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圆桌|十年转型路,75岁的昂山素季将把缅甸领向何方?

当地时间11月8日,缅甸依据现行宪法举行了自2010年政治转型以来的第三次全国大选。

当下,正值缅甸新冠疫情形势严峻,确诊病例数已超过7万,但这依然没有影响选民的投票热情。从当天上午6点开始,大批戴着口罩的选民就已在选举站外排起长龙。

选前多数分析人士就预测,缅甸国务资政昂山素季领导的执政党全国民主联盟(民盟)的胜利基本上是“板上钉钉”。但此次民盟的胜选速度之快、赢下议席之多却在不少人的意料之外。缅甸联邦选举委员会14日公布联邦议会选举结果显示,民盟获得了476个联邦议会席位中的396席,以压倒性优势胜选。另一主要政党联邦巩固与发展党(巩发党)仅获得33个联邦议会席位,而少数民族政党掸族民主联盟只获得了15个联邦议会席位。

“每一个选民都在书写自己的历史,此次选举的历史,以及我们国家的历史。”在投票日来临前,昂山素季在社交网站上发布视频呼吁民众投票。与此同时,诸多迹象似乎都已显示出选民对民盟的“狂热”。

在选前造势阶段,民盟支持者自发形成的团体REDs Vote NLD就已经掀起了一股支持民盟的“红色浪潮”。该团体针对不同职业、群体、年龄民众(三轮车夫、船夫、老人、小孩、情侣等)举办了15场摄影比赛。在照片中,他们身穿带有民盟标志的红色上衣,高举红色民盟党旗,声势浩大。对此,缅甸华侨华人青年工商会秘书长、厦门大学南洋研究院博士后亨凯表示,这些比赛旨在营造民盟是代表社会各阶层、各年龄段民众的共同体身份认同。此外,在选举日当晚,结果尚未出炉之前,全国多地的民盟支持者就开始了庆祝活动,在音乐声中载歌载舞。

欢庆之余,缅甸的前路仍然面临诸多挑战。巩发党代表11日在新闻发布会中指责此次大选“既不自由也不公平”,要求重新举行大选。此外,缅甸选举委员会还于上月取消了若开邦、孟邦和克钦邦等受族群冲突影响的近150万选民的投票资格,理由是当地冲突阻碍投票的开展,一些少数民族政党对此感到愤怒。与此同时,缅甸也有声音质疑民盟第一任期并未履行上台时的承诺:促进民族和解、修改宪法以推动政治转型、提振国内经济等。

面对多重质疑的民盟为何能“压倒性”的胜选?其过去五年的执政期间该如何评价?即将开启第二任期,民盟又将如何应对国内的不确定性与挑战?

澎湃新闻采访多位缅甸问题专家,倾听他们对上述问题的看法,汇编成文,以飨读者。

专家简介(按姓氏拼音排序):

亨凯:

缅甸华侨华人青年工商会秘书长、厦门大学南洋研究院博士后

孔鹏:

云南大学缅甸问题研究院院长、副研究员

宋清润:

北京外国语大学亚洲学院、副教授

王楠峰:

国家开发银行云南省分行国际合作业务处

查雯:

外交学院国际关系研究所、副教授

张云飞:

新华社仰光分社原首席记者、云南大学缅甸研究院学术顾问

钟小鑫:

云南大学缅甸问题研究院、助理研究员

祝湘辉:

云南大学缅甸问题研究院副院长、副研究员

“压倒性”胜利与不愿走回头路的缅甸民众

亨凯:在缅甸,选举比拼的不是政绩,而是更为核心的价值观,其原因根植于缅甸特殊的政治生态:2010年政治转型前,缅甸长期处于军政府统治之下,国内族群冲突频发。在这样的情况下,民众更倾向于对价值观层面的追求。

回顾过去五年民盟执政的情况,尽管它在经济、民族和解和修宪方面未能取得预想中的重大突破,但它代表着更崇高的价值观。所以,一旦到了大选这一“神圣”而特殊的时刻,那些平时抱怨民盟经济政策的民众仍然会给它投票。因为民盟代表的是缅甸社会最核心的改变:民主、改革和开放,而这也是决定民众选票走向的重要因素。

缅甸朋克歌手的歌曲《恐怖时代》很好地印证了这一观点:“以前我们从来不敢谈论政治,但我们现在能够自由表达观点,这是谁带给我们的,答案非常清楚。”这首歌在社交平台上有140多万的点击率,大获民众好评。

