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特朗普对关键州发起法律挑战,美国或出现宪政危机?

美国东部时间进入11月4日晚,美国2020年总统选举的结果仍未明朗。不过,值得关注的是,关键摇摆州威斯康星州、密歇根州都已经“红转蓝”,大大增加了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拜登胜选的几率。现任总统、共和党总统候选人特朗普则已在多个关键摇摆州发起法律挑战,要求停止计票或是重新计票。分析认为,未来一段时期内,美国或将陷入骚乱,甚至引发一场宪政危机。

多个关键州“红转蓝”,特朗普将发起法律挑战

根据福克斯新闻统计数据,拜登已拿下亚利桑那州,目前累计获得264张选举人票。接下来只要赢下内华达州的6张选举人票,拜登就可以赢得胜选所需的270张选举人票。《纽约时报》、《华盛顿邮报》暂未宣布亚利桑那州的选举结果,但目前数据显示拜登稳定领先于特朗普。这也就意味着,拜登只要赢下如今领先的亚利桑那州和内华达州,就可以赢得大选。

福克斯新闻大选统计结果。

对于这一结果,特朗普表示非常不满。4日下午,特朗普在推特上宣称,他以绝对优势赢得宾夕法尼亚州、佐治亚州、北卡罗来纳州,且赢得密歇根州甚至威斯康星州。但他的这一推文随后就被标记,称“官方信源目前还未宣布结果”。美媒也指出,宾州、佐治亚州和北卡州的计票工作仍在进行中,暂时无法宣布结果。

自己宣布赢得这几个州不成,特朗普竞选团队发起了法律挑战。据美联社报道,截至11月4日晚,特朗普竞选团队已经在佐治亚州、密歇根州、宾夕法尼亚州发起法律挑战,寻求停止这几个州的计票工作。此外,特朗普竞选团队还表示,将要求对威斯康星州重新计票。在宾夕法尼亚州,关于是否应该接收大选日结束后3天内收到的选票,目前仍等待最高法院裁决。

事实上,特朗普在大选前就多次表示邮寄选票存在“欺诈”,今年的大选将是“舞弊最严重的一次大选”。他还暗示,不会轻易承认大选结果,甚至可能将大选结果交由联邦最高法院来决定。在大选开始后,特朗普也多次抨击邮寄选票,要求停止计入那些在投票站关闭后才收到的选票。

拜登方面则表示,所有州都应该持续计票工作,直至将每一张选票计入结果。拜登4日表示,“没有人能带走我们的民主——现在不能,以后也不能”。拜登竞选团队发言人安德鲁·贝茨称,法律挑战不应该是一场成功的竞选该出现的举动,讽刺特朗普因为输了而要求重新计票或是停止计票“很可悲”。

对话中美国际问题专家:

社会撕裂下的大选,或决定美国向左转还是向右转

威斯康星州、密歇根州“红转蓝”意味着什么?特朗普发起法律挑战会引发怎样的后果?美国未来一段时间会出现怎样的局面?新京报记者就此连线采访了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研究员杨希雨、美国巴克内尔大学政治学与国际关系教授朱志群,听他们解读此次大选可能出现的结果和对美国未来走向的影响。

威斯康星、密歇根“红转蓝”增加拜登胜选几率

新京报:威斯康星州和密歇根州“红转蓝”会在多大程度上影响大选结果?

杨希雨:对于拜登而言,赢下威斯康星州和密歇根州,基本上意味着他锁定胜局。目前拜登选举人票已经非常接近270票,只要再赢下一个小州如内达华州就可以了,更别说还有好几个大州如佐治亚州、北卡州计票还未完全结束,他还存在“翻蓝”这些州的可能性。

事实上,此前许多人认为拜登会赢,除了政治上的考量外,投票方式上也是一个衡量因素。由于疫情,今年邮寄选票的比例非常高——这种投票方式非常方便,尤其是对于中下层选民而言,会激发他们的投票意愿。而从整体上而言,今年邮寄选票的增量部分,民主党人居多。所以说,邮寄选票这一技术上的安排对民主党是更有利的。随着计票工作继续进行,拜登在关键州的反超会越来越明显。

朱志群:目前拜登已有264张选举人票,离获胜所需的270票只差6票。而内华达州今天(美东时间11月4日)已经开票约三分之二,拜登以微弱优势领先,内华达州正好有6张选举人票。所以,如果明天(美东时间11月5日)内华达州开票结束后拜登获得胜利,那么他将赢得本次大选,不管其他几个摇摆州结果如何。如果他在内华达州输了,那形势就比较复杂,要等其他几个摇摆州的结果。

邮寄选票导致大选结果迟迟难定

新京报:距离投票站关闭已经一整天,但大选结果还未确定。这正常吗?

