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针破邪

是非 2021年5月10日13:19:12奇闻异事评论65阅读4分9秒阅读模式

那神婆笑了,是一种哭笑不得的样子,说道:“跟着你的是一个酒鬼,嗜酒如命,喝醉了被车撞死的。你在树下吐,食物里的酒味把它招过来的。这鬼可能有点无赖,不知道送不送得走,这样吧,你入睡前在床头柜放一碗清水,水里放一根绣花针。七天之内如果水里的针生锈了,那就没事了,把针和碗扔掉就好了。如果针不生锈,就有点麻烦,到时候你再来找我吧。”

小贾是一名工人,干着三班轮换的工作(早班、中班、夜班各八小时不停的轮换)。有一天下了中班(半夜12点下班),约了几名工友一起去喝酒。等喝完酒已经是凌晨两点多了,小贾一个人晃晃悠悠往自己的出租屋走去。

可能喝得有点多,小贾胃里难受,没走几步,就觉得胃里翻江倒海一般,急忙到一边扶着一棵树哇哇吐了起来。吐了好一会,小贾才觉得好受了一些,就这样迷迷糊糊的回到了自己的出租屋。天旋地转的小贾直接就躺下了,可躺下没一会,小贾就被惊醒了,总感觉有人看着自己。小贾急忙开灯,可房间里什么也没有。

小贾以为自己多心了,关了灯继续睡觉,可仍然心中悸动,总觉得身边有东西。于是就开着灯睡了一宿。小贾以为是喝多了难受导致的,也就没有放在心上。可谁知第二天半夜,小贾下了中班后躺在床上浅浅的做了一个梦,梦见有个人在自己房间的茶几上狼吞虎咽的吃东西,小贾凑近一瞧,是各种食物掺杂在一起如稀粥一样的东西。那人看到小贾靠近,猛地一抬头,把小贾吓得一哆嗦,就直接醒了过来。

看了看表,夜里两点多。小贾不敢关灯了,因为一关灯,就感觉有个人影在身边晃动,好像一个已经凝实了的影子一样,纠缠着,甩不掉。开着灯,也不敢入睡,一闭眼,就感觉那人近在眼前一样。

一连几天下来,小贾扛不住了,每夜都睡不踏实,提心吊胆的,就是铁打的人也扛不住。小贾知道自己可能招了什么“脏东西”了,可让小贾想不明白的是,自己哪里得罪了它。

小贾经人介绍,找了一个神婆。那神婆看了小贾一会,直接问:“你夜里是不是出去喝酒了?”小贾回忆了一下,说道:“是啊,有一天下了中班跟工友喝酒去了。”神婆又问:“你喝完酒直接回家的吗?路上有没有遇到什么事情?”小贾回答:“没有遇到什么事啊,就是走到半路胃里难受吐了一阵。”

那神婆笑了,是一种哭笑不得的样子,说道:“跟着你的是一个酒鬼,嗜酒如命,喝醉了被车撞死的。你在树下吐,食物里的酒味把它招过来的。这鬼可能有点无赖,不知道送不送得走,这样吧,你入睡前在床头柜放一碗清水,水里放一根绣花针。七天之内如果水里的针生锈了,那就没事了,把针和碗扔掉就好了。如果针不生锈,就有点麻烦,到时候你再来找我吧。”

小贾回家后如法炮制,果然夜里就能安稳入睡了。没有三天,水里的绣花针竟真的生锈了。小贾急忙连针带碗给扔了。通过这件事,小贾学乖了不少,晚上基本不与工友出去喝酒了。

后来小贾跳槽,到了我的车间,闲聊的时候跟我讲了这段经历。这其中的方法可能有所忽略,但事却是千真万确的。很多时候我就在想,人在死亡后,真的能以魂魄的形式存在世界上吗?它没有肌肉身躯,是怎么走的?它也没有眼睛,是怎么看到周身事物的?想不通,真的想不通。



微信扫描下方的二维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我的微信
  • 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是非
  • 本文由 发表于 2021年5月10日13:19:12
  • 转载请务必保留本文链接:https://www.younisuoxiang.cn/anecdotes/%e9%93%b6%e9%92%88%e7%a0%b4%e9%82%aa.html
托梦的老黄牛 奇闻异事

托梦的老黄牛

又过了几个月时间,有一天晚上老孙睡觉做梦,梦到了那头老牛。只见那头牛还是当初送到集市上的样子,那样的皮毛神色,以及那根自己牵了无数遍的缰绳。老黄牛来到老孙面前,口吐人言说道:“我在你家做牛一辈子,不求...
表姐与全堂仙 奇闻异事

表姐与全堂仙

行善修行也是随缘,讲求因果,那又为什么强制别人去出马呢?如果为了修行去刻意行善,那还能叫行善吗?我也只听说过仙家功德圆满而走的,却没有听过凡人弟子因种种原因半路还俗的,这是不是一种单方面的控制? ...
绝对的亲身经历,让我不得不信 奇闻异事

绝对的亲身经历,让我不得不信

有好几件事情,我先说最近的这件吧,我在我男朋友家住,那天晚上,他爷爷说窗户后面有团黑影,他还打了它一下,从那天晚上开始,他爷爷一到晚上总说有一些不干净的东西,还请过好几次那种会弄这些的人过来驱驱邪,但...
人真能预感到不好的大事要发生了吗? 奇闻异事

人真能预感到不好的大事要发生了吗?

不知道为什么,在我堂弟出车祸前,我最后一次见他时是在他家门口而且我们还聊得很开心,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当他进去家里然后再出来跟我招呼着说他要去上班时(那时我还在他家门口和我二姐在聊天),他还跟我说他得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