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深度]大选前,听缅甸人讲国家变化

[环球时报驻缅甸特派特约记者李秉新辛木杨桑]如果说美国选举是共和党与民主党的“红蓝之争”,那么,有90多个政党参与的缅甸大选就是“赤橙黄绿青蓝紫之争”。11月8日,缅甸将迎来新一轮的大选。5年前的11月8日,昂山素季领导民盟赢得大选,获组阁权。过去这5年,缅甸到底发生了哪些变化?今后缅甸又将如何发展?《环球时报》记者采访的缅甸民众大多认为,尽管民盟的执政经验不足,但这几年的努力可圈可点。可以说,缅甸基层民众仍是民盟的“票仓”,他们对于民盟也有很多期待。

有94个政党登记参选

11月8日的大选是2010年以来缅甸民众迎来的第三次多党民主选举,登记参选政党多达94个。在2010年11月的全国多党民主制大选中,联邦巩固与发展党(巩发党)以绝对优势赢得大选,大选的成功也意味着缅甸顺利实现由军政府向民选政府的过渡。在2015年11月的选举中,民盟赢得压倒性胜利。2016年4月1日,由民盟领导的缅甸新一届政府正式运作,一晃已经历了4年多的风雨。

按照缅甸联邦选举委员会的规定,缅甸大选拉票助选的时间为期60天,从9月8日持续到11月6日。受防疫举措的影响,缅甸民众不能大范围聚集,一些党派的支持者就穿上该党特定颜色的衣服驾驶摩托车或汽车,摇旗呐喊上街造势。路上行人一看就知道,穿红衣服的是民盟支持者,绿衣服就是巩发党,黄衣服是联邦改善党,蓝衣服则是人民先锋党……据缅甸《十一新闻》报道,10月10日,民盟支持者还在伊洛瓦底省渺弥亚镇造势,有上百艘船参与活动,人数上万。

缅甸选前也出现一些意外或冲突,如有人为展示党旗爬上电线杆不幸被电死。9月20日中午,民盟支持者及巩发党支持者在曼德勒密铁拉镇娘盖村内发生流血冲突,双方互掷石块造成部分人员受伤。据缅甸《伊洛瓦底》新闻报道,10月3日,马圭省棉因镇岗基村民盟负责人吴敏奈因在家中播放民盟竞选歌曲,遭同村不同政见者打砸,最后有19名参与者被逮捕。不过,《环球时报》记者也注意到,“绿色阵营”的巩发党支持者和“红色阵营”的民盟支持者日前携手到仰光市敏咖贡村,了解村民的疫情防控情况,并发放口罩等防疫物资。

尽管选前有这么多的新闻发生,但在为法新社工作的缅甸籍记者妙杜拉看来,“与5年前热闹的助选场景相比,今年受疫情影响,真算是安静了很多”。在和《环球时报》记者谈起哪个党派有可能胜选时,妙杜拉表示“还是看好民盟”。还有分析人士认为,疫情期间,面对巩发党联合多个党派多次要求推迟选举的建议,缅甸政府不为所动,坚持大选按原计划进行,这也表明了民盟有获胜的信心。不过,有缅甸媒体分析说,这几年一些少数民族党派在区域范围内的崛起,已形成一定的分票局面。如果民盟无法单独赢得议会过半席位,就要与其他政党合作,组建联合政府,而这也是军方、巩发党和其他少数民族政党所希望的。

缅甸朋友和《环球时报》记者聊天时,经常提到“不要回到过去”。他们最怕的就是军人回到台前,即便是军方已经发生很大变化,注重和民众搞好关系。42岁的吴觉图是一名工程师,他说:“那段日子不堪回首,现在社会上虽然还有这样或那样的问题,但至少压迫感少了,每个人都有上升的机会。”38岁的杜温玛在银行工作,她认为,尽管民盟的执政经验还是显得太少,但巩发党和军队的关系多少还是让人心存疑虑,这也是多数缅甸人选择民盟的原因之一。