孔鹏:

在缅甸大选前的研讨会中,大家的共识是民盟仍是下届议会的第一大党,但多数专家认为其议席会较上届大选有所减少。然而,从近日公布的大选结果来看,民盟不仅胜选而且还获得了更多议席,其背后的原因值得反思。

首先,我们是否淡化了缅甸民众对此前军人长期执政的厌恶,低估了民众对“转型”与“改革”的期待?其次,我们是否放大了新冠疫情以及民盟第一任期政绩可能产生的效应,落入“以己度人”的陷阱?据民调显示,民众对昂山素季的信任度由疫情前的70%升至疫情后的79%。而像民族和解、罗兴亚人问题,民众可能认为这是困扰缅甸发展的长期性问题,不指望民盟上台后就能根本性解决。最后,是否高估了少数民族政党的能力,忽视了民盟在少数民族地区的影响和动员力?

祝湘辉:

少数民族政党的影响力受限于缅甸的民族分布和选举制度。缅甸是多民族杂居国家,外加采取“赢者通吃”制度(而非比例代表制),因此少数民族政党候选人很难获得选票,长期处于边缘化地位。也有国外研究报告显示,缅甸的少数民族席位从未超过15%。但掸邦和若开邦情况有所不同。他们在本族民众占有绝对优势的情况下,在邦内获得了较多议席。

张云飞:

缅甸2020年大选是国家民主转型进程中的又一次重要选举。民盟的胜选,无疑表明广大选民不愿走回头路,希望民主转型进程继续。应该说,缅甸民主转型之路,是军队顺应民意主导设计的国家发展道路,也是各党各派事实上接受的民主发展方向。说到底,缅甸各界各方在实行多党民主制、民主转型目标方向、市场经济制度和对外开放合作等重大问题上没有多少根本分歧。

缅甸大选不是具体政策之争,也不是政绩好坏之辩,而是要不要继续推动民主转型。凡是选举自然就有输赢胜负,缅甸这次大选也不例外,但是缅甸有缅甸的国情,还有缅甸的特点。我想用一句话概括:胜选是民意,败选是选败。巩发党等很多政党都惨败给了民盟,说明民众还是愿意再给民盟五年机会领导缅甸,也检验了利益相关方的大选博弈效果。事实证明,竞争者的竞选策略失当,就会起到反作用,就是民盟的助选员。

执政5年,民盟的表现不算太差

王楠峰:

民盟政府第一任期的经济发展表现平平,没有亮点,缺乏类似于我们国家的大规划大概念,对负债极为消极,造血功能弱又拒绝输血。但与巩发党政府时期相比也没有表现太差,总体来说就是政治方面“明知不可为而为之”,经济方面“大有可为而难以为之”。

具体而言,政治方面,民盟的主要目标是推动修宪与实现和平,实际上这是很难推动的,从过去的5年看也是如此。经济方面,本来可以大有作为,但由于民盟作为在野党的时候一直以财政赤字、债务过重、审批项目不透明等攻击巩发党政府,所以本届任期有很重的包袱,外加选民政治的影响,使得民盟不敢放手去做。此外,目前民盟的执政能力和管理能力仍较弱,所以经济发展没有明显的起色。

钟小鑫:

缅甸的族群政治问题由来已久,利益交错,局势复杂。民盟五年执政在这一问题上并没有取得太多的成效,一共举行了4次21世纪彬龙会议,但形式大于内容,并未在实质上改善缅甸的族群困境。这并不是因为民盟的不作为或者无能,可能任何政党执政都无法在短期内解决族群问题,缅甸民众也都有这样的认知。所以,族群政治并没有在根本上影响缅甸的2020年大选。2019年12月,昂山素季在海牙国际法庭亲自出席抗辩为其赢得了不少缅甸国内的声望和支持。

另一方面,我认为民盟执政的五年间,缅甸的佛教民族主义情绪有所弱化,政府加强了对极端言论和行为的管制,一些基层民众也逐渐意识到了佛教民族主义的煽动性。所以,2020年大选中,将佛教民族主义作为选举动员的力度不像2015年那样普遍和汹涌。这对于缅甸的族群政治与和平进程而言,是一个积极的信号。

张云飞:

我在2016年缅甸形势和周边外交研讨会上作了“解析昂山素季主义”的发言,当时我就把昂山素季的治国理念概括为“三民”,即民主、民族、民生。客观讲,昂山素季领导的民盟政府在过去五年里一直重视推动民主转型进程,坚持议会修宪博弈就是明证;高举民族和解大旗,持续全力推动和平进程,召开了四次21世纪彬龙会议暨联邦和平大会,就是为国家发展创造更好的基本条件;尽力推动经济发展政策落实,高度重视改善民生,设法为民众谋取更多福祉。

诸多挑战在前,民盟准备好了吗?

