丢魂

是非
是非
是非
1363
文章
0
评论
2021年5月10日14:00:56
评论
阅读4分38秒

我记得才上小学时,李毅同学是坐我前桌的。那时候他活泼好动,热情开朗,性格就像一缕纯粹清澈的艳阳。那时一到课间,我们几个小伙伴都会凑到一处丢沙包。李毅的沙包缝得最好,料足实在,针脚细密,完全就是一件手工艺术品。

他发现我爱不释手甚是喜欢,还专门送过我一个粉红色他妈妈手缝的沙包,我欣喜若狂了好几天,根本舍不得扔着玩儿。可惜李毅无忧无虑的晴朗时光在二年级下半学期便戛然而止了。

那时候还留有“深挖洞广积粮”时期遗留的防空洞,有些空置着,有些也被人们当成了存放冬储大白菜的地窖。一到冬天,曾用来战备御敌的防空洞里萝卜土豆大白菜,应有尽有。

那年快放暑假的一天,李毅跟几个同学一起去学校附近的防空洞玩。那是一个废弃很久的防空洞,之前一直锁闭着无人问津。那天也不知怎么,门锁被人打开了。

于是几个皮猴儿似的男孩子便下去“探险”,或许是小伙伴们想要住弄一下李毅,也可能是他们在游戏的时候跑散了,总之整整一夜李毅都没回家。

李毅父母自然忧心如焚,我至今都记忆犹新第二天一大早,派出所民警严肃地询问了我们班上每一名师生,最后将前一天晚上放学时和李毅一起去防空洞玩耍的几个男孩带走单独询问了。

据说警察带人去找李毅时,那个防空洞还是锁着的。居委会的人现用钥匙开了锁,一行人打着手电进去找了半天,才在一个犄角旮旯里发现瑟瑟发抖,已经口不能言的李毅。

没过几天,一个更加毛骨悚然的传言不胫而走,那天在防空洞里跟李毅一起被发现的,还有一具陈年老尸,听那天在现场的居委会大妈说,那尸体的肉都没了,只剩一副白森森的骨头架子。

与陈尸共度一夜的李毅完全变了一个人,以前那个善解人意热情大方的活泼男孩变得寡言少语死气沉沉。他依旧坐在我的前座,可一整天都不露笑脸,甚至不说一句话。那次失踪以后,他再也没和同学们做过游戏。

最让我印象深刻的是李毅的眼睛。其实原本他有一双又圆又亮的明眸,看向别人的时候总是满含笑意。那之后却变得黯淡无光,仿佛死鱼眼般总是睁不开,那时尚且年幼的我总感觉李毅每天都睡不醒的样子,深深的双眼皮一直耷拉着,他再也不望着别人的眼睛讲话了。

小学毕业后,我与李毅就断了联系。一直到不久前,在另一个小学同窗引荐下加了微信,我才大大惊诧于他的改变,忍不住问了他还记不记得小学时迷失防空洞的陈年往事。

李毅告诉我后来他隐约听家长讲述过那件事情的始末,但自己却完全没有印象的,他关于那天的记忆非常模糊,如梦似真,只记得在那个黑洞洞的防空洞里窝了一夜,其余具体的细节都不记得了。

李毅说后来他一直学习成绩不佳,总感觉脑子混混沌沌地记不住事情。后来勉强上了一所中专,李毅大病了一场,好像是病毒感冒引起的肾炎,医院几度给他下达了病危通知书。最后经过医生全力治疗,李毅最终化险为夷从鬼门关转了回来。

经了这么一番神清气爽生死劫后,李毅自己说他脱胎换骨,焕然新生了。就仿佛之前遮住他的某种盖障被一股力量猛然掀去了,由衷感到一种由内及外的灵气,神清气爽,无比澄澈。

见我将信将疑的样子,李毅说他有个客户认识玄学高人,他曾专门去请教过自己何以会有如此一番变化。高人说他之前魂魄不全,因为某种不明原因缺失了。经历了死里逃生后,相当于重新开启了另一轮新生,之前丢了的魂魄也随着历劫被补全了。

李毅说得神乎其神不可思议,说实话我现在也是半信半疑。之前在收集素材时我听说智障和精神疾患者或许都是由于“丢了魂儿”的缘故,但起死回生后可以重塑灵魂确实是头一次听闻。



微信扫描下方的二维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继续阅读
是非
  • 本文由 发表于 2021年5月10日14:00:56
  • 转载请务必保留本文链接:https://www.younisuoxiang.cn/anecdotes/%e4%b8%a2%e9%ad%82.html
楞严咒 奇闻异事

楞严咒

我最早接触《楞严咒》是在2014年,一次机缘巧合听一位学佛的师兄宣说介绍《楞严咒》,“咒中之王”的种种神力加持让我大开眼界,心向往之。从那时开始,我每天早起持诵一遍,初时并未有什么奇特的感应。 如此...
透支福报 奇闻异事

透支福报

朋友医科出身,名校毕业后原本顺理成章做了一位妙手仁心的白衣天使,凭借过硬的专业悬壶济世治病救人。正当他在专业领域声名鹊起独当一面时,认识了后来的妻子,一位出身名门家世显赫的富二代千金。  千金非常明白...
枯木逢春 奇闻异事

枯木逢春

朋友的父亲可是当地颇有威望的名商富贾,坐拥万贯家财,乐享荣华富贵。俗话说“官商勾结”,古往今来上百年历史教育我们,这根本就是一条颠簸不破的真理。  朋友父亲正可谓是“往来无白丁”,老爷子充分利用自己的...
妈妈的吻 奇闻异事

妈妈的吻

在我童年时,曾有一首脍炙人口的歌曲广为传唱,那就是《妈妈的吻》。 “在那遥远地小山村~小呀小山村~”,优美细腻的旋律触动了很多人温柔敏感的心弦。然而我大学同学的发小小波却完全不能听这首歌,每每听到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