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踪

是非
是非
是非
1363
文章
0
评论
2021年5月10日12:49:18
评论
阅读11分19秒

或许是太过于兴奋,第二天一大早就起来了,拉着父亲一起去爬山。不远处就是一个小山坡,上面没有多少植被。跟着父亲爬上去之后发现,四周都是山,山连着山,对于从小在平原地区长大的我来说特别新鲜,朝着远处吼叫,回声可以传好远好远,有三重回音。在这山坡的后面还有一座高山,一条弯弯曲的小路通向半山腰,路的两侧都是稠密的树木,即使是冬天还是有一些松树之类的绿植,因此看不清楚路的走向,只能看到路的尽头在一个洞口处。外婆家乡盛产土豆,并且作为部分主食,冬天的时候会储藏起来,就在房子附近的山坡上凿一个洞放在里面。甚至有些长辈去世后,由于没有地方安葬,也会放在废弃的藏洞内。但是这个洞看起来跟储藏用的洞有点区别,因此我非得缠着父亲带我去看一看到底怎么回事。

 

 沿着小路走了大概半个小时,终于到了洞口,但是跟想象中的完全不同。这个洞口是方形的,洞口像是用水泥浇注的,入口处有向下的台阶,大概二十级左右,进去后竟然发现两侧有采光孔,里面看得倒也清晰。洞的顶部竟然也是拱形的,里面非常的光滑平整,看起来不像是石头做的,墙壁摸起来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冰冷。整个洞的内部大概有七八米宽,长度不是特别长,交叉着两侧排列了几扇大门,布局就像是宿舍,呈“凹”字型。这时父亲也被勾起了兴趣,用劲全身的力气推了一下,石门太过于沉重动也不动。恰巧第四扇门是虚掩着的,留了一道缝隙,刚好可以容下一个成年人通过,我就跟着父亲向里面走了进去,进去之后却傻了眼了。通过门缝照射进来的光发现,石门的后面竟然是一整块岩石,不知道有多大,这个门看起来就像是把这块巨石圈起来挡住一般,巨石表面连一道缝隙都没有,只有底部有点孔隙,但是对于父亲这样的成年人来说是根本进不去的,只是不知道其他几扇门的后面是不是也是这样。再说就算是可以通过,里面漆黑一片,也没有照明设备。就这样,我们迫不得已地回去了。回来后基本已经10点钟左右了,该到吃早饭的时间了。在饭桌上我父亲询问外公那个山洞的事情,外公说那仅仅是一个磁铁矿洞罢了,但是具体细节他也不太清楚是怎么回事。因为当年那里有解放军把手,禁止任何人进入。部队撤离后,村民也上去看了,虽然很奇怪这个矿洞的布局,但是也实在是搞不懂也进不去。此事也在当地成了一个传说。

 

 这天感觉时间过得很快,太阳西斜,天逐渐暗了下来,父亲点燃了一盏煤油灯,顺便拨弄了几下灯芯,火光不断地摇曳起来。此时,隐约听到外面有哭喊声,随着风声时而清晰时而模糊。我尾随着父亲走了出去,透过竹林看到大姨飞奔着过来,边哭边喊着“不好了,快救救钧天”。这时所有在场的亲戚和邻居都急忙地出来了,外公说:“怎么回事,慢慢说。”最后我才知道,原来是大姨父出事了,他一大早进山打猎到现在还没有回来。以前交通不发达,靠步行走的距离有限,那里是山连着山,树木非常茂密,即使是冬天,也有很多树木不落树叶的。外公沉思了一下,安排我舅舅和几个姨父去附近通知乡亲们。很快,乡亲们都过来了并带着火把和松脂油,简单地带了些干粮和水就分头上山寻人去了,每一组还背着镰刀,以防万一。这一夜父亲没怎么睡觉,我也没有睡好。大姨哭到天亮昏睡了过去。第二天天刚亮,就看到乡亲们三三两两地回来了,一脸的疲惫和无奈,个个都在摇头叹气。虽然我还小,但是那种阴沉的氛围给了我很压抑的感觉,有一种不好的预感。到上午10点钟左右,上山的队伍基本都回来了,只有外公和两个舅舅那一队没有回来。夜间本来视线就不好,山路崎岖难走,而且几乎没有人去过大山的更深处,走得太远怕是连回来的路都找不到了。我在一旁听着大人们议论着,其中一个叫胡飞的是舅舅的发小,低声念叨着:

