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起诉特朗普的TikTok美国员工:我必须为大家做这件事|深度报道

记者/张涵实习记者/周雪怡

帕特里克·莱恩(Patrick S. Ryan)是TikTok公司的美国员工

当TikTok公司决定就13942号行政令起诉特朗普及商务部长的同时,TikTok的美国员工也为自己站了出来。

过去一年间,美国TikTok用户迅速增长,月活用户超过1亿,TikTok的员工数量也从300人增加到1500人,其中有不少人从原本的高薪岗位离职,选择加入TikTok。对很多员工来说,TikTok是“一个新的,激动人心的平台”。

特朗普签发13942号行政令后,TikTok的1500名员工也陷入对前程的“未知”,他们不知道自己的工资是否也包括在禁止“交易”的范围中,持有移民签证的员工也不确定自己是否还能留在美国。

帕特里克·莱恩(Patrick S. Ryan)是Tiktok公司的一位美国本土员工,有法律工作背景的他很快意识到,这项行政令侵犯了员工的权利。他决定为处境相似的员工站出来。

洛杉矶时间8月24日,帕特里克和TikTok公司在同一天向法院递交了起诉书。他认为特朗普对TikTok的指控毫无根据,且这项行政命令涉及四项违宪、一项越权,是对行政权力的非法滥用。帕特里克的代理律师说,“这不仅仅是企业与政府的争论,背后的每一位员工都有自己的故事”。

TikTok美国总部

起诉特朗普

帕特里克得知特朗普的13942号行政令时,他感到“震惊,生气和失望”。

这份8月6日由美国总统特朗普签发的行政令,要求45天之后禁止任何美国个人或实体与字节跳动公司或其子公司进行任何交易(transaction),但没有对“交易”的范围作出进一步解释。从字面上来看,他们的工资很可能包括在其中。

这对帕特里克来说无疑是个晴天霹雳。

帕特里克今年三月加入TikTok,担任技术项目经理,负责为TikTok在全球范围内建立安全保障措施。此前,他已经在谷歌工作了9年,也很享受在谷歌的工作,但因为对TikTok进入美国市场的方式很感兴趣,他决定加入TikTok公司,“TikTok会根据不同国家的需求定制不同的产品,而谷歌不愿意对特定国家或地区的产品改型以满足其要求。”

帕特里克仔细阅读了行政令的内容,意识到除了可能拿不到工资,他的同事们可能还面临着大麻烦。

TikTok共有1500多名员工。据帕特里克介绍,其中很大一部分员工,尤其是工程师来自国外,他们持有的是H-1B移民签证(一种特殊专业人员的临时工作签证)。一旦特朗普的行政令生效,这些员工可能面临着被驱逐出境的风险。要想留在美国,他们需要在8周之内找到新工作,并重新向政府申请签证。

有过律师工作经验的他马上意识到,这份行政令严重违反了宪法,而其中涉及到个人权利的问题必须由个人在法庭上主张,无法由公司来代替。“就是那种,在生活中的某个时刻,你觉得应该有人站出来做点什么,环顾四周,我觉得自己应该承担起这份责任”。

时间紧迫,行政令将在45天后生效。帕特里克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意识到如果不迅速、坚定地开始做这件事,可能很快就来不及了。

在行政令颁布几天后,帕特里克做出了起诉总统特朗普和商务部长的决定。尽管同事们都非常支持他的决定,帕特里克决定只以自己的名义进行起诉,“我不代表任何人,同事们没有理由去承担可能被报复的风险”。

知名互联网律师迈克·戈德温(Mike Godwin)和帕特里克是多年的好友,听完帕特里克的陈述后,他立刻决定接下这个案子。此外,还有黑石法律集团的三位合伙人负责代理此案,其中包括亚历山大·乌贝里斯(Alexander J. Urbelis),贾斯丁·佩里(Justin B.Perri)和约翰·洛维(John D. Lovi),他们分别擅长不同的法律领域。

8月11日,帕特里克在GoFundMe网站上发起了名为“TikTok雇员行动”(TikTok Employee Action)的众筹项目,目标30000美元,用于诉讼费用。他自己投入了5000美元,目前有99人参与过捐款,离目标金额还差一半。

