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梦

是非
是非
是非
1363
文章
0
评论
2021年5月10日12:41:17
评论
阅读2分33秒

我梦见自己在爬楼梯。四周的墙、头顶的天花板,脚下的地都是洁白,反射着怪异的白光。我不知为何向上奔跑,只知道后面有危险追着我,我感到喘不过气来,腿像棉花一样虚,却跟灌了铅一般沉。我想停下,又不敢停下。

我终于看到一扇门,不假思索扑了进去。里面是大理石的大堂,空无一人。我叫了一声,便有千万个声音包围过来。我又开始跑。大堂的出口外就是繁华的街道。突然,一只白衣女鬼冷不丁站在我面前,披头散发,看不到脸。我想象着她头发后面是怎样可怕的一张脸,浑身发冷,往后倒去。她一把抓住我,像拉行李一样把我拖回了楼梯。

我吓醒了,挣扎着要起身,却感到一阵酥麻,动弹不得。我不敢睁眼,怕看到鬼脸吓死。一阵笑声由远及近,越来越响。我还隐隐听到其中夹杂着一个声音:“你不睁眼,掩耳盗铃啊!”笑声更响了。我急念南无阿弥陀佛,可俗话说得好,平时不烧香,临时抱佛脚,佛祖踹你一脚。笑声更响,震得我耳朵疼。我试图用科学的动舌头的方式醒来,但在那种情况下,我竟把耳朵当舌头动,“舌头”也动不了,我万分惊恐,心想我干了什么,会有这玩意缠着我。我回到梦中,又开始爬不知哪位设计的反人类楼梯。我回头,看到鬼在逼来。我突然有了勇气,站着不动,盯着她,开始唱《国际歌》。我越唱越胆大,越唱越觉得自己荡气回肠,当第一段唱到“英特纳雄耐尔就一定要实现”时,麻感顿消,鬼跑了。

我坐起身来,竟看到一团白雾在照镜子。我被子蒙头装死,却看到一只僵尸脸。我反射似的一拳打上去。我撩开被子一角,那位白衣大神还在照镜子。我忍无可忍,心想:你这么折腾我,凭什么?我也来折腾你,反正我不信你敢杀我,这可是犯天条的重罪。可就当我挥舞着拳头从床上一跃而起时,白雾不见了。按照恐怖片的逻辑,鬼会在人的后面突袭。我的办法是——不回头,不理你。

阳台上的鹦鹉开始叫了,看来黑暗要离去了。我坐在床头,望窗外,待天明。

是非
  • 本文由 发表于 2021年5月10日12:41:17
  • 转载请务必保留本文链接:https://www.younisuoxiang.cn/anecdotes/%e6%80%aa%e6%a2%a6.html
厕所的灯 奇闻异事

厕所的灯

我们学校,没有建在乱葬岗,没有悠久的历史,没有男宿舍,没有女宿舍,也没有其它宿舍,坐落在大城市里,气候宜人,日照充足。照理说,不应有什么脏东西,最可怕的只是数学考试。可去年,在男厕里,发生了一件诡异的...
绝对的亲身经历,让我不得不信 奇闻异事

绝对的亲身经历,让我不得不信

有好几件事情,我先说最近的这件吧,我在我男朋友家住,那天晚上,他爷爷说窗户后面有团黑影,他还打了它一下,从那天晚上开始,他爷爷一到晚上总说有一些不干净的东西,还请过好几次那种会弄这些的人过来驱驱邪,但...
人真能预感到不好的大事要发生了吗? 奇闻异事

人真能预感到不好的大事要发生了吗?

不知道为什么,在我堂弟出车祸前,我最后一次见他时是在他家门口而且我们还聊得很开心,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当他进去家里然后再出来跟我招呼着说他要去上班时(那时我还在他家门口和我二姐在聊天),他还跟我说他得去...
透明的小孩 奇闻异事

透明的小孩

只是把自己的最近所接触的怪事写了一下,比较随意 大二寒假,我从小就胆子小,所以回家一直都是跟我妈妈睡,那天晚上醒了要上厕所,睁眼一看,就在我妈的脚边上空一米多的地方,一个穿蓝白色条纹的小孩在哪儿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