 

“怕是回不来了”。

 

 胡婶说:“你瞎说什么呢?”

 

“我瞎说?你想一想,夜里这么多的火把,如果人还在的话总会有回应的。”

 

 这时我大姨正好出来了,听到这么说一下就瘫坐在地上了,家里的顶梁柱没了,这个家还怎么办呢?看到她的精神状态不对,父亲赶忙安慰道:“爹他们不是还没回来吗,一定可以把大哥带回来的。”大姨听到后,精神稍微好转一点。整整一天我们都没有胃口吃东西,一直等到近傍晚,大姨随着时间的推移开始绝望起来,眼睛里没有神,就像丢了魂一样。外公他们终于回来了,令人失望的是没有看到大姨父的身影。大姨她绷紧的神经一松,晕了过去,我们赶紧把她抬到床上休息。外公摇了摇头,深深地吸了一口他的大烟袋,叹口气道:“我已经走到大山的深处,以前还是跟着我父亲去的最远处,不能再深入了,据说最深处有虎豹出没。而且看着天色,会有一场大雪。”外公说完后,所有的人都沉默了。不一会儿外面飘起了雪花,这下可糟了。雪越下越大,外面的地面慢慢有了积雪,映衬着周围的景色稍微清晰了一些。这时,躲在人群后面的我忽然发现有个人影似的东西正穿过丛林朝这边走了,我紧张地说了一句:“那里有人。”众人顺着我的目光看了过去,赶忙迎了出去,只见我大姨父一脚一脚地走了过来,后背背着一把老式猎枪,双肩挂着一只花豹,一脸的血带着几道深深的爪痕。

 

“我滴天呐”,众人惊呼道。

 

 大家七手八脚将东西卸下,把姨父搀扶了进去。他已经筋疲力尽了,连一句连贯的话都说不出来了,眼睛里掩盖不住的紧张恐惧。外婆赶忙生火给他取暖,并倒了一碗自己酿的高粱酒,一碗酒下肚,姨父的神色逐渐缓和,眼里神色柔顺了很多。姨父平时就是一个狠角色,出现这种情况肯定是出了大状况,联想到刚刚的那只花豹,大家都明白了。此时外公张口询问,姨父手一挥,颤了颤说道:“我知道你们想要问什么。昨天一早,我顺着以前的路上山,想要搞点野味,这个季节也是野猪最肥的时候,想去碰碰运气。果然,经过了半天的追寻和蹲守,终于被我发现了一些蛛丝马迹。然后我就顺着野猪啃食的痕迹一直往山里走,这次走得比之前都要深。看着天慢慢变黑,我本来打算放弃的,谁成想有一只野猪直接奔着我跑了过来,好像受到了惊吓。当时我也没有犹豫,直接朝野猪开了枪,野猪应声倒下了。我心想,这次收获倒是不错,看这体型估计得有上百斤。正当我起身到一半的时候,突然从草丛里窜出来一只花豹。”讲到这里,大家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胡飞叔叔赶忙问道:“那你怎么回来的?”这也是大家疑惑的地方。姨父思索了一下,尽可能地回忆当时的情景,道“当时我紧张地要命,弯着身子不敢起,眼睛死死地盯着它,慢慢地这只豹子转过头去咬住了野猪,只是这只花豹的体型有些小,好像不太能拖动野猪。我看到它转身,连忙填充沙粒,谁知道竟然惹恼了这只花豹,放下野猪就朝我扑了过来,两只手掌朝我拍来。当时根本来不及开枪,我双手握着猎枪将其横在正前方,它还是咬到了我,由于冬天穿的棉衣比较厚,它咬着我的胳膊倒也没有伤到骨头,那时候根本来不及思考疼的事情。我拔出来随身带的尖刀胡乱地捅了几刀,花豹可能感到了疼跳了出去。我就顺势一打滚,捡起猎枪朝它开枪了,这时花豹也正向我扑来,我把它打死的同时,它压到了我的身上,我的头碰到树上晕死了过去。”听到了这里,大家都明白了,为什么姨父一身的血和伤口,为什么夜里这么多人点着火把而没有人回应。“等到第二天早上醒来的时候都已经是近中午了,我掂了一下,这只花豹的体型大概有60斤左右,扛起来也没有问题,于是我就赶忙回来了。”

