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出马的那些事~

是非
是非
是非
1372
文章
0
评论
2021年5月10日13:12:00
评论
69阅读38分45秒

讲述真实出马的艰辛路程~

我今年25岁第一次出堂大概在四五年前吧,有点记不住具体的时间了,那个时候我在正常上班,但是身边总能接触一些出堂的看病的,但是我当时什么都不懂,就感觉挺有意思的,然后我有一个朋友他是出堂的,我俩关系很好,一个月三十天我可能二十五天在他家住,我俩当时还在一个单位,所以上下班也很方便,然后我当时知道他家有仙堂,但是怎么回事我并不懂,他也没和我讲过,但是我在不认识他的时候我就很喜欢算卦,但是每次算完我也不一定相信,但是我俩认识得很长时间了,有一次我和他说我想算卦,他本来也不是很赞成的,但是当时他刚翻完堂子,也在一个朋友的舅妈那翻的,舅妈不是本地的,就是来溜达的,然后我说那有时间我去算一卦吧,然后有一天他去朋友那喝酒那个舅妈也在,让我下班之后就去朋友那了,那也是我第一次见那个朋友,然后舅妈也在,当时他们已经喝的差不多了,然后舅妈就给我看,说我这人脾气之类的,说的其实也挺对的,但是我没有什么表情,然后那个朋友喝酒了,其实那个朋友脾气挺不好的,直接说你寻过死呀,然后我当时内心一凉,因为我这个朋友也不知道这事,然后就看了一会,说我有堂子但是现在仙家不全,然后但是也没当回事,第二天我和我的这个朋友又去他家玩,他家是开佛店的,然后我在那坐着舅妈和舅妈的女儿也在,然后就聊天也没说别的,但是聊着聊着我就开始抖,一顿抖之后我就开始哭,我当时心里有意识,但是就感觉很憋屈,舅妈和朋友还有朋友的朋友就说,有啥就说,哭啥呀,他们也看出来我上身了,那是第一次上身,我当时都不懂,哭了能有二十分钟,开佛店那个朋友的邻居都过来看,以为咋的了,咋哭成这个样子呢,然后邻居也知道咋会就走了,然后二十分钟之后我就好了,然后舅妈就说,都这样了,虽然堂口不全,那就立个半堂口,我也同意了,然后时间也定了,两三天之后吧,然后我们就回去了,第二天正常上班,但是上班的功夫我就去外边抽烟,抽烟的功夫我又上身了,然后也是哭了半天,单位的领导也知道咋回事,就让我回去看看吧,然后我打车去我朋友那了,这个途中我的腿一直抖,司机也看出来我一直抖,就说咋回事要不去医院看看,我说没事,咱们就去我说的地方,当时已经提前给我朋友打电话了,正好他也在那个开佛店的朋友那,一看我这个样子,舅妈就说这还不能立半堂口了,找个二神吧直接立堂子,然后我就在下午的时候立堂子了 ,二神一起鼓其实我也听不懂,但是我身上就开始抖,整个人坐在凳子上就要飞起来似的 就一直蹦、然后二神敲了一会 就开始问来的是谁,但是我就是不说话,然后特别想抽烟和喝酒,然后我也没说话就用手表示我想喝酒,但是当时他们看懂了就是没给喝,但是实在熬不住我不说话就给喝了,喝完之后舅妈说这个是老阎魂,然后我感觉卷着报纸说就给扔出去了,然后又开始请,这个时候好像都有已经折腾2个小时了 我也崩了两个小时了,然后二神又敲了一会,又开始问,其实当时我心里有名字,但是我不敢报,因为在我的印象里,这个名字太大了,胡霸天,然后我就憋着,憋了一会我就随便报了,报了一个胡天霸,结果好像就把名字报错了,因为第一次出堂子,也不懂,虽然我朋友刚翻完,但是他当时没让我看他家堂单,我当时也不明白,后来他说就怕你按照我这个报,都不是真仙,然后后来什么胡天黑,还有很多,我都没给报,因为我感觉名字不对,包括还有一些外五行,我都没报,等出完堂子,都差不多6个小时了,然后就开始写堂单,然后当时好像给二神3000块钱 给舅妈1000! 然后还有一些其他的钱算下来大概有6000块钱,这是出堂子的钱 然后又请的佛,当时在那个朋友的店里 就特别喜欢那个地藏王菩萨,然后就请了一个地藏王菩萨,之后又去极乐寺那边请的释迦摩尼,佛祖还有弥勒佛,一共请了四尊,又请的供台啥的,全算下来好像小的六的两万多块钱吧,然后回家就开始上香了,但是没几天就开始做梦 梦见一个和释迦摩尼特别像的佛像,我要不知道是啥,然后我就去问我朋友,我说我家都请释迦摩尼了 怎么还能梦见呢,闪着金光,但是和我家的不一样呀 这个比较瘦(第一次出堂子啥也不懂,多多包含哈)然后那个开佛店的朋友就给我拿一张纸上边都是佛像,说你看看和你梦见的那个像,手里边拿的啥,然后我就开始看 那的是一个珠子还是塔来着我现在记不住了,但是后来确定这是药师佛,随后就又请了药师佛!