杨希雨:从技术上来讲,这是正常的。因为今年情况特殊,邮寄选票的比例很高。而很多州规定,只要邮戳上显示是大选日之前寄出的选票,都会纳入结果。这也就意味着,3日寄出的选票,可能9日才收到,但这也算。简单来说,投票站关闭不意味着投票结束,还有很多在路上的选票,它们可能会对一些关键摇摆州的结果产生影响。

朱志群:我觉得这是正常的。首先,今年投票人数破纪录,计票肯定需要更长时间;第二,今年在提前投票中通过邮寄投票的人数也特别多;第三,由于疫情影响,许多地方计票过程拉长。所以目前基本是按计划在进行。

特朗普发起法律挑战或许也无法改变结果

新京报:特朗普竞选团队已经在多个摇摆州发起法律挑战,要求停止计票或是重新计票。这会引发怎样的后果?

杨希雨:特朗普团队发起法律挑战主要有两方面原因:第一,在投票站关闭前,特朗普在多个摇摆州大幅领先;但投票站关闭后,加入邮寄选票,拜登逐渐反超。这种情况下,共和党自然会提出对邮寄选票的怀疑,并以此为借口要求重新计票或是停止计票。第二,选举前,特朗普其实就在为法律挑战作政治准备,也就是之前备受关注的最高法院大法官任命问题。在任命了巴雷特大法官后,保守派对自由派的比例变为6:3,显然更倾向于共和党。

但事实上,即使是闹到了最高法院,重新计票也不一定会对共和党有利。换言之,即使最高法院作出了对特朗普有利的判决,那么民主党方面肯定也会不满,双方之间的对立和矛盾会进一步加深。今年大选中的大众选票,其实双方是非常接近的,这也侧面反映了这个国家的民众高度对立,且双方势力旗鼓相当。所以即使最高法院作出判决,输了的一方也不一定会接受。还得看群众对立的程度,因为只要街头抗议还在,这场斗争就会延长,政客也就有了继续斗争的资本。

朱志群:要求停止计票是完全没有理由的,因为他们没有提出可靠证据显示那些州投票和计票有问题。特朗普选前一直不愿明确表态接受选举结果,所以他完全可能不服输,并发起法律挑战。

但我认为这改变不了选举结果。在他输掉的选票差距非常接近的州,他可以要求重新计票,但通过这种方式成功翻盘的可能性很小。

大选后或出现街头骚乱和宪政危机

新京报:美国未来一段时间可能出现怎样的局面?

朱志群:我觉得败选的一方一定会发泄不满,获胜方也一定会努力维持选举结果。小规模的抗议,甚至局部地区出现打砸抢和骚乱都是有可能的。但我认为,应该还不至于出现宪政危机。目前还要看双方团队到底会如何对待计票结果。

杨希雨:大选结束后,美国宪政危机的序幕就已经拉开。美国今年的大选是社会撕裂背景下的选举,最终的结果肯定会进一步加剧两派之间的对立。展现出来则是,街头出现对立、示威、抗议,而且是两派都会有。这种抗议甚至可能引发群体性的冲突,导致社会撕裂加剧。

美国此次可能出现的宪政危机,根本上在于选举结果应不应该受到尊重,选举规则是否应该修改、怎么修改等问题。如果一方不承认选举结果,毫无根据地说存在欺诈,就是是否尊重大选结果的问题;如果要求重新计票或是废除3日后才收到的选票,就是对美国总统选举法律结构性的挑战。在这些方面,双方必然会争吵不休,导致陷入宪政危机。而宪政危机必然导致社会不稳定,甚至产生群体性的对立。换言之,不管选举结果如何,选举能闭幕,但美国社会撕裂的进程又开启了新的一幕。

我认为,此次大选凸显的是,美国正面临着历史上的第三次社会转型——此前第一次转型是南北战争时期,选择奴隶劳动为基础的农业现代化,还是自由雇佣劳动的工业社会化道路;第二次是1929年至1933年的大萧条时期,美国走向国家垄断资本主义;如今已经到了第三次,也就是美国到底是要向左转还是向右转的问题。这次大选反映出,大约一半选民支持特朗普,也就是希望国家向右转;另一半则支持拜登,也就是希望国家向左转。大选结果到底如何,其实反映的就是美国未来走向的大方向问题。

新京报记者谢莲

编辑白爽校对危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