为了引起更多人的关注,帕特里克重新用起了推特(Twitter),每条相关的推文都要带上“SaveTikTok”的标签。他也坚持在TikTok上发布视频,解释自己要做的事情,虽然他并不擅长跳舞,但他用跳舞这种轻松的方式去吸引关注,他为其中一个跳舞的视频配上了中文解说:“我会每天跳舞,直到正义实现。”

帕特里克通过跳舞的方式,在自己的TikTok账号下发表美国员工对行政令的态度

违宪与越权

帕特里克团队于8月24日向美国地方法院加州北区旧金山分院递交了起诉书。起诉书显示:本诉讼由TikTok公司的一名美国雇员向美国总统和商务部长提起,目的是阻止总统于2020年8月6日颁布的要求禁止与TikTok进行任何”交易”的行政命令。

起诉书共提出了六项起诉理由,其中包括行政令违反了美国宪法《第五修正案》的征收条款、正当程序条款、平等保护条款、《行政程序法》,且该行政令系越权行为。

起诉书提出,该行政命令没有界定什么是“交易”(transaction),也没有界定一项交易是否包括金融和非金融活动。

“从字面上来看,TikTok员工的工资是包括在其中的。商务部应当定义这些‘交易’包括什么,但行政令并没有要求商务部在生效日前作出定义,因此我们不能坐以待毙。员工们依靠自己的工资养家糊口,他们需要确定到底能不能拿到属于他们的工资。”亚历山大解释道,按照行政命令的规定,TikTok的员工们可能从9月21日起将无法再获得报酬。基于此,他们认为行政令中“禁止与TikTok公司进行任何‘交易’”的书面内容意味着原告的私有财产将被用于公共用途。

起诉书显示,原告和TikTok的其他美国雇员从2020年9月21日开始将无法再领取他们的工资和奖金,而行政令没有对这种“夺取”进行任何“公正的补偿”。因此,该行政命令构成了对原告财产的违宪掠夺,且没有给予公正的补偿,违反了美国宪法《第五修正案》的征收条款。

而对于被剥夺个人财产这一点,原告没有收到任何通知,也没有机会对此作出回应。按照行政令的内容,政府不会在生效日前告知支付工资和薪金是否属于命令所禁止的“交易”。这违反了正当程序条款:“未经正当法律程序,不得剥夺任何人的生命、自由或财产”。

律师意见显示,该行政命令违反了第五修正案正当程序条款的平等保护条款。因为同类的美国公司从事同样的工作和活动,却并没有受到影响,只因TikTok来自中国,就受到“歧视”。

起诉书还提到,特朗普总统越权行事,在没有与国会协商和报告的情况下,就行使了据称由《国际紧急经济权利法》授权的紧急权力,这不符合《国家紧急情况法》的规定。

根据起诉书介绍,许多在美国工作的TikTok员工都持有H-1B签证,这需要雇主为他们的签证身份提供担保。如果他们的就业身份因行政命令的影响而被终止,他们将不得不立即离开美国,或面临被驱逐出境的风险。

此外,TikTok在美国的员工也因总统的行政命令而受到诽谤和羞辱,他们被指责为中国工作,建立美国公民和国防承包商的档案,以进行勒索和从事企业间谍活动,甚至散布有关冠状病毒起源的阴谋论。

最后,他们提出了八项诉求,其中包括:要求法院宣布第13942号行政命令违法了宪法第五修正案;宣布该行政命令不符合《国家紧急情况法》或《国际紧急经济权力法》(IEEPA)对总统权力的限制,系越权行为;宣布被告在执行第13942号行政命令方面违反了《行政程序法》;初步并永久禁止将行政命令的效力扩大到向美国境内的TikTok员工支付工资和奖金;给予本法院认为公正和适当的其他救济。

迈克·戈德温—知名互联网权益律师,曾提出著名的“戈德温法则”(Godwin’s Law)

没有证据的指控

在8月6日的行政令中,特朗普指控TikTok自动从其用户数据中抓取大量的位置、搜索历史等信息。这种数据收集有可能使中方访问到美国人的个人和专利信息,从而有可能使中国追踪联邦雇员和承包商的位置,建立个人信息档案以进行勒索以及进行企业间谍活动。