这是我第一次出堂子所以也没什么经验,但是我突然想起一个特别有意思的事情,也算是出堂子的一个趣闻吧,说出来和大家乐呵一下,我出堂子的时候开始就我们几个人,算上大神二神好想就五个人吧,但是在我出堂子的时候就来了很多人,也是一个巧合,因为我朋友的朋友不是开佛店的吗,他店里总是不断人,有的人看到出堂子感觉挺有意思的,就留下来了,有一个做服装的朋友,虽然我们那是第一次见面,但是后来也熟悉了,他当时也和我一样不懂这个,然后他就感觉挺有意思的,然后就录像了,当时我也不知道,还是事后我那个朋友告诉我得,但是中间有一个事情挺有意思,就是录像的这个朋友和其他后来的都认识,然后当时是夏天,东北有个习惯,喜欢喝酒,他们就说在门口喝点啤酒,买点熟食,然后这个录像的朋友就进来拿凳子,我当时属于中场休息,在沙发上坐着,正好我出堂子做的凳子在中间,也没人做,这个朋友就直奔这个凳子来了,都已经拿起来了,但是我朋友直接蹬他一眼,然后说那是阳阳出堂子的凳子,你去拿别的去,然后他就呵呵一下就走了,但是没过一会他就开始找手机,现在想想也挺有意思的,当时屋里好几个人,都听见手机响了,就是没人说话,然后他就一顿找,手机一直响,然后他说是不是遗落在熟食店了,他说去问问,然后就等我出完堂子他也没找到,后来是出完堂子,那个佛店的朋友说,这谁的手机一直响,然后突然想起来刚才他在找手机。这才想起来他一直找手机,然后这事才算完。但是其实并没有完,没过几天他的手机屏幕就碎了,当时好像是苹果吧,具体是什么我不记得了,但是好像修手机花了一千多,这也是我那个朋友和我说的,他当时说可能是你家老仙不喜欢被别人看见,但是我说只是巧合,因为我认为不能把所有的事情都和老仙结合到一起去。本来以为这事就完了,但是并没有我第二次出堂子的时候他也在,然后他还是犯毛病了,他又录像了~然后手机碎了,而且是修都修不好的那种,据说旧手机的数据都导不出来了~但是我感觉还是巧合~

