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正式的帮人驱邪

是非
是非
是非
1363
文章
0
评论
2021年5月10日12:29:56
评论
阅读10分4秒

今天想聊一聊我第一次帮人驱邪的经历,这次的经历对我来说是最有纪念意义跟让我险死还生的.

来找我的这个人是老滑的朋友,我没有见过,只是偶尔听老滑提起过.说是曾经在工作上,给了老滑很大帮助的一个人.

这人姓赵,年纪与我相仿,比我稍大两岁.我管他叫赵哥.他被老滑介绍到我这来,说自己因为在家供奉野仙,供奉出事情来了.

一番攀谈之后,赵哥将他如何开始供奉野仙,以及在供奉期间发生了什么,又为何来找到我都事无巨细的讲了一遍.

听完了赵哥的讲述之后,我问他在来找我之前,应该已经找过很多人看过了吧.

赵哥点了点头,告诉我他已经找了不止一位师傅给看过了,可最终得到的结果都是差强人意.

虽然对赵哥身上发生的事情,我有很大的兴趣,但毕竟我还是知道自己的斤两,我告诉他我也不见得就真的能帮他搞定这个事情,但是我可以尽全力试试.

赵哥说他相信我,他说他听老滑经常提起我,也从老滑的口中对我有一定的了解.

见赵哥如此信任我,我也就没在多说客套话,只告诉他给我几天的准备时间,准备好之后,我会让老滑联系他.

赵哥走后,我就开始查阅起了相关的资料,以及一些前辈对于这种情况是如何应对的.准备了4天,我自觉已经万事俱备,我跑去老滑家,告诉老滑可以联系赵哥了.

来到赵哥家里之后,一进门就看到了一个神龛.神龛虽不大,但十分精致,在神龛上供奉着一个陶瓷做的娃娃.见到那个娃娃的第一面时,我的头就剧烈地疼了一下.可当时,我并没有多想,只是认为是我这几天熬夜导致的.

见我一直在端详那个瓷娃娃,赵哥告诉我这就是他之前给我提过的那个野仙.

我点了点头,然后告诉赵哥等下我开始驱邪.赵哥问我还需要他做些什么,我让他跟着老滑一会在我开始之后,去找个人多热闹的地方等我即可.

我们三人一起来到了楼下,从老滑车里拿出了我需要用东西然后目送着他们离开.走之前,老滑将他的手机留给了我,让我搞定之后给赵哥打电话,他们就回来.

反身回到了赵哥家中,我开始布置准备驱邪.十几分钟,我将一切准备完毕,开始等待着时间.

11点左右的时候,我见时间差不多了,我站在已经布置好的法坛前,念起了行坛咒.

咒毕,我将三只引魂香插在了事先准备好的烧鸡上,开始了等待.

等了大概有半个小时左右,我听见了一声笑声,紧接着,三只引魂香齐头断了.

见香断了,我赶紧在自己所站的位置撒下了一圈还盐,然后把五雷令紧紧的攥在手中.

当时我没有害怕的情绪,只是身体不受控制的在抖动,因为我太兴奋了.毕竟,鬼我见的多了,这么厉害的鬼还是第一次见.

攥着五雷令,我像四周小心的巡视着,生怕自己错过任何的风吹草动.可自那笑声出现了之后,房间内就出奇的安静了.静的可闻针落地之声.

过了几分钟,见确实没有任何动静了,我便准备继续下一步行动.

就在我刚离开盐圈,神龛上的瓷娃娃明显的晃动了一下.很明显的看到它移动了一些位置.

我赶忙掏出来一张镇邪用的符,贴在了瓷娃娃身上然后将它用黄布罩了起来.

做完这些之后,我的头又开始剧烈的疼了起来.伴随着头疼而来的,还有耳鸣.

头疼加上耳鸣,让我当时精神都有些涣散,我强打着精神让自己保持清醒.

正在我努力对抗着的时候,突然一阵阴冷的风吹向了我.这阵风让我冷的打了一个激灵,不过却让我的头没那么疼了.

我不敢多耽误时间,急忙念了护魂咒.咒毕,我拿出葫芦放在法阵中央,准备继续完成驱邪.

刚把葫芦放好,我一抬头就见到自天花板向下,开始起雾了.在起雾的时候,屋子里的温度也随之开始降低.

见此情景,我有点慌了.以前经历过那么多次灵异情况,但我从来没有遇见过起雾这种情况.

不敢耽搁,我赶紧念起了收煞收邪的咒.咒刚念完,那些雾就开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消散.

见雾彻底没有了,我卷起一张封印用的符塞进了葫芦里,然后将葫芦包裹好.

把葫芦包裹上之后,我的耳鸣就消失了.而后,我在房间内又等待了一会儿,一直到感觉室内温度不像刚才那么冷了,我才确定是成功了.

随后,我把葫芦跟被包裹起来的瓷娃娃都放进了麻袋里,长出了一口气,心里念叨着有惊无险.

下了楼,我给赵哥打了个电话.告诉他可以回来了,我这边已经完事了.

老滑他们二人回来之后,我像赵哥简单的说了一下情况,就让老滑带着我赶紧去郊区找个荒无人烟的地方.

来到郊区,找了一处无人的地方,我挖了一个大坑.将葫芦和瓷娃娃都放了进去,而后又在上面放上了厌胜物,然后把大坑埋好.