71岁的吴觉林退休前在缅甸一家电视台当高管,他告诉《环球时报》记者,民盟政府过去几年做了不少努力,一些地方省和少数民族邦从中央获得拨款,高级政府官员的腐败现象也很少。吴觉林说:“我出生在缅甸独立之后,经历了军政府的统治。终于能看到缅甸再次迎来民主。民盟执政只有4年多的时间,缅甸社会不可能一下子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但民众已经看到进步和发展。当然,民盟的执政也有很多不足的地方,比如民地武、少数民族、宪法改革等深层次问题依然没有改变。我希望再给民盟5年,看看他们还能做些什么。”

民盟的四大挑战

即使已执政4年多,但正如杜温玛所说的,很多缅甸民众还是认为,民盟一定程度上还是依赖昂山素季的个人号召力和威望,民盟的人才青黄不接,普遍缺乏行政管理经验。确实,民盟执政这几年面临的挑战不少。新加坡亚洲新闻台的分析认为,缅甸民盟执政主要面临四个挑战:经济发展、若开邦罗兴亚难民问题、民族和解、修宪。

民盟政府执政以来,为改善民生和促进经济增长,制定了一些短期和长期的经济发展规划。近5年来,除2016/2017财年外,GDP增长率均保持在6%以上。据世界银行发布的《2019年营商环境报告》,在纳入评价的190个国家和地区中,缅甸排名第171位。在《2020年营商环境报告》中,缅甸排名第165位。过去几年,缅甸人均GDP一直在1200美元到1300美元之间。为加强底层民众基本生活保障,缅甸政府还调整员工最低工资标准,2018年时将2015年9月出台的最低工资标准每天3600缅币(1美元约合1415缅币)提高到每天4800缅币。政府对市场价格进行管控,并加强国家金融系统建设,如允许分期付款购买私家车等。

民盟上台后修了不少路,特别是对一些交通要道的拓宽和沥青浇筑,促进了各省邦之间以及缅甸与中国、泰国、印度等邻国间的贸易往来。34岁的哥哥奈来自北部克钦邦首府密支那,过去几年在仰光、曼德勒等城市打工,他告诉《环球时报》记者,以前曼德勒到密支那的道路狭窄,路况极差,每次回家都像是探险,有时候运气不好要走3天才能到家。政府拓宽车道后,现在回家最多只要8个小时。

民盟政府对基础设施建设的投入还有很多,如加强各省邦通电工程建设,让更多民众顺利用上电。哥哥奈说:“以前村里每周只能保障两三个小时的供电,村里有钱人家自备柴油发电机,而没钱的人家一到晚上只能摸黑过日子。现在村里通电了,我在外面挣了钱,还给家里买了电视机、冰箱。”

对缅甸经济发展来说,外国投资尤为重要,而一些西方国家认为缅甸政府还没有为外资创造良好的投资环境。据在银行工作的杜温玛介绍,过去4年超过2000万美元的西方国家投资基本没有。杜温玛还告诉《环球时报》记者,税收增多和电费涨价让老百姓很不满,“毕竟巩发党执政时期,民盟是反对涨电价的”。不过,她认为,虽然在经济发展上有所不足,但缅甸市场活力在不断增强。以超市为例,在缅甸,来自韩、日、泰、法等国的超市以及本地超市之间的竞争越来越激烈,商品种类越来越丰富。杜温玛说:“超市里的人越来越多,老百姓的钱包‘鼓’了,这在以前是不敢想象的。当然,巩发党执政时也做了很多改变,引进不少大项目,如海上油气开发、跨国油气管道、大型水电站等。”

在缅甸,不同地区不同阶层对民盟政府的评价不一,有人会说“这5年比以前自由多了”,但也有人说“这5年生意比以前更难做了”。私企职员玛敏祖今年刚满30岁,月薪约50万缅币。谈到民盟执政5年以来的变化,他感触最深的是重视教育。玛敏祖说:“政府会给贫困家庭的学生发放助学金,这在以前是想象不到的。”《环球时报》记者这几年也听到缅甸中小企业主抱怨说,中央一级权力高度集中,下面的官员怕犯错,因此政府部门办事效率显得拖沓。