又说了这么多,接下来我就要继续讲我请完药师之后的事情了,本来我以为堂子都出完了,以后我可能会一路平安,不求给别人算卦,只求能够安安心心的上班,没病没灾就好,但是还是不停的做梦,都梦见过啥呢我也只能凭借我得记忆想哈,可能会有遗落的,我梦见过大公鸡,还是两只五彩斑斓的公鸡奔着我就走来了,还有几只小鸡崽,然后报了名字鸡小花,还有一个啥我不记得了,然后还梦见两只在天上云彩里不断飞的龙,还有凤凰,但是都有名字,之后我就问了舅妈,舅妈说龙和凤凰不属于地仙,不能上堂单,因为我当时没有上方仙的堂单,所以当时我也不懂,就这样过去,那时候我还总和我那个朋友去佛店溜达,现在由于我工作的原因在外地,所以去的时间少了,但是总发微信,然后再去佛店的时候佛店朋友的老婆也在,同样也是有仙的,然后他说刚出堂的算卦准,你给我算一卦,我说行,然后他就拿我出堂子那天用的碗,插上香开始请仙,然后就开始算,但是给她算的是他家堂子啥时候出,我后来才知道他们都出了很多次,但是都翻了,所以出堂子这条路很坎坷,没有想象中那么好,然后我就给他算了,一个男的二十二三岁,多高的个,都说了,然后就算完了,但是后来他确实也遇见这样的一个人,那和我第二次出堂子也有关系啦,我现在就先不讲啦,然后第二天我在去他那,我就认识了招财鱼姐姐,这里我就不说他的认识名字啦,这个姐姐也出了很多次的堂子,他在这上边花的钱少说也有二三十万吧,然后就给姐姐算了一了一下,但是我当时好像说了他的店还有说了他的车,当时就告诉他,最近开车注意哈,然后这个姐姐确实很听话,真的就不开车了,但是好像过了一周他帮别人停车,然后很尴尬的就把自己的车撞了,感觉姐姐还是很支持我家老仙的哈。然后中间也看了几个,但是实在是记不住了,但是这中间我感觉我很难受,心情不畅,动不动就头疼,然后也是总给那个舅妈打电话,而且我平时也不喝酒,但是东北人哪有几个不喝酒的,所以我们在一起的时候多多少少都会喝,那个时候不知道为什么就喜欢喝白酒,然后一喝多仙家就下来,其实现在想想也挺有意思的,仙家和他们喝酒,哈哈哈,对了,还有一次我做梦的事情,我梦见说不是初一就是十五该上供了,我当时上供真的很诚心,我买水果可能一次就要两三百然后还要买一些鸡鱼啥的都是买比较好的,但是那时候我就有一天做梦了,我记得当时好像快送寒衣,说也是去买贡品,然后买了一只小鸡,然后在去道对面一个服装店,里边有很多工作人员,而且他们穿的都是很正式,男的黑西服,女的西服加黑色的短裙,我也忘记我去干嘛了,反正是一个梦嘛,然后就回家了,回家发现买的小鸡不见了,然后第二次在去买贡品的时候我就想起来了,我就问超市的店员我说我上次买的小鸡忘记你家了,然后店员就说你可不是忘记我家了,然后也没说我忘记哪了,然后嘴巴一撅指对面,我说忘记那个服装店了,他说我不知道,但是他的意思明显就是这个意思,然后我说我去找他要去,我还问人家我说我能不能要回来了,他说那你去试试呗,我就去了,但是这次和上次去一样都是人,而且工作人员都是很忙碌,还是穿的那么正式,我就随便找了一个人问了一下,然后那个工作人员很客气的说,稍等一下我们店里有监控我给你查查,然后他就进去查了,好像查了很久,突然这个店里灯光四射,然后就看见一帮人过来,说你的那个小鸡找到了,需要你和我们进去做个登记,我说行,然后就他进去一个小屋,进去之后他就说下跪磕头,我当时其实心里想,我自己家的仙家我都不天天磕头,凭啥给你们供的磕头,然后我就很随意的拜了三拜,拜完我才想 我拜的是啥,然后我就抬头一看是阎王爷,当时我就很尴尬了,但是那个工作人员是个男的哈,他说我们现在这儿缺人,你看你能不能来我们这工作,当时我就醒了,哈哈哈,后来问我朋友,我朋友说你别瞎想哈,没啥事,这也是我现在能记得比较清晰的一个梦,我中间还梦见过龙的第七个儿子狴㹡,还有鬼王,怎么知道是鬼王的呢,也是我去极乐寺看见的,和我们梦见的一模一样,我才知道的。之后也做了很多梦,但是也记不住了。