回到车里,老滑问我都处理的怎么样了.我让他告诉一声赵哥,一切都处理完毕了,可以让他放心.说完之后,我但是中觉得我似乎还忘记了什么没有做,可是仔细的回想了半天也没想起来遗忘了什么.

在车上的时候,我感觉到一阵强烈的疲劳感,迷迷糊糊的我就睡着了.一直到我家楼下,老滑才把我叫醒.

回到了家中,我连衣服都没脱,倒在床上就继续睡了过去.睡着的时候,我做了个梦,梦见了那个野仙出现在了我的梦中.

在梦里,它就是以那个瓷娃娃的形象出现的.梦中,它一直在对我不断地咒骂着,骂的很难听.但具体它说了什么,我全然不记得了.只记得它在梦里骂我.

第二天睡醒之后,我依旧是感觉很困,似乎随时随地都能睡着一样,精神和身体都特别虚弱.

接连几天,我在白天清醒之时,常常在闲坐时,就会突然大脑一片空白.等恢复意识的时候,我已经不知道身处何地了.

有的时候,是站在车流不息的马路正中央,有的时候,是跑到了荒山野岭.(跑到荒山野岭一共发生了两次,第二次我跑到了县里的一座山中.而且腿疼的厉害.)

这情况让我惴惴不安,我对自己用了各种办法,都不奏效.无奈,我只能联系我的老师.

我跟我的老师,将整个经过跟情况都一五一十的讲了一遍,老师听完,大骂了我一顿,然后让我自己想办法再坚持三天,说三天后来找我.

之后,我就出了事,等在醒过来的时候,我已经在医院里了.

醒来之后,我发现自己全身无法动弹.脖子上还带着护颈.左手手腕处,还缠着纱布.同时,我也无法说话.

在医院里陪着我的,有老滑,母亲,还有我的老师.他们见我醒了,赶忙叫来了医生.

我到现在都还十分清楚的记得大夫说的话,大夫说”你儿子真是命大,换了一般人可能就变成植物人,醒不过来了.”

从醒了之后,一直缓了很久,我才能勉强发声说话,我问他们我到底怎么了.

老滑,想我讲述了一遍发现我时的经过.

老滑说当时他跟我在一起,准备把我从店里送回家.突然我就眼神涣散不说话了.之后过了几分钟,就开始往外走,怎么拦都拦不住,力气大的很.一路走回了家,我就把老滑关在了门外.老滑说我在把他关在门外的那瞬间,还盯着他笑了一下.

之后,老滑敲了很久的门,我一直都没有开,老滑怕我出现意外,叫来了开锁公司的人开锁.等把锁打开,他进屋了之后,就发现我已经给自己手腕上来了一刀.血流了一地.不光是手腕,我的眼睛,耳朵,鼻子,嘴角,都在往外流血.我整个人躺在了血泊中.老滑说当时那场面把给吓惨了,以为我当场死亡了.

我在医院里昏迷的时候,我的老师到了,然后联系的我母亲,这才知道我已经在医院里躺着了.

我的老师在医院里,先是训斥了我一番,之后又告诉我他已经帮我解决了我没处理好的事情.

之后,老师又叮嘱了我很多东西.

在医院里又住了大概有半个月,我可以回家静养了.但每隔两个月,我还要再回医院复查一下恢复情况.

之后的一年里,我基本上都是在床上度过的.护颈,我带了将近10个月才摘掉.而左手手腕,也留下了伤疤,每每看到,都觉得触目惊心.

后续:其实第一次帮人驱邪,我也确实是成功了.只是,我在最后的步骤里疏忽了才造成了我出事的原因.伤痊愈之后,我去找了我的老师,我的老师对我进行了惨无人道的提高,这里我就不详细说了.

继续阅读
是非
  • 本文由 发表于 2021年5月10日12:29:56
  • 转载请务必保留本文链接:https://www.younisuoxiang.cn/anecdotes/%e7%ac%ac%e4%b8%80%e6%ac%a1%e6%ad%a3%e5%bc%8f%e7%9a%84%e5%b8%ae%e4%ba%ba%e9%a9%b1%e9%82%aa.html
华山奇遇:青蛇与黄鼠狼 奇闻异事

华山奇遇:青蛇与黄鼠狼

人生当中,总会遇见许多让我们在那一瞬间为之惊奇的人事物出现… … 一九年六月底的时候,道侣(老婆)迎来了工作之后的假期,趁着假期间,我们一起去爬了一趟华山. 到了华阴之后,我们买了一些爬山的必备之...
因果债 奇闻异事

因果债

人这一生,不论遇见什么,都是因果注定.犯错也好,忏悔也罢,一切皆有起因结果. 上周周四的时候,母亲店里来了一位出马仙.这位出马仙姓杨,是刚刚从监狱里放出来.在闲谈之中,他向母亲讲述了他进监狱的前因后...
四绝阵 奇闻异事

四绝阵

去年3月份的时候,我接待了一位从郑州赶来找我的缘主.他来找我,是因为遇见了灵异之事,家宅不安. 龙大哥(缘主)向我仔细的讲述了一遍最近两个多月以来,他家中发生过的一系列的奇怪之事,以及因为这些奇怪之...
清西陵之旅 奇闻异事

清西陵之旅

今天早上在打坐时,突然回想起了童年时的一件事情.现在回想起来,觉得十分有趣,特此将它分享出来. 记得是在我八九岁的时候,姥姥工作的医院组织旅游,说是可以带家属.在得知这一消息之后,我央求姥姥带上我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