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葬事异闻》

是非
是非
是非
1363
文章
0
评论
2021年5月10日12:58:46
评论
阅读9分30秒

前几天给大家讲了我遇到的鬼打墙事件,今天再给大家分享我小时候的一件事。事情发生在我爷爷过世  的那年。                                 我是我们家长孙,堂兄弟三个就我见过我爷爷,小时候最亲我,天天扛在肩膀上。我妈说我从断奶几乎就跟着爷爷奶奶睡。爷爷属猴跟我奶奶同岁,五十九岁肝癌病逝,现在要是在世的话是八十八岁了。爷爷年轻时很帅,这点我二叔就随我爷爷的长相。脾气好,跟奶奶一辈子没吵过架,我奶奶娘家原来是地主,成份不好,二十六嫁给了我爷爷。听奶奶说爷爷结过婚,那个老婆还是个大户人家的小姐。我爷爷原先是教书的,后来那个老婆肺痨早逝,就回了老家务农接了祖上的泥瓦匠手艺。后来经人介绍娶了我奶奶,爷爷因为是二婚我奶奶肯嫁给他,所以让了我奶奶一辈子。我小时候就看到过大冬天早上,奶奶围着棉被在炕头抽烟,爷爷在厨房忙活着做早饭,想起来就好笑。爷爷勤劳了一辈子,我家劳动力又多,那时候还得过四邻八村唯一一个万元户的奖状,去县里领过奖。         爷爷去世的时候我三叔刚定亲,二姑,小姑还都没结婚,听我三叔说爷爷放心不下握着奶奶的手一直想说啥却说不出来,我那会儿七岁,忘了那天干啥去了,爷爷过世我没在他身边。等我回家以后爷爷已经被放在进正房堂屋的北面靠墙临时用凳子和门扇搭好的 停尸床上了,身上是年前生病后我奶奶给他做的寿衣(冲喜用的),脸白白的很安详。我大姨奶(就是前面文章提到过的我那个表姑的妈,我奶奶的大姐)也来了,她在自己村子就是个四时人(伴孝的)主持丧礼的。   那时候我们这丧礼都是排三或者排七,要让死者在家过满三天或者七天,现在基本都是当天就火化  。有丧事的人家一天三时报庙(到村里的土地庙烧纸钱,全家人只留下丈夫或者妻子再加上伴孝的),其他的包括本家不出五服有来往的,都要去。                               那天晚上就有扎纸的把扎好的花圈,白马(死者是女的用黄牛),纸人和其他的需要用的东西都送来了,晚上在提浆水的老人带领下报庙结束后,家里结婚的都回自己家去了,晚上只剩我和奶奶,大姨奶,三叔,二姑和小姑,一直守到十点多。我大姨奶对我三叔说:你们都睡吧,我和你妈守着就行。我跟着三叔和两个姑姑去了西间的大炕上休息,我和二姑一个被窝,头朝北炕沿脚朝南的睡下了。大约到了十二点左右我大姨奶把我喊了起来,她带着我到了堂屋,手里拿着一根毛笔和一个扫灰用的扫炕笤帚递给我说:一会我让你说啥你就跟着说啥,让你干啥你干啥,别害怕,那是你爷爷,你爷爷最亲你,你给他送两个使唤的人下去伺候他。我点点头答应了,大姨奶握着我的手用毛笔在其中一个纸人两眼点了两笔说:给你起个名字叫秋香,下去好好伺候我爷爷,你要是不听话我就用笤帚揍你。又给另一个点了两笔说:给你起个名字叫秋菊,下去好好伺候我爷爷,你要是不听话,也用笤帚揍你。我照着做了一遍,然后又被带过去睡了。小孩子睡觉本来被叫起来就犯困,躺下没一会我就迷糊过去了。不知睡了多久,我突然醒了,隐约觉得头顶上站着个人在摸我的头发,屋里又没风,我用手抓了一把什么也没抓到,我坐起来借着堂屋的灯光看了一下屋里也没人。这时候夜深人静,突然窗外传来唰拉唰拉的声响,我爬到窗边往外看了看,院子里除了那匹纸白马和几个花圈,倒也没什么东西,就在这时候那个唰拉唰拉的声音又响了,我吓了一跳,这时候突然发现那匹马前后摇晃,身上粘着的一条一条的白纸(应该是马毛)发出唰拉唰拉的声响。我汗毛直竖悄悄趴下钻进被窝用手捅了捅二姑,我二姑醒了问我:怎么了,要尿尿啊?我说:二姑,我害怕,刚才有人摸我头发,外面那个马还乱动。我二姑吓了一跳,就喊我三叔和小姑。等他们都起来我又把刚才的事说了一遍弄得大伙都心里毛毛的也睡不着了。我三叔起身下去到奶奶那间去了,不一会我大姨奶带着我三叔在堂屋烧了一会纸钱念叨了一会,我隐约听见说:。。。。。。你要是想….别吓着他们。。。。要什么托梦给他们。。。。不一会我三叔又回来了说:都睡不着了,轮流看着香烛,烧完了就再续上。下半夜倒是没什么事,天亮起来因为哭和困得缘故都是顶着黑红的眼圈。                第二天倒没出什么事情,照常三时报庙。第三天早上爷爷就被拉到殡仪馆火化,大约八九点钟回来以后在家里又放了一会,大家哭了一会然后等客人来齐了就出了殡。我和我一个叔堂弟同岁,在前面举着纸人,我大姑父提着篮子跟在后面,后面是旌旗,上面介绍爷爷生卒年月,在后面是几个人抬着一张桌子上面放着我爷爷的骨灰盒,再往后面连哭带叫的是女眷和拿花圈杂物的。那会农村人都喜欢看热闹,红白事能出来半个村的人,再赶上正月窜亲戚的比较多,简直是人山人海。那天偏偏出了个状况,我二婶那会年轻长得漂亮,又是城市人,穿着又时尚,平时回来一趟都惹得村里的七姑八婆羡慕嫉妒,我二婶不懂乡下风俗,那天竟然在孝服底下穿了双红高跟鞋,惹得七姑八婆一阵非议。走了没多远突然后面一阵子喧哗,几个抬骨灰盒的剧终(鞠众?专门做送葬的)嚷嚷道:停会,停会,快喊大爷(提浆水引路的)过来,这灵压的腰都快断了。。这么点份量一个人拿着都不重,我们四个抬着咋还压的慌呢?那个提浆水的老头(好像是叫太爷)过去看了看问了几句话然后说:你们坚持下别落地,我看看哪不对。 可巧就瞅见我二婶在那跪着露出一双红鞋,再加上边上看热闹的议论,那个老头就过去对我二婶说:老二媳妇你咋穿着红鞋呢!?你这戴着大孝,三年都不能穿红啊!我二婶说:我哪懂啊,也没人告诉我,我回来也没穿别的鞋子。老头说你回去换双鞋吧,你公公在咱们村也有脸面,你这穿着红鞋街坊都笑话,你公公没面子闹情绪呢!后来好像我二姑跟我二婶脚码合适,让人找了双自己的黑鞋子给换了。还别说真是长见识了,没一会几个剧终就说:好了好了,轻快了。再后来就一路顺当的把我爷爷送到了祖坟那边。我记得陪葬的时候有个纸盒子装着我二叔在部队给爷爷捎的一件黄色军大衣(记住这件大衣,下一个事件和它有关系)和其它一些东西。办完爷爷的丧事之后我二叔二婶在家住了两天因为工作就回了烟台市区,我二姑那会也在烟台工作所以一起也回去了。听我奶奶说我二婶回去后晚上梦到我爷爷,我爷爷嘱咐她我二姑小时候身子弱,让她多多照顾,还说我二姑隔年就能结婚,女婿很快就有了,就在身边转悠。我二婶早上起来给我二叔讲,我二叔很惊奇地说:我跟你做的梦差不多,也是爹嘱咐我照顾二妹!果然到了下半年,我二姑就有了对象,是经常到我二姑单位拿原料的,烟台福山人,跟我二姑认识一年多了。我二叔二婶像嫁女儿一样风风光光的把我二姑嫁了过去,用我二婶的话说:我得多谢二妹当时赠鞋之恩,爹还托梦嘱托,哪能不上心呢?                     这段往事终于写完了,爷爷不喜欢一个人照相,只有在全家福才能找到,那时候技术差照的也不太清晰,说实话我现在都不太记得爷爷的样子了,写这一篇一是回忆起小时候爷爷去世发生的几件怪异的事,最主要是我真的很想念他。下次有时间我再给大家写一篇亲身经历过的事情,希望得到大家的关注认可和鼓励,我会更加努力把我亲身经历和身边人说给我听的故事分享给大家,谢谢!~