然后这样过了三四个多月吧,我就偶然听说那个佛店的朋友出堂子了,他们已经出了很多次,而且他们是夫妻都有堂口,所以出的是龙凤堂子,但是当时我没去,因为当时我也不稳定,他们怕我在一听见鼓声就下来,然后出完第二天还有别的事情,然后我,招财鱼姐姐,还有我得朋友,我们五个人就去他出堂师傅哪了,然后那个人确实和我当时给他算的是一样的,然后那时候我们都挺佩服他的,包括现在说我们都感觉他算的确实准,然后他也和我们所有人都说了我们现在的情况,比如说我那个朋友,他也说了出的还是不全,说我就是有点乱糟糟。还有招财鱼姐姐,但是姐姐说他说的都挺对,但是他现在不想出了,因为感觉有点伤心了,反正也是,出了这么多次谁都会伤心的。但是当时我就感觉我出的不对,经过他这么一说我就更认为了,可能也是我内心不够坚定吧,然后我是怎么才确定在他那出堂子的呢,是因为有一天晚上我们都在佛店,然后聊天,他突然说你的教主不对,我说我家教主应该叫啥呀,他说你出堂子的时候来了,但是你没说,我当时的教主之前我也写过哈,胡天霸,但是当时来的是胡霸天,然后他就说你家教主不是胡天霸,和正常堂口的教主都不一样,正常堂口可能都是胡天霸,胡天龙啥的,但是你家不是,然后我就和他说了,他说对,就是他,然后这我也没有很相信,是怎么让我更相信的呢,是他说出我家我爷爷那辈犯的字,我家是有家谱的,而且我的姓比较少,有些好奇的朋友可以去查一下炎黄,炎帝是神农氏,黄帝是轩辕帝,我的姓是轩辕帝,也就是黄帝的姓,百度都有哈,而且我家家谱第一个人就是黄帝,第二个人是我们常说的周公,周公不姓周哈,学过历史的都知道,百度也能查到,第三个就是封神榜里西岐里的人了哈,给他家一个悬疑哈,然后我当时也不确定他说的对不对,我回家先查的家谱,我家家谱有两本书,A和B因为每年都会有人进行编写,所以我也在家谱之中,我就查到了,我爷爷确实他说犯的字,我爸还是按照家谱犯得字起名呢,但是后来改名了,到我这辈除了我二大爷家的两个弟弟,我们都不犯家谱的字了,然后这次以后我就特别相信他了,然后中间我们还一起去了狐仙堂,在哈尔滨的朋友可能知道,就是去肇东的那个方向,有一个山坡,上边也没人管,都是排位和洞口,上边什么仙都有,还有一些家里不供的也放在那了,我在哪才看见,那边确实有胡天黑 天白,我第一次不敢说的名字那都有。然后没多久我就翻堂子了,这次翻堂子他确实没要多少钱,好想他和二神一共给了一千多块钱吧,是不是感觉这次之后我就好了,其实并没有,但是我弄完没几天我那个好朋友就是在我第一次出堂子的时候他就翻堂子的那个,他也翻了,然后接连着我身边好几个人都出堂子了,包括在我出堂子录像的那个,他还出了两次,第一次挺不愉快的,第二次才弄的完的,但是我第二次翻堂子的时候他还是没脸,又录像了,这次录完像,没几天他的手机就碎了而且是那种修都修不好的就是他~哈哈哈,但是在这里我还是要解释一下和我没有关系和我家仙家也没关系,就是巧合哈~ 本来以为这次之后就好了,但是出完之后我依然还是浑身难受,这次表现比较多的就是腰疼,而且有时间段的下午三四点钟我腰疼的特别厉害~ 也不是说那中疼,就是酸疼,弯下腰就很那难直起来了,酸疼的厉害,也和这个师傅说了,但是他也没说怎么回事~然后也感觉财运不好,反正感觉很多事情,懂得也比之前多了,但是事情缺没少,

我们今天继续说我出堂的经历哈,其实我们在出堂的时候都在想这次出完就一定好了,首先我们都有一个我们不是普通人的想法,但是大家可以想想,我们所有人都是普通人,我们都不是那些特殊的人,可能会有很多人都感觉自己不是,但是如果你不是怎么会经历那么多,可能有些人说了,出堂的那个不经历仙家的磨难,谁都不愿意出堂子,所以仙家磨呀,但是我们要想一件事情,就是虽然仙家会磨,都给弟子打灾,但是你要想,我们经历了多少年,可能像我活了二十多年,我们都已经慢慢变得成熟,慢慢变得有自己的想法,慢慢的知道善与美,那仙家呢,虽然他们是披毛代角,但是他们能下山抓弟马,肯定不是修行一年两年了吧?都是经历了很多年甚至上百年了吧,他们可能比我们更加了解为人处世,怎么和别人沟通,对吧,但是我们想的不一定有仙家想的多,想的好,你可能认为没钱,没势,都是因为仙家,但是你有没有过自己的反思?反思一下自己除了仙家之外的事情,你工作努力吗?你天天除了想仙家帮你,还想别的了吗?我们当时的想法可能都是属于坐吃等死,等着仙家给送钱,那么多供仙家的,仙家还忙不过来呢,大家可以看一下身边都有多少,还有多少是骗子,有多少为了赚钱,有多少是为了赚钱而骗人,我们之前可能也听过一句话,就是出堂前三年算卦特别准,但是慢慢就不准了,其实我自己的理解,这里说一下是我自己的理解哈,不是仙家看病不准了,而是这三年你有经验了,你看了很多人,你知道这个人什么情况了,所以都是自己说的,以自己的经验说的,还有可能就是你这期间开始拿这个开始骗人了,所以仙家可能都不帮你了,以上都是属于我自己的言论哈,别往自己身上套。

