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像的了结和姐姐的遭殃

是非
是非
是非
1363
文章
0
评论
2021年5月10日12:48:34
评论
阅读4分6秒

 

 

+

 

在老姨家那些影像让我睡不了觉,一困就有人拽我头发,回家后又出现个影像,是个男的瘦高那种,穿个白半截袖,看见的是后脑勺,他就站在老姨家鞋柜边上,脸对着是洗手间的门(带玻璃的拉门)

然后玻璃反光,看见那个男的脸上没皮肉,算半个骷髅,我跟姐姐说了,姐姐说“怪不得孩子一直在屋里跑,还说怕怕”   半夜还是哭

我就凭着感觉告诉姐姐怎么做,效果不错,孩子半夜在不哭了,然后我就去奶奶家,我姑也在,刚到奶奶家那天下午,我就想躺着闭眼睛,姑带着我的凉帽去外面,奶奶在厨房弄水,我也都听见了

突然我的手被握着,对方的手很热,暖暖,热乎乎的,手被握着我就动不了,说不了话,就像魇到一样,开始时候我没害怕,但是不一会从头上那边的窗户进个影影  .还有脚步声,(大家都知道,没睡觉时候闭眼睛,如果有人用手在你眼睛上晃,有影影对吧)

我闭着眼睛,那个影影还在往我脑袋边走,我有点慌了,姑去外面,奶奶在厨房整水,我睡觉这屋是谁啊?(人在未知情况是恐慌的)

 

我还动不了,眼睛更睁不开,我就使劲动,喊,影影已经到我头上了,我更使劲动,喊,突然握着我手不见了,我也能睁开眼睛,也喊出声了,把奶奶都喊屋里了

后来知道是一个亲人领的狐狸,狐狸握我手的,,对说我:可算又看见你了,亲密亲密,(奶奶还说,没恶意的,因为屋子都是佛,供着佛)

然后我在我老姨家看见那些影像是有东西想害孩子,怕我阻止,因为有保护我的三个东西,

害孩子的邪祟怕保护我的东西,

虽然我不能直接和它们沟通,但是如果我在我姨家时间长可能无意中就阻止某些想害孩子了,有我在害不成功,所以想吓跑我,怕我坏它们好事,但是却伤害不了我

(包括孩子喊的舅舅,其实是喊救救,因为孩子看见保护我的了,想叫它们救救他吧)

说叫我不要怕,也不要求我去供奉它们,谁说谁劝也不会走,也不用在去修行,就在我这死等,也怕有东西在上我身,说已经,经历三个混沌(我也不知道三个混沌是多少年)

我凭着感觉告诉姐姐方法,管用了,孩子不在怕,不在半夜哭,但是没想到我姐姐出事了

来个釜底抽薪,姐姐心脏疼,像被揪一样,然后还不想活着,后来就昏倒了没气息了,一直不能喘气,休克了,当天晚上去的医院,一直打氧气,医院说有胆结石,碎石了,心脏别的啥也没毛病

然后姐姐出院后老姨找一些神婆看,有一些说法,神婆说的和我说的一样,就是我比较详细“谁害的具体我都知道

。我就很抱怨,说“ 我早好几天就说了,不信我,为啥非得找专业的就听,

我哪次说的不准,不对啊了?”

姐姐说“以为好不了,真过去了呢,可是孩子太小”    我说姐姐,那些东西不会要你命,就会让你遭点罪,遭点钱,捏捏你的心脏,不让你喘气

其实我那天整晚上没睡,也哭了,感觉太欺负人了,即使我不在现场,发生所以细节我都知道

但是改变不了

很憋屈,突然觉得对不起姐姐,我自己一切平安,却不能拯救她,如果去姐姐家时候在有东西想故意吓跑我,无论怎样,这次我不会在退缩

那种一切都知道,应该说提前知道会怎么发生,还有所有细节,却拯救不了,这种滋味很难受,我也很难过,也很煎熬

 

继续阅读
是非
  • 本文由 发表于 2021年5月10日12:48:34
  • 转载请务必保留本文链接:https://www.younisuoxiang.cn/anecdotes/%e5%bd%b1%e5%83%8f%e7%9a%84%e4%ba%86%e7%bb%93%e5%92%8c%e5%a7%90%e5%a7%90%e7%9a%84%e9%81%ad%e6%ae%83.html
宾馆有鬼 奇闻异事

宾馆有鬼

这个宾馆是一七年姐姐当收银员时候我总去玩,每个房间什么样子我还记得大概! 以前发表过关于那时候这个宾馆的诡异事件,但是我想我也不在去了,不能在有啥交集。 可是我前几天梦见了,就在我击鼓问事的几天后...
死去的姥姥 奇闻异事

死去的姥姥

姥姥在我九岁就去世了,孩子当中姥姥最喜欢我,我性格比姐姐们都要稳重,不掏气,会看脸色,而且我是最小的,就格外喜欢我,她没有借到我光就死了! 姥姥是冬天死的,那年夏天姥姥还在的时候,一天晚上我其实看见...
带红尾巴尖的小狐狸 奇闻异事

带红尾巴尖的小狐狸

小学小三级时候某几天,一只小狐狸会偷偷看我,那是一个眼圈一个耳朵, 还有尾巴尖是红色的,其余都是白色的小狐狸! 第一次看见它,我在院子里站着,它在大门那漏出半个脑袋,和一个带红尖尖的大白尾巴! ...
你怕鬼么,你信怪么? 奇闻异事

你怕鬼么,你信怪么?

你怕鬼么? “你怕鬼么?” 这是一个人问我的话,不到二十岁那年,我因为这些非凡的经历总去算挂,想知道到底怎么回事! 那是个不到四十岁的男人,我没说关于我的任何事,只是刚进那人家,他看着我的眼睛问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