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球时报驻美国、尼日利亚特约记者 毕童 张山 环球时报特约记者 肖岩 丁雨晴 柳玉鹏】近日,美国对中方追逃追赃工作进行污蔑抹黑,妄称“猎狐行动”非法、无端起诉并逮捕相关人员,中方对此坚决反对。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敦促美方切实履行《联合国打击跨国有组织犯罪公约》《联合国反腐败公约》等国际条约的义务,承担国际责任,不要沦为犯罪分子的“避罪天堂”。其实,基于移民政策宽松、相关法律漏洞等原因,加上经济考量和意识形态之争,美国一直是一些国家犯罪分子的主要避风港。美国此举自然引起很多国家的不满。俄罗斯媒体直言不讳地说,美国是包庇俄罗斯各种犯罪分子的天堂。

“阻挠中国反腐既愚蠢又自负”

“中国贪官外逃,美国是首选之地。”美国国家公共广播电台(NPR)2015年在报道中国的“猎狐行动”时分析说,逃犯选择美国是因为他们知道美国和中国没有引渡协议,且美国对将逃犯遣返回中国持警惕态度。

实际上,近年来两国相关部门在海外追逃方面有比较成熟的协调机制,但也遇到很大的阻力。奥巴马政府也曾阻挠中国“猎狐行动”,就所谓的“中国秘密特工在美活动”向北京发出警告。对此,美国《福布斯》2015年8月曾刊文称“阻挠中国反腐也是在损害美国利益,既愚蠢又自负”。文章作者称,“美国是一些国家贪腐分子的首选庇护所,那些身处官位的人贪腐后逃到国外,逍遥自在、不用害怕司法审判”,并建议“美国政府应该做的是为中方提供协助,而非从中作梗”。

俄罗斯卫星通讯社近日报道说,“中国近半数大腐败分子在美国藏匿”,但美国政府却不愿为中国引渡这些罪犯回国提供帮助。莫斯科大学亚非学院副院长安德烈·卡尔涅耶夫认为,美国拒绝中国引渡的托词是,中国的指控可能具有政治背景,并认为这些中国公民回国后将面临死刑,“特朗普政府更是将此作为对中国施加压力的杠杆”。

据《环球时报》记者了解,特朗普上台以来,美执法部门对中国有关“猎狐行动”合作的建议持更为消极的态度,“门难进,事难办”,两国在技术层面很难取得进展。白宫一些高级官员还将“猎狐行动”看作是中国“在美影响力行动”的一部分,给其扣上“中国干涉美国事务”的帽子。美国联邦调查局局长克里斯托弗·雷污蔑中方追捕贪污犯有“打击政治反对派”的背景。

美国不愿配合中方行动除政治原因外,还有经济考量。一些中国贪官到了美国之后,按照中国人的思维,在美国大肆购买豪宅、豪车。有美国友人告诉《环球时报》记者,他所居住的弗吉尼亚州一处社区,由于学区好、风景优美,前些年“招”来一些逃匿到美国的中国贪官,并导致当地房价飞涨。中国贪官的资金已成为美国一些社区房产、高档商品以及政府税收的重要来源。

有了证据,追逃追赃也很难

事实上,美国2010年开始实施“腐败资产追回计划”,允许美国司法部没收国外官员贪污的资产,并将其还给受害国。但据美国权威反腐专家安德鲁·魏德曼介绍,相关国家政府想要追逃追赃,还需要向美方提交强有力的贪官犯罪证据。

就算是有了证据,追逃追赃的过程也会拖延很久。俄罗斯眼下正对美方施压,希望尽快遣返逃匿美国的犯罪分子。据俄罗斯塔斯社10月28日报道,俄总检察院正在寻求从美国引渡被指控受贿罪的下诺夫哥罗德市前市长孔德拉绍夫,目前他因违反移民法已被美国拘留。2017年5月,孔德拉绍夫的一个副手因滥用职权罪被判处5年缓刑,感到势头不对后,他随即持旅游签证赴美。2018年8月,国际刑警组织将孔德拉绍夫列入国际通缉名单,以便逮捕和引渡他。俄方也多次向美国主管机构发送材料,希望美方对其实施强制驱逐程序,但一直没有实质性进展。