那么我接着说我出堂子的事情哈,我其实到现在都有一个疑问,就是我这堂仙家是哪来的?首先我母亲是哈尔滨的,我父亲家是山东的,我问过很多算卦的,我说我这是哪来的仙家,很多都说你这是老堂人马,查事特别厉害,但是可能现在不是时候,但是我回家也问了,我父亲家那边不信这个,也没有供过的,我几乎把家里的人都问了一遍都没有,因为他们都不信,我爷爷是老师,也是老红军,所以我相信,还有我母亲这边,也没有供过堂口的,我就听我姥姥讲过,原来他小的时候我太姥就是我姥姥的母亲,他们在东岗生活,那边有很多黄皮子,还有很多嘴巴都是黑毛的了,这里我记不清我姥姥当时说的是黑毛还是白毛啦哈,然后黄皮子往身上扑,我太姥就拿针扎自己,但是我家确实没有供过的,而且我小的时候我姥爷供过保家仙,这个我知道虽然我没见过我姥爷,但是我姥爷当时在当地也很有名吧,听我姥姥说当时别人家都吃大碴子,我家吃白米饭,但是我姥爷去世之后我家就淡了,我其实也有印象我家供保家仙,因为我小时候的记忆还有,我还记得当时我姥姥蒸完馒头给保家仙上供,当时供在家里的走廊,姥姥刚把馒头放在上边,我跟着屁股后就把馒头拿起来了,说我先给你们尝尝,当时的我好像就两三岁,三四岁的样子,但是后来由于家里盖新房子了,保家仙也挪到后屋了,但是拆房子的时候没搬出来,保家仙就埋在下边了,这个事情是我家里人和我说的,因为我当时出堂子的时候我回家也问了,除了这个我家再也没有供过堂子的了,所以说老辈的我也不太相信,你要说我后天的缘分,其实我也没啥感觉,因为我就是小时候那个时候都已经七八岁了,在菜园子里看见一只黄鼠狼,比耗子稍微大一点,我还和我妈妈说了,我妈说下次看见弄死他,上咱家来溜达啥,然后去隔壁邻居的大姨家,大姨说你弄死他你不怕口眼歪斜呀,反正当时也是开玩笑说的吧,当时大姨家有堂子,但是我不懂,而且我还记得有一次我着急上学,在路上跑,跑着跑着看见路中间有一个黄皮子,特别黄,我当时还以为是死耗子,因为农村死耗子特别多,这个大家也知道哈,但是我跑过他也没动,我就直接从他身上迈过去,后来回想一下才知道那个不是死耗子,应该是黄皮子,之后我就没什么奇遇了吧,所以到现在我都不知道我得堂口是哪来的~但是我问过很多师傅都说你的堂口是老堂人马,但是我真不知道是谁的,但是大家也看见我上边说的了,我开始了二次出堂也是翻堂子,我翻没几天我那个朋友也翻了,但是我俩总是感觉难受,但是我当时是真的相信呀,恨不得有啥事都去问问仙家,但是并不会得到回答,主要还是以做梦为主吧~

