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鬼】说说我遇到的那些奇怪事吧

是非
是非
是非
1363
文章
0
评论
2021年5月10日13:36:37
评论

2017年,我在广州增城新塘一地方做事,找了一处算便宜的房子,一室一厅的。但是屋子风水不算太好,那房间白天不开灯都是漆黑的,客厅是暗昏昏的,整个屋子就厕所有窗见点光。

当时我和室友一起住,也不咋信鬼神就没当回事。一开始住着也没啥但是后面室友搬入其他地方了,那年我的属相有点犯太岁不好的事情就开始了!

第一次没见着鬼,不过也被吓了一跳。

那天我习惯和几个朋友一起连麦聊天,突然有个人说我们说鬼故事吧,当时我一个人住还是有点胆怯。

但是听他说了几个百度都能查到的老故事就感觉没啥意思了,接着我起身想去上厕所,我手上带着一串有点经文的珠子有辟邪作用的,但走到厕所门口突然珠子全部掉落还蹦开了两粒。

恰好外面是下雨天还刮风,窗跟着有点被风撞响。顿时我头皮发麻,感觉后面凉飕飕的,突然就想着农村奶奶经常说,遇到事了不要怕,拿一把见过血的刀或者剪刀放在枕头下,你要比它还凶!我照做后感觉后背那股子冰凉感下去了。

不过之后我也没有当回事,想着是串珠的绳子太久了断了,刚好撞到下雨天,可接着就不是像我想象的那般美好。

七月半鬼节到了,我当天早上起来,迷迷瞪瞪的想睁开眼,但是发现眼皮子贼重,浑身使不上力气感觉被压住了一样。

这时候我想着科学家说的过一会就好了,结果我费力睁开看,就见一披头散发的女的坐在我肚子上,我只能瞧见她的身形,浑身都是黑漆漆的一点模样都看不出。

吓得我当时赶紧喊了一句阿弥陀佛,结果她更凶了,扑上来掐我脖子说“你还敢喊阿弥陀佛?”我当时心里慌的不行,费力扭头想着咬自己一口清醒一点看是不是做梦,后面缓过神后我也不知道自己是做梦还是真见鬼,不过我肩膀痛的不行,我都快咬出血了!

之后我打算搬家,但是我是一季度交一次房租,当时刚又交完一季度,(那时我的老板也信这些,他公司专门供了一个观音菩萨)我也害怕会再发生那些事情,就在搬家之前学着弄一个菩萨回来供着!然后每周换一次水果烧香啥的,平安无事的过了两月,但就到了快要搬家之前九月重阳节当天,我又出事了!

睡梦中醒来,我想拿着手机瞧瞧时间,手机黑屏的时候能看清自己的脸的,但是这次拿起的时候,我看到我脑袋后面有一个人,她的脸也清清楚楚照了进来,闭着眼睛干干净净的一点也不恐怖,我转身看去我身后啥也没有,我再次拿起手机一看她还在,我赶紧念道求观音娘娘保佑!之后没一会她就消失了,我迅速洗脸刷牙出了门,我这个人属于后怕型,当时发生可能还不是太慌但后面越琢磨就越害怕!

我琢磨了一下感觉很不对劲,我发现我住在4楼,那个房间亮光不行就算了但整个4楼就住了我一户,5楼还有3家呢3楼住满了,我那边又是没有电梯的房子,人家为啥都愿意租5楼不住4楼?再加上我发生的这些事情,我琢磨的自己越来越慌,赶紧喊人一起搬了家!

后面再也没有发生过这种离谱事!不过有好几个身边的遇到过,比我这个恐怖的多!有时间写给你们看!



点击下方按钮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继续阅读
是非
  • 本文由 发表于 2021年5月10日13:36:37
  • 转载请务必保留本文链接:https://www.younisuoxiang.cn/anecdotes/%e3%80%90%e8%a7%81%e9%ac%bc%e3%80%91%e8%af%b4%e8%af%b4%e6%88%91%e9%81%87%e5%88%b0%e7%9a%84%e9%82%a3%e4%ba%9b%e5%a5%87%e6%80%aa%e4%ba%8b%e5%90%a7.html
【校园灵异】女鬼起源(一) 奇闻异事

【校园灵异】女鬼起源(一)

这个事是真的有点长,我不知道今天能不能说完! 我初中上的是一个私立学校,学费贵(私立不在义务教育内)!一个月放两天假让你回一次家,怪事也频繁,每年都死掉一个女孩子。 学校发生的奇怪事被讨论的特别多...
【鬼指路】鬼指引人找自己尸体 奇闻异事

【鬼指路】鬼指引人找自己尸体

第三次来和大家说这些,今天说的这个是我们村子里发生的,小时候奶奶和别人聊天我听到的! 大约在80年代吧,有一个做生意的外地人去我们那边,被他的同伙杀了(衣服鞋子啥的都是比较不错的!也被扒了)然后丢在...
绝对的亲身经历,让我不得不信 奇闻异事

绝对的亲身经历,让我不得不信

有好几件事情,我先说最近的这件吧,我在我男朋友家住,那天晚上,他爷爷说窗户后面有团黑影,他还打了它一下,从那天晚上开始,他爷爷一到晚上总说有一些不干净的东西,还请过好几次那种会弄这些的人过来驱驱邪,但...
人真能预感到不好的大事要发生了吗? 奇闻异事

人真能预感到不好的大事要发生了吗?

不知道为什么,在我堂弟出车祸前,我最后一次见他时是在他家门口而且我们还聊得很开心,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当他进去家里然后再出来跟我招呼着说他要去上班时(那时我还在他家门口和我二姐在聊天),他还跟我说他得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