“美国一直是俄罗斯犯罪分子的避风港。”据俄罗斯《报纸报》报道,因美俄之间没有签署引渡协议,被俄执法机构通缉的逃美嫌疑犯只有在其违反美国法律的情况下才有可能被引渡回俄。如果美方认为俄方的起诉是出于政治动机,追逃追赃会更难。比如,美国拒绝引渡涉嫌巨额欺诈案的俄经济犯古辛斯基,按照美国国务院的说法,俄方针对他的指控具有政治动机。

俄罗斯“论据与事实”网站2018年10月刊文称,俄与65个国家签署有双边引渡协定,但这并不意味着一些国家会答应俄方的引渡要求。文章写道:“英国人几乎从不引渡俄罗斯的经济犯罪嫌疑人,因为这些逃亡的俄罗斯人会给当地带去大量资金。美国也是如此,美国政府一直公开宣布他们不会引渡被俄刑事起诉的人,包括经济罪犯。如涉嫌指使他人进行谋杀的尤科斯公司股东涅夫兹林,他在遭到俄方通缉后逃到美国,但美国一直拒绝俄方提出的引渡要求。”

对一些逃匿到美国的涉及经济问题的俄罗斯人士,美国一些媒体另有解读,把他们统称为“遭受迫害的企业家”。相关报道还爆料说,几年前,俄罗斯克拉斯诺达尔地区的商人尤里·莫沙逃到美国后专门开办了一家公司,并设立专门网站,帮助那些“遭受迫害的企业家”逃到美国。实际上,这些外逃的俄罗斯商人大多无法适应美国的市场竞争,很多人在美国的生意根本无法展开,最后只能坐吃山空。

“非洲上万亿美元赃款大多流向美国”

美国还是一些发展中国家前政府高官潜逃和藏匿财富的天堂之一。“美国是如何加剧非洲贪腐的?”“开放社会基金”华盛顿办公室时任高级政策研究员托比·谢帕德曾撰文称,2014年8月,奥巴马与40多个非洲国家的领导人宣布进行打击非法金融的合作,以阻止犯罪分子和贪官偷税、窃取公款。但谢帕德认为,“此类努力陷入窘境,几乎在提供金融透明度和解决其他形式的贪腐问题方面毫无作为”。

针对美国政府在其发布的《2018年国别人权报告》中指责尼日利亚政府反腐不力、选择性执法等内容,尼经济和金融犯罪委员会(EFCC)2019年3月专门发表声明进行驳斥。声明称,美国的人权报告充满虚假内容,尼方与美国司法部、联邦调查局、证券交易委员会等机构有密切合作,一直在努力追查逃往国外的腐败分子。相反,常有媒体报道说,被尼方反贪机构通缉的嫌疑人现身美国。总部位于美国马里兰州巴尔的摩市的非政府组织“非洲审查员”称,尼日利亚等国不少前政要在遭到本国政府调查后逃往美国,居住在首都华盛顿、康涅狄格州、马里兰州等地富人区的豪宅里。

“美国已将尼日利亚前独裁者阿巴查及其同伙盗窃的3.117亿美元赃款归还尼日利亚人民。”这是美国司法部网站今年5月4日的一份声明。尼日利亚的这次跨世纪追赃来之不易。阿巴查1998年6月猝死后,尼方开始追查其任期内侵吞的资金,并查明他的两个儿子在美国大银行拥有数额惊人的存款。

据路透社报道,美国共和党参议员查克·格拉斯利4月初致信司法部反洗钱部门负责人,要求提供归还尼方的这些赃款“被用于基础设施项目”的证据。对此“无理要求”,尼方表示拒绝。

比起非洲国家外逃官员藏匿在美国的巨额资产,尼方追回的阿巴查及其亲随的赃款只不过是“冰山一角”。非盟和联合国非洲经济委员会的数据显示,非洲每年因非法金融流动而损失500多亿美元。过去50年来,非洲大陆已因贪腐问题损失1万亿美元,而许多赃款最终流向美国,因为犯罪分子在美国设立隐藏这些资金并躲避起诉的匿名空壳公司。在一定程度上,这与在美国比在世界上几乎任何其他国家都更容易洗钱有关。美国通常加快非法金融资金流动,因为其金融体系监管松散且缺乏透明度,使犯罪分子得以隐匿资产。

原文链接:https://news.china.com/international/1000/20201102/38912570_all.html

本站声明:网站内容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将及时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