但是不得不说当时给我们看事的那个师傅,确实看的挺准的,我们也很佩服他,但是后来感觉找他看病的人越来越多,我们就没有那么可靠了,而且我们当时也都是以捧着为主,所以可能有点人膨胀了吧,但是慢慢我就联系的少了,佛店的那个朋友是一个刚正不阿的人,所以他就开始不搭理那个师傅了,但是我那个朋友却不是那种我不搭理你得人,所以慢慢中间出现很多事,虽然我和那个朋友逢年过节我们都过去但是我们也是表面做的,因为我们还是感觉堂子没弄对,慢慢我也不知道怎么具体的事情我也记不住了,我就想把这个堂子升了吧,因为当时有一次我们在招财鱼姐姐家吃饭我们三个人,还有我得那个朋友,然后我家仙家就下来了,教主说我们要回山三年,三年之内我就不下来了,但是到现在我也不记得是几年了,哈哈哈,之后没多长时间我就要换工作了,这次的工作不在本地,在外地出差之类的,可能在本地的时间特别短,而且当时我也感觉我供堂子也没什么用,所以在找人看病之前我都会认为可能这次就能看好了,但是并不是所有的事情都是如人意的,而且也不一定是人家师傅的问题,就比如我在老舅妈那第一次出堂子的时候,不是人家舅妈看的不好,而是我第一次没经验,名字说的也不对,第二次虽然看的很好,但是不一定就能看好,对吧,然后我在这之前我就自己把堂单升了,所有朋友都知道这个事情,包括佛店的朋友,招财鱼姐姐,我得那个朋友,我就是没和当时出堂子的师傅说。我想了一下为什么当时我把堂单升了,因为我不服气,首先我出堂子我第一花了很多钱,第二我也很用心的供奉,但是我还每天不是这里难受就是那里难受的,你说谁能受了,然后回家我就自己升了,然后过了一个多月吧,我就和第二次出堂子的那个师傅说了,我说我要去外地工作,可能也没时间照顾了,我升了行不行,其实当时我已经升完了,他说那就升了吧,等以后想供奉在弄,然后其实没多长时间我佛店的朋友也从新弄的堂子,也不是在这个师傅这弄的,后来他也慢慢的转行不在做这个佛店,该做别的了,这都是题外话哈,但是你说其实也挺有意思,我升完堂单,我就没有过腰疼屁股疼了,感觉哪都好了,而且我不管遇见什么事情我得心理也不会往这上边想了,也是我自己心态上的一个改变,我这几天其实也看了一下我们这些吧里的朋友,他们可能每天都是遇见各种事情,每天都是难受,而且你们都有一个毛病,其实这个毛病我也有,只要不痛快,只要不顺心,就是仙家的问题,可能仙家不舒服了,仙家让出堂子了,但是你有没有看见现在有哪些出马的可以隔空取药?哪些小孩吓着了,大仙拍拍小孩的后背然后这个小孩就好的,现在比较多的就是你这冤亲债主比较多,你这阴灵来找了,你这得出马,你这得还债,反正现在都是让你花钱,有没有发现现在出马少说都要一万块钱,送个冤亲债主都要三五千,破个关都要七八千有的吧,这个钱是不是太好赚了?而且有多少人出堂子就是为了赚这份钱?但是你们想想原来老一辈,没有几个说你这个多少钱,你那个多少钱吧,那时候的人该干嘛干嘛,然后有问题了,才会给你看看,对吧。而且咱们在想一下我们东北人口现在都有1.2亿,但是你看看现在有多少动物,可能有的人说,仙家都在深山修炼,你说这话我真想呸你一下,中国成立的时候都不允许动物成精了呢,那哪来那么多的仙家,当年还要打到牛鬼蛇神呢,所以说有的时候不一定是仙家的问题,有的时候是我们人自己的问题,还有就是看病师傅的问题,我为什么这么说呢,你们看看现在某些直播软件,什么某手呀,上边都是大神看病,但是有多少能看的好的,可能有一些就会问了,那你写这篇文章的意思是什么,其实我没什么意思,就是突然间想写,然后就写了,反正最近年关我也没什么事,而且我前段时间刚住完院,在住院之前我在四川出差呢,我有一个朋友他联系我说他破关了,说他身上有一个女鬼,都长牙了,我当时信了,因为我们之前都说他身上有一个女鬼,不是这个算卦的说的,是我们身边的人都这么说,但是他当时不信,但是他就相信这个师傅,这个师傅是肇东那边的,一个女的,说没上过学,一个字都不认识,我当时问了一下破关多少钱,他说五千多吧,而且他身边有二三十人都在哪看的,最少的都是聚财,说聚财聚的特别好,还有一些供保家仙的,还有一些出堂口的,而且这里边我有很多人都是认识的,我说那我也算一下吧,然后他就把那个师傅的微信推荐给我了,然后我来视频看的,结果他上来就说我有关口,不容易结婚乱七八糟的,从头到尾都没说我有仙家啥的,然后结束的时候我说那你看看我家堂口怎么样,然后他就又屡着我说的一顿说,说我的破关,说我得出堂子,当时都把我关口的时间都说了,开始的时候说腊月十一二,后来又说冬月十一二,让我赶紧回去破关,我当时在四川他在东北,然后我当时真的想回去破关来着,我也让我的那个朋友给我问了多少钱,他还说给我一个优惠的价格,七千还是六千来着,我忘记了,但是我也问了在他那看的一些朋友,统一口径都说看的挺好的,而且一问价格都一万多他,那在这里我让我赶紧回去破关,我当时在四川他在东北,然后我当时真的想回去破关来着,我也让我的那个朋友给我问了多少钱,他还说给我一个优惠的价格,七千还是六千来着,我忘记了,但是我也问了在他那看的一些朋友,统一口径都说看的挺好的,而且一问价格都一万多他,那在这里我也想问一下大家,有一些做聚财的,这个财是那里来的?人生算一下七十年,可能有的人活的时间久,有的人活的短,但是这个财是那里来的?他帮聚一次财 他把自己的财运给你了?还是把你后半身的财运聚到一起了,我相信有财运的东西,但是大家也要有自己的想法,我虽然不信命,但是我相信一个人一生每个时间段的财运都是上天注定的,就想马爸爸,他很有钱吧,难道他也是靠聚财?那能给他聚财的人真的很厉害,给他聚的那么有钱?或者说他上辈子拯救世界了,老天爷给的,这些我都不太相信,因为我认为,你努力了,你的财运自然就会好,那么有些人说我也努力了,我每天都很努力,就是财运不好,工资不高,那你要是做一个文员,你工资是固定,难道你还要老板单独给你设置一个工资体系吗?所以我感觉财运三分靠运气,七分靠努力吧,虽然我没啥钱,但是我坚信努力就会成功的,还有一件就是婴灵还有关口的事情,其实每一个都有关口,但是那都是上天注定的,不可能每一个关口都需要破的,但是你看看现在算卦的大部分都让你破关,当然了,人家的收入也是从破关挣钱吗,破一次关我相信都是三千打底吧,这里我也要和大家分享我朋友的一件事情,我有一个女朋友家里条件也很好,他老公赚的也很多,但是两个人唯一的想法就是想要一个孩子,但是每一次怀孕了都留不住,要不就是没胎心,要不就是自然流产,你说这样的事情经历一次是偶然,经历两次三次四次你可能就要想是不是外病了吧,我相信吧里的朋友可能都是这个想法吧,但是我朋友虽然信这些,但是她是一个很理智的女人,也很有自己的想法,她也看了很多大仙,而且她家是哈尔滨的他去齐齐哈尔都看过,但是几乎看的大仙不是说他有婴灵,要么就说他有堂口,要不就是和佛有缘,还有让他破关的,但是我朋友更加相信科学,他去医院也看了,哈尔滨的医大一两个人都看了,一点毛病都没有,那么我相信大家可能就更加相信是外病了吧,但是两人虽然看了很多但是都往外病上想,俩人去北京了,到北京医院只把哈尔滨的检查结果给大夫一看,大夫就问了一下两个人有一个检查没做,去做一下,这个检查其实哈尔滨也能做,但是大夫并没有往这个上边想,所以两人一做这个指标,结果就是因为两个人的基因问题导致的,只需要打几针就可以了,然后这件事情就化解,所以说不要把自己的所有事情都往这上边想。

