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特朗普拜登激烈争论暴力问题:是谁在助长激进行为?是谁让美国更不安全?

[环球时报记者林日任重]当地时间8月31日,美国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拜登在选举关键州宾夕法尼亚州的匹兹堡市发表演讲,强力批评特朗普对国家而言是“有毒的存在”,抨击其“无法阻止暴力,因为多年来他一直在煽动暴力”。特朗普及其团队不甘示弱,针锋相对地称是拜登在为暴力示威者“打掩护”,“极左政客”助长了暴力行为。当天,双方阵营在不同场合就美国由抗议引发的骚乱局面相互攻讦。美国政治新闻网认为,这种你来我往的过招标志着大选进入一个新阶段,“谁的领导将给国家造成严重威胁”成为如今双方争论的关键问题。当地时间周二,特朗普计划到访威斯康星州的基诺沙市,这里是29岁非裔男子布雷克身中7枪的城市。他能扮演一个“安抚者”的角色吗?有美国人是这么期望的;也有媒体说,基诺沙之行是特朗普竞选活动的延续——将暴力与民主党人执政的城市联系起来,因此,他的访问可能进一步制造分裂。

拜登:如果他连任,美国的暴力会减少吗?

据《纽约时报》报道,在8月31日的讲话中,拜登抨击特朗普反复无常和极具煽动性的执政风格让美国更加不安全。他说,特朗普在“很久以前就丧失了对这个国家的道德领导力”,当大火燃烧时,“我们的总统在煽风点火,而不是在灭火”。

针对特朗普在大选期间一直强调“法律和秩序”,拜登向选民发问:“有人认为,如果他连任,美国的暴力会减少吗?”他称,特朗普可能认为“法律和秩序”的口号让自己更强大,“但他未能呼吁其支持者停止在美国充当武装民兵,这表明他是多么软弱”。拜登强调,“到目前为止,他从来没有解决问题,自己却是问题之一”。

拜登在讲话中将抗议与暴力行为区分开来,强调骚乱、打劫、纵火都不是抗议,“这些根本是目无法纪的行为,肇事者应该受到起诉”。对于特朗普此前指责自己是极左势力的“工具人”,拜登向选民们发问:“我看起来像一个对暴徒心软的激进社会主义者吗?”他说,自己想要一个安全的美国,“远离新冠肺炎疫情,远离犯罪,远离种族暴力,远离坏警察”。

《纽约时报》评论说,8月31日的讲话是拜登近期“罕见”地离开自己的居住地特拉华州,到其他地方开展竞选活动,这是他目前为转移共和党人在上周的全国代表大会上的批评声浪所做的“最突出努力”。拜登试图让这次选举成为对特朗普人格及其疫情应对的“全民公投”。

特朗普:极左政客妖魔化我们的国家

几个小时后,特朗普在白宫记者会上对拜登的讲话给出“奇怪”的评价,并称“极左政客妖魔化我们的国家和警察的危险言论助长了暴力”。特朗普竞选团队发表声明,指责拜登没有谴责那些在美国城市“制造恐怖”的极左翼分子,称他为暴力抗议者开脱。美国政治新闻网站认为,这是来自特朗普方面的“误导性回应”,因为拜登的讲话内容涉及了他们提出批评的地方。8月31日,特朗普竞选团队在社交媒体发布一段经过剪辑的视频,宣称“在乔·拜登领导的美国,你不会安全的”。

特朗普与拜登当天的过招并未就此结束,前者在记者会上为被控一级谋杀、涉嫌枪杀两名反种族抗议者的里滕豪斯辩护,这在美国引发争议。特朗普描述道,这名17岁少年当时试图摆脱示威者,然后他摔倒了,受到“猛烈攻击”,“我猜他陷入大麻烦,原本有可能被杀死”,因此采取自卫行动。此案发生在基诺沙。

而在俄勒冈州波特兰,特朗普支持者在上周末向抗议警察暴力行为的人群发射彩弹和胡椒喷雾的做法也饱受批评。对此,特朗普8月31日坚称,自己的支持者是“和平的”,“彩弹是防御性的,这不是子弹”。他再度将矛头对准民主党人执政的城市,称芝加哥、纽约犯罪问题严重,波特兰一直在燃烧,这些都被自己的支持者看在眼里,因此他们进行抗议。

针对特朗普上述言论,拜登发表声明称,他最近两天都在公开表态中谴责“打着任何政治旗号的暴力行为”,“我敦促总统一道表明这样的态度,即和平示威是对的,暴力是错的……如果唐纳德·特朗普做不到,那么他就不是合格的总统。因为显然,他倾向于看到更多暴力事件发生”。8月31日,拜登的发言人安德鲁·贝茨将特朗普称为“美国历史上最目无法纪的总统”。

到访基诺沙,特朗普会扮演什么样的角色?

当地时间周二,美国人的目光都聚焦在基诺沙。据CNN9月1日报道,特朗普拟在当天下午开始访问行程,先视察一处“受暴徒活动影响”的地方,再前往一所高中以及城市紧急行动中心。离开前,他将参加一个讨论社区安全议题的圆桌会谈。另有消息人士称,拜登的顾问们正在讨论最快本周访问威斯康星州的可能性。

特朗普的基诺沙之行自始至终都受到抵制。“请不要来基诺沙,你造成的伤害已经够多了。”美国《芝加哥太阳报》8月31日的社论说,特朗普会煽动恐惧,而这仅仅是为了11月的大选。威斯康星州是关键摇摆州,他无法拒绝巩固基本盘的机会。

基诺沙市长与威斯康星州州长已经对特朗普来访表达不赞同的立场。不过《华盛顿邮报》1日说,当地人的态度十分复杂。前市议员凯文·马修森表示,自己的大部分家人与朋友都欢迎总统,因为他能“挽回(混乱的)局面”,此前试图这么做的地方领导人都“失败了”。也有人认为,要先看特朗普将释放怎样的信号,再对他此行做出评价。

《华盛顿邮报》称,尚不清楚1日的基诺沙是否会出现大规模抗议活动。“我本来计划组织示威,”一名反种族歧视团体的负责人说,“但后来我想,最好还是忽视他。他希望看到对峙的场面……然后说,‘看,这些民主党人和我们打架’。”社会活动人士杰西·杰克逊也认为,特朗普希望利用示威者为自己的竞选活动“打广告”,促使“受惊”的白人去投票。美国全国广播公司称,一些基诺沙的社区领袖不打算在特朗普视察的地方组织活动,而是希望人们在布雷克被枪击的社区聚集。

当地时间周一晚,特朗普证实尚没有计划与布雷克的家人见面,原因是对方希望律师在场。《纽约时报》1日批评道,特朗普很少在公开场合提及布雷克的名字,更不用说对其案件发表评论,只是曾在回答提问时表示,视频中拍摄到的枪击场景“不是好苗头”。该报评论说,一般来说,总统访问由警察枪击而引发骚乱的城市前,人们都预期他扮演的是安抚者的角色,然而,现在外界基本不期待特朗普能起到“镇痛”作用。相反,他近来的言论令人担心其会将基诺沙的访问当作制造政治分裂的武器。

美国《国会山报》称,爱默生学院8月31日公布的民调显示,拜登以49%的支持率领先特朗普2个百分点。根据此前一天美国民主研究所与英国《快报》联合公布的民调,特朗普的支持率比拜登高2%,选情之胶着可见一斑。另有最新民调显示,美国军人对特朗普的支持率正在下降,从去年12月的42%降至目前的37.4%,而支持拜登的比例超过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