哥就觉得阿喜不对劲,她全身都在发抖,脸色非常难看。因为之前的一些经历,小胖和骏哥都放机灵了,什么都没问,直接拉着阿喜快速离开师院打车回家,路上三人什么都没说。

把她送到她姐姐租住的房子以后小胖才问她是不是又看到了,阿喜点头说是有几个“绿狗子”(我们那边一般觉得绿色的灯光照在人脸上特别像鬼,而且鬼出来是会勾命的!所以叫鬼物绿钩子,只是取谐音叫绿狗子),小胖和骏哥当时就身子一震,还不止一个?!

听到这,俩男的已经有些怂了,想回家去,可是这俩小子还是比较仗义的,知道阿喜的姐姐做的服装销售工作,晚上锁店门到家将近十一点,如果他俩现在回去,那就意味着阿喜要一个人在出住房里等姐姐,俩人提议反正是暑假明天不上课,不如就出去买点宵夜来吃,一边吃一边喝点啤酒,一会这瘆人的事也差不多该忘了。

点子是不错,可谁也不敢单独出去,也不敢只留一个人在家,要去还是三个人一块去。因为阿喜姐姐租的房位置比较偏,这边晚上基本没有啥卖宵夜的,三人往外走了近二十分钟才买到烧烤,小胖又在旁边的小店提了两小提罐装的啤酒,东西买到以后三人就往回走。

这仨出来的时候走的大路,因为大路比较宽敞,有路灯,而且一般有摆摊的都在大路上摆。但是三人回去就不由自主的走向小路,这条路是小区足球场后面的铁丝网围出来的,小路右边斜坡下面是一个人工湖,虽然没有路灯,但这条道会缩短一半路程,几人手里都提着东西自然不愿意走远路了。

阿喜走前面,俩男生走后面。刚踏上小路没多远,小胖就看到从足球场那个铁丝网里钻出一只大猫,周身发白,就大屁股是黑色的,小样走路还一扭一扭的,小胖看着新鲜就对着那花猫“喵”了一声。那猫头都没回就窜下人工湖去了,野猫有时候会在水边抓鱼也没啥稀奇的。可是就在小胖学猫叫之后,前面的阿喜头发就炸起来了!接着就和在师院里的状态一样!停下全身发抖!

这尼玛骏哥和小胖还能不明白吗!她这样是又看到“绿狗子”了!俩人拉上阿喜就跑!但阿喜蹲下身子就是不往前,硬生生被俩男的拖行了大概五六米。她猛地刹住脚以后,瞪着大眼往回缩着脚步!这下骏哥反应过来,看阿喜这动作那东西应该在前面!他抽了小胖肩膀一个巴掌,拽着阿喜和小胖往后跑,想跑回大路上,那边有路灯!小胖看到骏哥的反应也明白过来,啊的大叫一声赶紧推着阿喜往回跑!没跑两步,三人同时听到从坡下的人工湖方向传来一声女人的哀叹“唉~”,声音真真切切,尾音拖得老长!

大家同时听到哀叹声,感觉对方的身体都颤了一下!当时那情况谁都不敢回头看!赶紧往大路上奔!这一通跑就直接跑到了大路的外面,就是之前买烧烤的地方,那人稍微多些。老板看他们三人提着东西又回来了,以为自己东西给少了,问他们咋回事,三人说没事就在这店里吃,说自己遇鬼了谁能信啊?

三人就在店里边吃边等阿喜的姐姐,可等了大概四十分钟,眼看时间已经十一点半了,她姐也没从这边路过,没办法小胖就催促阿喜给姐姐打个电话,电话打完阿喜说姐姐已经到家了,骏哥和小胖脸色有些不好看,这不又得送她回去?送回去以后俩人还得自己走回来。

吃完东西后一伙人往大路走去,小路就算了。还好,大路虽然没什么行人但是灯火通明,小胖倒是说走大路一点也不怕。没多久就把阿喜送到了地方,小胖骏哥告别阿喜以后加速往回走,眼看时间奔着十二点去了,两人更慌,不知不觉就跑了起来。

大路中间有一条矮矮的绿化带,把一条宽路隔开成两条,小胖和骏哥在左边,两人正跑着,感觉眼睛余光的地方有东西翻动了一下,想必大家都有这样的时候,就是盯着前方的时候,视线之余有东西动一下,然后目光就会聚拢到动的东西上,他俩当时就这样,两人看到矮矮的绿化带边缘有一条白绒绒的东西翻到右边去了,虽然绿化带比较矮,但是如果有什么东西贴着右边地面还是看不到的,骏哥就走过去看是啥,小胖认为是那只在小路看到的黑屁股大猫,骏哥踩在绿化带边缘的石头上往右边看去,回头给小胖说啥也没有,应该是只小猫或者老鼠,一下就窜没了。

二人正准备继续往前走的时候,突然听阿喜在身后喊:“骏哥!胖!快回来!他……他要摸你!!”当时阿喜的情绪很激动,喊话的时候两只脚在地上蹦跶,声音带着哭腔,小胖和骏哥听到后裤子都差点掉了!转身就跟着阿喜往出租屋跑!