那么再说一下我回没回哈尔滨的事情吧,当时我其实挺犹豫的,但是我那个给我介绍的朋友就劝我,说你就回来弄一下吧,你之前三万四万都花了,也不差这点了,说不定这次就给你弄明白了呢,而且他给我打包票了,这个人要是给你看不好我给你把钱要回来,我说没看好我也不能要,他说那你不会找他要,但是你一定会和我说的,而且当时我也相信他有这个实力,他肯定能把这钱给我要回来,所以我当时也是准备试试的心态,然后我买了来回机票,把所有的工作都往后推了一下,因为我今年不准备回东北的,所以我买了票,而且这个算卦的也说我肯定能给你看好,然后我们就确定这件事情,连时间都确定了,确定好哪天回去,那天开始弄,哪天我回南方,然后我第二天喝了点酒,等我回酒店的时候和他视频,我家的教主就来了,和他说了一些话,然后教主就走了,之后来了一个蟒家的仙家,我每次上身都是有感觉的,而且也知道他说的是啥,蟒家的仙家来了,就说他之前不是头牌教主,这次要争教主,但是这个蟒家的仙家没有报名号,但是掌堂教主下来直接就报名号了,但是蟒家的没有报,蟒家说你家仙家那么厉害你看看我是谁?你也不用直接叫出我的名号,你只需要看看我是哪家的仙家,东北不是狐黄长蟒蛇,你看看我是谁,但是这个算卦的也没看出来,他就一直才,你是把所有的黄家,狐家,都说了,就是没说蟒家的,后来我家这个仙家说我是蟒家的,因为他一来我就知道他是谁,但是这个算卦的也没说,然后蟒家仙就没说要不要出这个堂子了,我感觉可能是因为不喜欢这个师傅吧,出堂子其实也是要看缘分的,然后蟒家仙就走了,我就好了,但是当时我都已经买好回去的机票,其实也很巧,因为这件事,就是前两个月发生的,所以我们记得很清楚,第二天早上我就收到一条短信,航班取消,你说尴尬不尴尬,我就给买票的软件打电话,结果他说我们可以帮你免费退票,然后这个票就退了,但是我回来的机票也买了呀,所以我又再次买票,但是很不巧公司那边要我去山东出差,我说我已经请假了呀,然后我得领导说退票,多少钱手续费,我给你补,山东那边很重要,必须去,不能延后,但是我也不能让领导给我报销手续费呀,所以我就把新买的机票和回来的机票就给退了,当时手续费好想一千二百多吧,但是也很巧我退完之后,到我该去山东的时候又有变动了,去山东延后,具体时间没定,这也就说说我不用去山东了,而且我也回不去东北了,因为机票也退了,但是还有更有意思的事情,就是我这个时候收到一条短信,月末我要从哈尔滨飞四川,然后我也没理会,因为我以为是我票没退但是我当时买的是月中的机票,这个是月末的机票,开始我以为是我们领导给我买的,我就问了一下,他说你不是说不用买了吗?因为当时说不用去山东的时候他就说了我再从新给你买票吧,我当时就拒绝了,所以我还特意问了他一下,但是他说不是他,然后我就给这个航空公司打电话,他说的这个买票软件还不是我常用的软件,因为买票软件有很多吗,但是我都是用携程他这个是飞猪,我又经过一顿询问终于知道,是携程三方买错了,然后我就打电话投诉了,最后那边就说我看你最近有退票我把直接把你的退票手续费都给你补一下吧,然后就代表着我这次一顿神器的折腾,手续费都没花,所以我认为其实一切都可能是天意吧。