继续阅读
是非
  • 本文由 发表于 2021年5月10日12:58:46
  • 转载请务必保留本文链接:https://www.younisuoxiang.cn/anecdotes/%e3%80%8a%e8%91%ac%e4%ba%8b%e5%bc%82%e9%97%bb%e3%80%8b.html
绝对的亲身经历,让我不得不信 奇闻异事

绝对的亲身经历,让我不得不信

有好几件事情,我先说最近的这件吧,我在我男朋友家住,那天晚上,他爷爷说窗户后面有团黑影,他还打了它一下,从那天晚上开始,他爷爷一到晚上总说有一些不干净的东西,还请过好几次那种会弄这些的人过来驱驱邪,但...
人真能预感到不好的大事要发生了吗? 奇闻异事

人真能预感到不好的大事要发生了吗?

不知道为什么,在我堂弟出车祸前,我最后一次见他时是在他家门口而且我们还聊得很开心,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当他进去家里然后再出来跟我招呼着说他要去上班时(那时我还在他家门口和我二姐在聊天),他还跟我说他得去...
透明的小孩 奇闻异事

透明的小孩

只是把自己的最近所接触的怪事写了一下,比较随意 大二寒假,我从小就胆子小,所以回家一直都是跟我妈妈睡,那天晚上醒了要上厕所,睁眼一看,就在我妈的脚边上空一米多的地方,一个穿蓝白色条纹的小孩在哪儿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