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严重雾霾持续多日、污染颗粒超标八倍,印度禁放令没挡住“坏空气”

【环球时报记者胡博峰】今年的11月14日是印度教传统节日排灯节。印度人在这一天的晚上往往有点亮灯烛、燃放爆竹的传统,寓意“光明驱赶黑暗,正义战胜邪恶”。但由于进入10月下旬以来,印度空气质量急转直下,加之疫情尚未得到有效控制,德里政府宣布11月7日至30日期间禁止销售、购买、燃放烟花爆竹。不过,印度报业托拉斯的报道称,“禁放令”并没能阻止德里民众的“节日热情”。排灯节当晚,德里及其周边地区的鞭炮声“不绝于耳”,直接造成该地空气质量进一步恶化。受此影响,15日早上,德里空气污染水平达到“严重污染”级别,空气中PM2.5含量为469.3微克/立方米,是印度法定安全标准阈值(60微克/立方米)的近八倍。

报道援引警方提供的数据说,排灯节前后共处置了1206起非法燃放的警情,收缴了约1314公斤烟花爆竹,德里警察局仅在14日当天就收到了2000多个与违反“禁放令”有关的报警电话。不过,警察们也抱怨说,在政府发布“禁放令”前,德里警察局就已签发了138张烟花爆竹销售许可证,尽管所有许可此后均被吊销,“但那时很多鞭炮都卖出去了”。也有德里警方匿名高层表示,民众应该尊重并自觉遵守“禁放令”,单纯依靠警方执法难以有效管控,批评个别民众“明知故犯”。德里警察局副局长梅纳还透露,很多人发现在德里无法买到爆竹后,转向从哈里亚纳邦等邻邦购买并带回德里燃放。

在警方抱怨“活难干”的同时,德里民众也认为“禁放令”不近人情。居住在德里南部的居民乔蒂说,“我很难向孩子们解释为什么今年不能放炮”,“他们盼了一年,很难用一句‘政府说不让放’就能让他们不再为此哭闹”。也有一些人告诉《环球时报》记者,排灯节燃放爆竹是传统,“以前哪年不雾霾、不污染,政府为什么不管?”“今年疫情压抑了一年了,(燃放爆竹)既是为了能热闹热闹,也希望能借此驱赶病毒”。

美印科学家日前发布报告,通过对卫星数据、采样标本等的研究指出,恒河平原是全印污染最严重的地区,全年空气中PM2.5含量始终保持在100微克/立方米以上。此外,印度乡村和城市地区的空气污染水平差异越来越小。研究人员认为,印度空气污染造成每年至少有105万本已患有心脏或肺部疾病的人更早发病死亡,其中约69%生活在起初被认为“污染水平没那么严重的”乡村地区。研究还发现,造成印度空气污染的最大元凶是“燃烧木材、农作物残渣、粪饼等燃料”,而非车辆尾气、工业污染或秸秆烧荒。

印度“卷轴”新闻网的报道指出,印度议会早在约40年前,就通过旨在控制空气污染的《防止和控制空气污染法》,赋权中央和各地方邦政府采取改善空气质量的各项行动,包括关闭污染企业,甚至可以逮捕造成污染事件的肇事者等。但多年来,该项法律被束之高阁。在印度空气污染最严重的北部地区,几乎没有任何根据该法律提起的诉讼记录。而近年来推出的所谓“分级响应行动”、机动车单双号限行也更像是“临时抱佛脚”的手段。不过,今年10月28日,印度政府成立了“首都及其毗邻地区空气质量管理委员会”,将负责统一协调德里、哈里亚纳邦、旁遮普邦、拉贾斯坦邦、北方邦等地区的空气治理措施。此举被各方寄予厚望。

《今日印度》16日刊发的一篇评论文章指出,印度治理空气污染,必须循序渐进、科技革新、严刑峻法“三管齐下”。文章认为,印度正经历新冠肺炎疫情引发的经济衰退,客观上无力负担“一步到位”式空气治污的庞大花销,“这可能需要数年时间”。在此过程中,政府必须考虑更多使用成熟的、污染相对更小的清洁能源技术,例如风能、核能等。同时,在农村地区推广液化石油气或其他替代燃料。此外,还必须赋予有关部门更大的监管和执法权限,对不符合规定的高污染行业必须“毫不留情地”关停甚至直接取缔。总之,“终结印度空气污染”将是一个较为漫长的过程,不太可能一蹴而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