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支福报

是非
是非
是非
1363
文章
0
评论
2021年5月10日14:01:01
评论
阅读4分47秒

朋友医科出身,名校毕业后原本顺理成章做了一位妙手仁心的白衣天使,凭借过硬的专业悬壶济世治病救人。正当他在专业领域声名鹊起独当一面时,认识了后来的妻子,一位出身名门家世显赫的富二代千金。
  千金非常明白地向朋友表达了爱慕欣赏之意,并且几番暗示自己家里可以助他弃医从仕,平步青云。朋友就此陷入了进退两难的焦灼之中。
  他本心里不愿放弃兢兢业业钻研多年的专业,况且他自认为老实木讷,并不宜于走仕途。可转念一想,自己出身边远闭塞的小村落,当年阖家全族勒紧裤腰带,苦哈哈地供他读了八年医科,如果想要凭借专业光耀门楣,荣及父老恐怕还得努力几十年。与千金联姻未尝不是一条省时高效的捷径通途。
  可朋友转念一想千金那副肥硕臃肿盛气凌人的尊容,又心下一百个不情愿与这样一个女子毫无感情的共度一生。
  就在他左右为难无法抉择时,老家的父亲打来电话,声泪俱下地告诉他村里修公路强行毁了他们家坟地。老父气不过跑去村委会理论,竟被书记连骂带推搡地轰了出去。
  父亲哽咽着对他说:“儿啊,好好在城里混,咱们家争气得脸面可全靠你了啊!!”父亲的泪水成了压倒天平的最后一根稻草,朋友接受了胖千金的示好,两个人很快喜结连理。婚礼排场办得挺大,据说朋友老家沾亲带故两百多口子人,全上城喝喜酒来了。
  正如千金婚前所说,朋友入仕后顺风顺水,步步高升。他为人倒是非常低调,甚至总有些唯恐引起他人瞩目般的畏手畏脚。
  多年来,朋友的座驾始终是一台不到五万的国产车,平日里也难得一开,因为上下班都是走路的。大老远见了熟人,甭管认识的不认识的,朋友都会率先堆起满脸亲切的憨笑,管保能令对方心下惬意,如沐春风。
  随着他的官位日渐高升,老家上来求着办事儿的几乎就没断过。无论大事小情,只要找他开了口的,这个朋友势必竭尽全力,尽最大努力帮老家人把事儿办成。
  为这个两口子没少干架,甚至胖千金还不止一次对朋友动过手,可他依旧不改初衷,翻过来调过去就那么一句话:“不然我当这个官儿图啥呢?”
  在老家朋友却是口碑甚好,相亲们口耳相传越传越神,俨然已经封神成了无所不能的大救星。他成功问鼎人大副主任宝座之后,以村书记为首的乡老专门上城来,谆请他给先父立碑。
  朋友起初再三推辞,坚称老家规律,封疆拜相位极人臣的才有资格给先人立碑。他一个小小的县人大书记,还是副的,这样做太僭越了。
  可村民们坚持让他回家立碑,说全村老小几乎家家儿得过他的恩惠照拂,如此功德无量惠及乡里之人,为先人立碑实至名归!况且还能以此勉励村里的年轻后生们努力上进,像他一样通过知识改变命运,报效家乡。
  朋友实在拗不过,只好答应了乡老们的请求。于是择定黄道吉日,全村有头有脸儿的乡绅齐聚一堂,在朋友父亲寒酸破败的小坟包儿前隆重立下高大厚重的上品大理石描金墓碑,可怎么看都有些不伦不类地别扭。
  立碑完成后的第二天早上,朋友在办公室突然发病,到如今完全卧床失能,意识时有时无。家人为他办理了病退,村里来的老家人是彻底一个都不认识了。
  这位朋友明明命里没那么大的福气,偏要通过旁门左道强逆天命,所以他光宗耀祖之时也便是福气祖荫散尽之日。
  就好比有些人动用邪术“开运”,其实不过是把后半生的大运提前透支。凡夫俗子不比神仙,并没有着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福报,照这么个用法儿,倒霉遭殃是迟早的事。
  我们每个人自落地出生之时起,便需面对大大小小各种抉择。能不被各种诱惑谎言欲望等种种障蔽迷失了理智,审时度势量力而行,脚踏实地不逾矩,方能一路走得踏实,行得长远。



微信扫描下方的二维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继续阅读
是非
  • 本文由 发表于 2021年5月10日14:01:01
  • 转载请务必保留本文链接:https://www.younisuoxiang.cn/anecdotes/%e9%80%8f%e6%94%af%e7%a6%8f%e6%8a%a5.html
楞严咒 奇闻异事

楞严咒

我最早接触《楞严咒》是在2014年,一次机缘巧合听一位学佛的师兄宣说介绍《楞严咒》,“咒中之王”的种种神力加持让我大开眼界,心向往之。从那时开始,我每天早起持诵一遍,初时并未有什么奇特的感应。 如此...
丢魂 奇闻异事

丢魂

我记得才上小学时,李毅同学是坐我前桌的。那时候他活泼好动,热情开朗,性格就像一缕纯粹清澈的艳阳。那时一到课间,我们几个小伙伴都会凑到一处丢沙包。李毅的沙包缝得最好,料足实在,针脚细密,完全就是一件手工...
枯木逢春 奇闻异事

枯木逢春

朋友的父亲可是当地颇有威望的名商富贾,坐拥万贯家财,乐享荣华富贵。俗话说“官商勾结”,古往今来上百年历史教育我们,这根本就是一条颠簸不破的真理。  朋友父亲正可谓是“往来无白丁”,老爷子充分利用自己的...
妈妈的吻 奇闻异事

妈妈的吻

在我童年时,曾有一首脍炙人口的歌曲广为传唱,那就是《妈妈的吻》。 “在那遥远地小山村~小呀小山村~”,优美细腻的旋律触动了很多人温柔敏感的心弦。然而我大学同学的发小小波却完全不能听这首歌,每每听到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