三人是一路奔回去的,好悬鞋都跑丢了,阿喜的姐姐看三人样子有些不对劲估计也猜到了什么,毕竟自己的妹妹什么什么样她自己也清楚,就说你们三个人不要玩太晚,自己进里屋的卧室睡觉去了。出租屋有一个卧室,一个客厅和一个卫生间,客厅和厨房都在一间屋子里,靠里的墙下是一张没有上漆的铁床,已经很旧了,估计也是偶尔给家人或者朋友对付一宿用的。

小胖和骏哥虽然被阿喜的举动整的有些心惊肉跳,但他俩确实是没看到什么东西,眼见阿喜脸色发青,看样还是有事,骏哥只是简单问了一句:“今晚我俩是不是不能走。”阿喜点点头说最好是不走,骏哥点头表示明白了,就小胖这没心没肺的家伙还问:“你咋跑出来了?看到了几个绿狗子?”

阿喜轻声说:“你们两个傻子的手机都在我姐这,我准备出来还给你们。才追上来我就看到阿骏站在一个白团子面前低下头去,躺在地下那东西的手快要摸到阿骏的衣服了!”(团指的是挤在一起,白团子就是指白色扭曲拥挤的怪东西,比较可怕的诡物)阿喜说到这已经哭了,骏哥当场炸毛,和小胖抱在一块。

当晚阿喜和姐姐睡里面的卧室,小胖和骏哥在外面客厅将就了一夜,天亮以后才离开出租屋。

(各位灵友大家好,有些朋友看灵异恐怖小说看得比较多,觉得这些事没什么可怕的。但小胖,骏哥,我,阿喜都是实在经历过一些古怪的事情,有些事摆在自己面前的时候确实不像隔着屏幕看那么轻松。您就瞧个热闹,我也就分享和记录自己与伙伴们的经历,一个搞IT的也不太会给文章起名,索性就把能看见东西的人名和地点连在一块当文章名算了,您权当故事看着就行,喜欢就赞两句,不喜欢就批评两句,这件事我当时不在场,全由小胖叙述给我听的,所以有些地方不见得能写明白喽,程序员的词汇有限,还请各位灵友指导包容。)

继续阅读
是非
  • 本文由 发表于 2021年5月10日13:34:53
  • 转载请务必保留本文链接:https://www.younisuoxiang.cn/anecdotes/%e9%98%bf%e5%96%9c-%c2%b7-%e8%b7%af.html
阿喜日记 · 2012.09.17 奇闻异事

阿喜日记 · 2012.09.17

这几天我都睡得很早,军训结束以后洗个澡就上床了,生怕它再来宿舍里转圈。好在这几天来都没有什么事发生,或许它已经去了其他地方。 昨晚我依旧是早早上了床,因为早睡早起不光身体舒服了很多,主要还是我认为早...
阿喜日记 · 2012.09.12 奇闻异事

阿喜日记 · 2012.09.12

小胖,骏,臭风,你们最近还好吗。军训好几天了,虽然周围都是同学,但却没有了你们的身影,我好不习惯。我不想在新的环境里也被当做异类,这里没有人能像你们那样陪伴我,保护我,至少现在没有。为什么你们不跟我考...
阿喜 · 隧道 奇闻异事

阿喜 · 隧道

高中的假期没有作业,我们整日无所事事,可叛逆期的青少年总会在闲暇的时候找些和学习无关的事情做。正因为闲的没事找事,一群本来关系还可以的小伙伴们都走散了。 我们自己有一个Q群,是几个关系还行的朋友组成...
阿喜 · 卧室 奇闻异事

阿喜 · 卧室

我和小胖从乡下回来以后就去找骏哥说在阿喜家遇到的事,我们四人是死党,有啥好的坏的都要分享。骏哥这人话不多,看上去很内敛,实际上闷骚得不行。他年纪比我们都小,因为军训的时候晒得跟个非洲酋长一样,那是黢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