对此,起诉书指出,没有任何证据表明曾经发生过任何此类行动或活动。该行政命令的全部依据是对TikTok“可能使得”某事发生的假设性的担忧。没有任何证据表明,总统在其行政命令中提到的“国家紧急状态问题”已经发生或即将发生。

亚历山大律师表示,这些假设性的声明可以被轻易地用在任何其他收集数据的应用程序上,比如Facebook和Instagram。“我认为问题并不在于应用程序本身,也不在于手机,而在于美国没有关于数据管理和转移的联邦法律,也就没办法规定谁可以收集数据,可以收集什么数据,以及把数据交给谁。这是一个更难解决的问题。”

迈克律师认为,全球各地的很多应用都收集了太多的用户信息。但一般来说,解决问题的方式应该是站出来告诉运营公司他们违反了隐私法,然后运营公司和政府之间就会进行某些谈判。至少从理论上看,公司可以进行一些整改以符合法律规范和政府的要求。

起诉书指出,特朗普错误地认为TikTok是一家“中国人控制的”公司。但事实上,TikTok并不由中国政府拥有、经营或控制。

另一个方面,TikTok在美国的技术运营是基于美国和新加坡(而不是中国)的设备和基础设施。TikTok的技术人员实际上能监视数据去向,查看是否存在将数据发送到中国或其他国家的数据泄露。“困难的是,许多非技术人员只关注到所有权链,认为所有权链上方的公司可以控制下面发生的一切,但其实无法做到这一点”,迈克说。

亚历山大同样认为,反而有证据证明TikTok在技术和网络安全方面,以及在公司治理方面建立的机制可以防止数据泄漏。

亚历山大·乌贝里斯系资深律师、黑石法律集团合伙人,擅长信息安全领域

总统的权力不是无限的

TikTok公司提交的起诉书中指控,特朗普的行政令涉及四项违宪和三项越权。这与帕特里克的起诉书有很多不谋而合之处,其中都包括违反正当程序和滥用《国际紧急经济权力法案》。不过,帕特里克的起诉书更偏向个人权利的主张。

“我们必须向法院表明,这不仅仅是涉及公司与政府的争论,这背后的每一个员工都有自己真实的故事。很明显,员工们并没有违反法律。因此,试图发布一个出于政治动机的行政命令是错误的。”迈克认为,员工起诉特朗普具有特殊的意义。

不过,许多业内人士对TikTok公司的诉讼结果感到悲观,亚历山大理解TikTok的案件更复杂,而总统在国家安全问题上拥有很大的权力。但他认为帕特里克个人的案子更有胜诉的可能性,“即使TikTok败诉了,我们也能赢。我们坚定地相信,总统的权力不是无限的。在没有正当法律程序的前提下,总统没有权力剥夺TikTok美国雇员的薪资。“

根据法律程序,他们的案件将在十一二月开庭。迈克表示,接下来自己会和代理TikTok公司的律师交流双方的想法。

亚历山大认为,他们的胜利可以有许多不同的形式,一种结果是法院阻止行政命令生效,另一种可能是法院要求美国商务部在允许行政令的前提下,允许公司继续向TikTok的美国雇员支付报酬。或者商务部出庭告诉法院,他们将以不影响TikTok员工工资的方式来定义什么是“交易”。

最近,帕特里克依然忙于TikTok的日常工作。尽管他对这次诉讼的结果很有信心,但他仍对该行政命令对中美两国之间的政策和贸易关系所产生的后果感到非常担忧。

8月14日,特朗普再次发布行政令,要求字节跳动公司必须在90天内剥离TikTok美国业务。“即使TikTok可能被收购,也需要经过长时间的尽职调查(due diligence),一切都还是未知的。”亚历山大表示。

帕特里克认为,如果TikTok真的在规定时间内被其他公司收购,而他们通过政府重新分配去了其他公司工作,这对现在的员工来说将是一件好事,至少他们不会失去工作,但这会对员工和公司法的规范产生更为长远的影响,“如果这件事情能在美国发生,那如何阻止另一个国家的政府将那里美国公司的资产转让给国内所有者呢?”

原文链接:https://news.china.com/international/1000/20200830/38690838_all.html

本站声明:网站内容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将及时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