如何应对疫情也在考验着民盟政府。从3月23日出现第一例新冠肺炎确诊病例,缅甸目前确诊病例已超过5万。封国封城的防疫措施对缅甸经济活动造成很大影响。压力之下,民盟政府已允许来料加工和服装厂等劳动密集型企业恢复开工,尽可能保障普通劳工的收入。同时,给贫困户提供油米、土豆等基本食物,尽力安抚底层民众。

吴昂爵银是仰光一家贸易公司的高级经理,他告诉《环球时报》记者,不管谁执政,缅甸作为一个佛教国家都保持着乐善好施的传统。疫情期间,缅甸政府、军方、国内外爱心组织、明星及爱心民众,都在竭尽所能地开展捐赠活动,帮助民众渡过难关,为国家抗疫做出贡献。对于缅甸人来说,给予就是最大的幸福,不管是军人独裁时期,还是巩发党、民盟执政时期,捐赠布施传统都没有任何变化。10月24日,内比都的军方新闻发布会上,军方真实信息宣传委员会秘书左敏吞准将称,为帮助国家抗疫,各级军官捐出一个月工资,士兵们捐出一天的工资。

和西方“蜜月期”不再

缅甸今年大选的选民人数预计有3900万,比2015年大选多出500万左右。尽管一些西方人士也预判“民盟不会失去政权”,但还是借机在缅甸社会内部以及缅甸与邻国关系上挑事。人权观察组织缅甸问题高级研究员大卫·斯科特·马蒂森近日在接受缅甸媒体采访时,先是说“缅甸有深层次的社会裂痕、应产生新的政治领袖阶层”,接着又挑拨“缅甸正遭受中国的掠夺性扩张”,最后还称“2025年大选才是缅甸民主进程的真正未来”。

这场选举体现出缅甸民盟政府和西方国家的关系依旧冷淡。2015年缅甸大选时,欧盟来了150多名观察团人员,而今年只派出4名顾问。2015年,美国卡特中心派出大批人员来缅观察,今年只雇用了一些缅甸当地人代为行事。这背后有疫情的原因,但也折射出缅甸人对西方国家的失望和不信任。民盟政府和美国政府有过“蜜月期”。2016年9月,昂山素季访美。同年10月,时任美国总统奥巴马签发政令,宣布终止实施针对缅甸的《国别紧急状态法》,放宽了美国企业和个人对缅的投资和业务往来。2017年8月罗兴亚人危机发生后,西方国家撤回多个授予昂山素季的奖项,并制裁缅甸军官。缅方认为这是对缅甸内政的粗暴干涉,缅甸高官对西方国家的出访随之减少,很多缅甸民众对西方的好感度也开始下降。2018年9月,缅甸法院还以非法获取国家机密文件罪,判处两名路透社驻缅甸记者7年监禁。据缅甸《十一新闻》称,美驻缅使馆今年8月曾在社交媒体上宣称要向缅甸大选相关机构及政党提供4600多万美元的资金援助,结果这笔钱没了下文,25个缅甸政党发公开信表示不满。

为应对疫情对经济的影响,缅甸政府的经济救助计划已投入4万亿缅元,相当于GDP总量的3.4%。但苛刻的西方经济学家们还是觉得不够。荷兰跨国研究所瓦尔登·贝罗等多名专家近日撰文说,缅甸的经济救助计划看起来太笼统,没有详细列出救助的范围,这种大水漫灌的救助方式只会导致所有企业都只是“沾点光”,但什么实际问题也解决不了,不利于经济重启。对此,不少缅甸民众并不完全认同。玛敏祖说:“我们知道国家还不富裕,在如此困难的情况下,目前民盟政府所做的,我们觉得是尽力了。”缅甸卫生与体育部医学研究司司长佐丹吞近日在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坦言:“没有一个国家能完全消灭病毒,缅甸人民也只能与病毒长期共存。政府在应对新冠疫情的冲击时建立了追踪系统,并不断完善隔离措施。此外,缅甸政府还将与国际社会合作,随着新冠疫苗的即将问世,民众对政府还是有信心的。”

“此次选举对中缅关系影响不大。”有缅甸分析人士告诉《环球时报》记者,因与西方国家在罗兴亚人危机等问题上再度交恶,缅甸这几年在对外关系上和中国、日本、韩国、新加坡、泰国等国来往更为密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