宋清润:

从2010年至2020年,缅甸政治稳定正在从高压稳定型向机制稳定型转变。从缅政权稳定层面来看,缅甸过去十年不同形式的政府形式变迁与权力交接过程,基本顺利,稳定性强,没有出现胜者不胜、败者不愿交权的恶劣状况。从民众心理层面来看,民众基本认可政治转型的基本方向和不可逆转性,不再那么担心军事政变、政治转型逆转或者其他较大的动乱。当然,缅甸也存在诸多不稳定因素,如抗议示威、民族冲突等历史遗传问题,新冠疫情还面临经济、社会恢复的挑战。

查雯:

在接下来的几年,昂山素季与民盟面临着三大挑战。首先是处理与军方的关系。在这次选举中,有军方背景的巩发党仅获得了30几个席位。因此,选举结果刚公布,巩发党就召开新闻发布会,宣布不承认选举结果,这可能给缅甸政局带来动荡。此外,现行的缅甸宪法是由军方主导制定的,缅甸上下议院都为军方预留了25%的席位。因此,尽管巩发党表现不佳,军方的政治影响力没有被根本性动摇。今后在许多关键问题上,民盟还是会受到军方的掣肘。

其次是处理与其他少数民族的关系。根据缅甸政府的划分,缅甸共有135个民族。建国之后,缅甸就爆发了严重的内战。至今,缅甸仍活跃着许多少数民族武装。昂山素季和民盟一直把实现民族和解作为主要的施政目标,但在过去几年,缅甸民族和解进程未能取得太大进展。这一方面是因为民盟政府对军队缺乏有效控制。很多时候,打与不打以及以什么条件实现和解,都是军方说了算。另一方面,一些少数民族日益感受到民盟代表的还是缅族人的利益,以民族身份划分政党的现象变得越来越普遍,这实际上也不利于民族和解。

最后,民盟还面临着经济发展的问题。此次新冠疫情对缅甸的影响不小,目前已有超7万人确诊。同时,尽管缅甸有了民选政府,但因罗兴亚人问题与西方闹僵,所以来自西方国家的投资并没有大幅增加,这都限制了缅甸的经济发展。在此背景下,与中国的合作对民盟政府来说就显得格外重要,我们也期待中缅关系在民盟的第二任期取得更加稳固的发展。

王楠峰:

民盟下个任期经济预测,总体积极乐观,大方向不会发生颠覆性的改变。因本届政府经济发展饱受诟病,有可能在发展战略方面向经济领域倾斜。不利的因素主要是经济发展仍有可能不是最核心的发展目标。由于资金缺乏,对于负债仍然消极,基础设施和大型项目推动缓慢。缅甸政府可能会采取一些手段,比如启动一些短平快的项目向民众展现发展业绩,值得关注。

钟小鑫:

在未来的5年内,我认为缅甸的族群政治应该会向好的方向发展,而不是进一步恶化。昂山素季已经75岁,这一个任期结束就80岁了,我想她在这样的人生阶段上,想得更多的是自身的历史地位,而不是一时的利益得失,她很有可能会尽量去做一些实事,而不是一味地被民粹主义绑架。民盟政府可能会在族群政治以及佛教徒穆斯林冲突等问题上做出更多的努力。另一方面,经过十年的选举政治与政党政治的浸淫,缅甸民众也在公民意识上获得了一些成长,这种成长会继续深化,并且会转变成为解决缅甸族群困境的民意基础与社会基础。当然这可能是一个相对漫长的过程。

(本文部分内容整理自专家在云南大学“第十届缅甸年度形势与中缅关系研讨会”上的发言)

原文链接:https://news.china.com/international/1000/20201119/38980048_all.html

本站声明:网站内容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将及时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