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地时间10月23日,《华盛顿邮报》援引美国公民自由联盟(ACLU)声明称,美国政府对美墨边境非法移民采取的“零容忍”政策,导致几千个家庭分离,至今,还有545名非法移民家庭儿童没有找到父母。三年前,这些孩子与父母分开时,有些还是婴儿。

△《华盛顿邮报》报道截图:545名孩子至今没有找到父母

“零容忍”政策5500个家庭失散

一直以来,美国南部边境非法入境现象严重,入境者通常带着孩子进入美国申请移民庇护。美国政府之前的做法是,先接收非法移民家庭,登记在案后释放,这些非法移民者几个月后将在法庭上被决定去留。但事实上,被释放的家庭大多不会出现在法庭上,他们带着孩子很快消失在人海中,以非法身分长期滞留美国。

根据《华盛顿邮报》报道,2018年4月,为了打击这种现象,美国国土安全局和司法部推出了“零容忍”政策,以非法跨越边境罪起诉这些非法入境家庭中的成年人。按照美国法律规定,被起诉的父母关押在移民中心等待判决之时,未成年人不允许和父母一起关押,因此孩子被单独送到了美国卫生与公共服务部收容中心。只有当父母被释放之后,才能重新争取孩子的监护权,但是很多父母庭审后直接被遣返回原住国,孩子却滞留在了美国。

美国公民自由联盟的李·格林特讲述了其中一个孩子的故事。

4岁的小男孩来自洪都拉斯,戴着眼镜。和父母失散之前,小男孩有一个眼镜盒用来保护眼镜不会损坏,这是他最珍贵的东西。他知道,如果眼镜坏了父母没钱再给他买一副。但是小男孩和父母被迫分离时,却没来得及带走眼镜盒。

“男孩的母亲每天都在想,我的孩子能看得见吗,他的眼镜会不会坏了。”格林特说,“每一个孩子都有故事,每一个故事都令人心碎。”

△2018年6月12日,两岁的洪都拉斯小女孩在边境执法人员搜查母亲时大哭(图片来源:盖蒂图片社)

综合美国多家媒体报道,在“零容忍”政策出台之前,美国国土安全局曾经在2017年执行了一项为期一年的试验计划,造成了1030名孩子与父母强行分离;“零容忍”政策正式推出之后,从2018年4月19日至5月31日,短短一个多月,就有2000多名孩子与父母被迫分开;2017年和2018年两年里,总共将近5500个家庭失散。

违背人权执法机构冷酷无情

10月上旬,《纽约时报》披露了一份令人震惊的文件。文件显示,2018年5月,时任美国司法部部长杰夫·塞申斯在一次电话会议上对检察官说:“我们要把孩子从父母身边带走,无论孩子有多年幼,如果这些父母真的在乎,就不会把孩子非法带进美国,我们是不会给这些父母大赦的。”

△美国前司法部部长称,一定要将孩子从父母身边带走(图片来源《纽约时报》)

执法机构冷酷无情的手段,在美国乃至全球引发了广泛批评,各界普遍认为,将移民拘留和家庭分离作为一种威慑手段违背了人权标准。

对于这种不人道的现象,美国公民自由联盟向加州地区法院提起诉讼,2018年6月,法官裁定30天之内让父母和孩子团聚。裁决下达之后,上千名孩子回到了父母身边。但是三年前试验计划期间被分离的孩子中,有545名至今没有找到父母。

△来自于危地马拉的大卫·科隆,与儿子分离一年半之后团聚(图片来源:美联社)

“无法联系”的父母寻访之路困难重重

英国《卫报》指出,美国执法人员当时为了加快遣返的速度,忽略了很多必要的步骤,有些案件甚至没有记录被遣返人的原住址,以至于三年来始终找不到这些孩子的父母。在法庭的文件上,这些父母被标注为“无法联系”。

自2018年6月开始,一个由民权律师和非营利机构组成的团队受法庭指派,在洪都拉斯、危地马拉、萨尔瓦多和墨西哥等中美洲国家寻找孩子父母的下落。该团队的法律总监南·席文对《华盛顿邮报》说,这些人权捍卫者进行的是一项“艰巨而耗时的工作”。

工作人员手上仅有的资料是法庭文件上那些可能拼错的名字,或是早就不用的电话号码。他们要去的地方是偏远的山区,有时还会经过黑帮控制的地盘。语言不通也是寻访工作中的大难题,当地人基本上都是用玛雅语来交流,他们对于外来者有一种天生的敌意。

随着今年新冠疫情在全球的大面积暴发,寻找变得更加艰难,为了控制疫情蔓延,中美洲大部分国家封国封城,搜寻工作被迫中断。人权捍卫者多拉·梅拉拉对旧金山的一家电台说:“疫情让我们的工作不得不完全停止下来。”

△2018年7月10日,一名洪都拉斯小男孩被工作人员带着去和失散的父母团聚(图片来源:美联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