 

 以前的庄稼汉经常扛一百多斤的粮食,体力比较充沛,像几十斤的东西没有任何问题。此时有人从门后拿出来一杆钩秤,以前很多家里都备有这种物件,就是怕被收购粮食的扣秤。一秤,有63斤重。幸好也只是只小家伙,如果遇到大的,那是铁定回不来了。只是大家也很疑惑,这到底是啥品种,以前他们也没有见过。这时,村里一位见过世面的人说道:“这是一只金钱豹。我也只是碰巧听县林业局的一个亲戚提到过,谁知道还真有。”大家纷纷议论了好一会儿,外公表示感谢后都回去了。大姨醒来后喜极而泣,一下从地狱到天堂不是一般人可以承受的。当天夜里,村长登门将那只花豹带走了,具体怎么处置我们也就不清楚了。最重要的是,我的亲人回来了。

 

此事过后,姨父成了七里八乡的名人了,隔三差五的还有人来看他,想见识一下到底什么样的人,可以在金钱豹手里死里逃生。后面过了很长时间,此事才慢慢平息下来,据说后面经常有一些队伍进山里考察。在我上初中的时候,听母亲说,那里已经被划为自然保护区,有专门的护林人员进山进行看守。很多在其他山上住的村民,都被要求搬离出去了,由政府统一进行安置。想来,生活便利了很多。至今仍想回去看看那里发展地如何了。

继续阅读
是非
  • 本文由 发表于 2021年5月10日12:49:18
  • 转载请务必保留本文链接:https://www.younisuoxiang.cn/anecdotes/%e5%a4%b1%e8%b8%aa.html
省亲 奇闻异事

省亲

家里有小孩子的基本上都有类似的经历,小孩子摔倒吓哭后,老人会在旁边叫孩子的名字,念叨着回来吧之类的,这称之为“叫魂”。还有一种在半夜时候,听到陌生的声音叫名字的,这叫“勾魂”。半夜叫你的时候千万别答应...
天命不可违 奇闻异事

天命不可违

确认过是这个人之后,在场的亲戚领着曲婆婆找了过去。他家就住在上游的渡船口村的一个小山坡上面,找到他的家后只有他老娘一个人在,当我们询问他的事情后,她泣不成声,向我们讲述一年前的事故。说了半天,我懵懵懂...
第五章 鬼魂 奇闻异事

第五章 鬼魂

鬼魂,是对死去的人一种称谓,一般人是不可见的,但是一般人在机缘巧合下是可以看到的。人在十几岁之前,由于天眼还没有关闭,往往会看到别人看不到的东西,尤其是小孩子。我有个本家的邻居叫孙同,他大我一辈,长我...
找替身 奇闻异事

找替身

姨父事情几天后慢慢地平息了,小山村也慢慢地平静了下来。天气转晴后,积雪也慢慢开始融化,露出原来的土地,只有背阳的阴暗处还残留着部分积雪和冰渣。这一天,我和倩姐她们几个小伙伴去河滩上捡鹅卵石,我也是第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