微信扫描下方的二维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我的微信
  • 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是非
  • 本文由 发表于 2021年5月10日13:12:00
  • 转载请务必保留本文链接:https://www.younisuoxiang.cn/anecdotes/%e6%88%91%e5%87%ba%e9%a9%ac%e7%9a%84%e9%82%a3%e4%ba%9b%e4%ba%8b.html
绝对的亲身经历,让我不得不信 奇闻异事

绝对的亲身经历,让我不得不信

有好几件事情,我先说最近的这件吧,我在我男朋友家住,那天晚上,他爷爷说窗户后面有团黑影,他还打了它一下,从那天晚上开始,他爷爷一到晚上总说有一些不干净的东西,还请过好几次那种会弄这些的人过来驱驱邪,但...
人真能预感到不好的大事要发生了吗? 奇闻异事

人真能预感到不好的大事要发生了吗?

不知道为什么,在我堂弟出车祸前,我最后一次见他时是在他家门口而且我们还聊得很开心,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当他进去家里然后再出来跟我招呼着说他要去上班时(那时我还在他家门口和我二姐在聊天),他还跟我说他得去...
透明的小孩 奇闻异事

透明的小孩

只是把自己的最近所接触的怪事写了一下,比较随意 大二寒假,我从小就胆子小,所以回家一直都是跟我妈妈睡,那天晚上醒了要上厕所,睁眼一看,就在我妈的脚边上空一米多的地方,一个穿蓝白色条纹的小孩在哪儿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