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美国《星条旗报》报道称,美国太空军作为美军最年轻的军种,已经拥有10个驻外单位。其8月6日提供的海外太空部队和设施清单显示了该军种全球部署的态势。这表明,刚刚组建不久的美国太空军已经走上快速发展的道路,并且在诸多方面取得了里程碑式突破。

2019年12月20日,美国总统特朗普签署7380亿美元的2020财年国防授权法案生效,法案批准设立美国第六大军种——太空军。与此同时,原来组成空军太空司令部的约1.6万名现役和文职人员则在该法案生效后随即转隶太空军。

此后,美军在空军中展开了志愿加入太空军的意向征集活动,获得了较为热烈的反响。6月9日,美国太空军宣布,有超过8500名空军官兵在5月申请加入太空军,申请人员包含了13个职业领域。随后,太空军将从中筛选出6000人履行正式转调的手续。

以充足的人员为基础,美国太空军在组成结构上同步进行了更加适应太空军未来发展的调整改革,首先就是指挥机构。6月29日,太空军副司令戴维·汤普森宣布,太空军将由3个司令部组成:一是太空作战司令部,以位于科罗拉多州空军太空司令部的人员与作战单元为基础组建,由一名中将领导,将作为对作战指挥官、联合部队与联军伙伴需求响应的“作战力量提供者”;二是太空系统司令部,以太空与导弹系统中心、国防部商业卫星通信办公室与空军研究实验室的部分技术开发职能机构为基础组建,由一名中将领导,负责监督太空武器的发展、获取和部署;三是太空训练与战备司令部,将以彼得森空军基地为临时驻地,接收从空军转隶来的作战单位,由一名少将领导,负责太空军转隶人员的早期教育训练。

同时,太空军在部队的作战编成上也进行了大幅调整。成立之初,太空军沿用的是原先空军的编制结构,即联队-大队-中队体制,总计编设了5个太空军联队,即第21联队、第50联队、第460联队、第30联队与第45联队。每个联队都辖有作战大队、任务支持大队、医疗大队,每个大队又都下辖基层中队。针对这种作战编成模式,太空军主要进行了两个方面的变化:一是减少层级,即取消了联队这一层级,使作战大队成为独立作战单元,直接向太空军的三个司令部报告,从而使部队结构更加扁平化;二是精简机构,即将各个联队原先下辖的任务支持大队与医疗大队合并为保障部队,突出了部队作战的核心职能。

自美国太空军独立成军之后,就马不停蹄地展开了军事理论、系统建设等相关领域的发展。在太空军事理论方面,美国太空军于8月10日公开发布了首部条令——《太空力量》,迈出了创建独立新军种军事学说的里程牌步伐。

该条令规定了美国太空军的三项基本职能,即维护行动自由、促进联合杀伤力和效能、提供独立选项;确立了太空军的五项核心能力,即太空安全、战斗力投射、太空机动与后勤、信息机动与太空域感知;明确了太空军的7个专业领域,即轨道战、太空电磁战、太空作战管理、太空进入与维持、军事情报、网络作战、工程与采办。该条令还指明了太空军条令体系包括顶层出版物、战役条令与战术标准作战程序3个层次,从而为美国太空军的理论发展奠定了基础。

在太空系统建设方面,美国太空军聚焦于卫星系统的规划与研制上。2月19日,美国太空军颁布了《美国太空军卫星通信愿景》,明确了未来卫星通信体系建设方向。按照愿景规划,美国太空军将提供适合作战、经济可负担、具有弹性且安全的卫星通信体系架构,目的是在全谱作战中,为联合作战人员提供支持。

以此为指导,紧接着在3月,美国国防部就在2021财年预算中为太空军申请了约154亿美元经费。其中,103亿美元用于航天系统的研究、开发、测试与评估;24亿美元用于卫星、地面设备和发射系统的采办;26亿美元用于作战相关卫星服务和太空运行。

在这种情况下,美国太空军下一步的建设重点包括5个方面:一是导弹预警卫星。主要是发展“下一代过顶持续红外”卫星,旨在增强并最终接替“天基红外系统”卫星,计划到2029年将首个星座的3颗地球同步轨道卫星、两颗极地轨道卫星全部发射入轨;二是全球定位系统。主要是继续发射GPS-3、GPS-3F卫星,研发升级GPS用户设备与GPS下一代运行控制系统;三是国家安全航天发射。主要是升级航天发射系统与设施,以满足国家安全航天发射需求;四是“整体地面服务”系统。主要是进行该系统的应用程序开发,使其在未来10年中成为军事卫星的主要地面指挥与控制系统;五是卫星通信。主要是发展用于高密级核指挥与控制通信的“演进战略卫星通信”项目,发展用于在全球范围为作战人员提供卫星通信能力的“作战卫星通信体系”项目。

以此为基础,美国太空军展开了全球化的部署、国际合作与军事运用。此次美国太空军提供的设施清单显示,其在格陵兰岛空军基地部署有追踪太空中导弹和物体的预警雷达;在印度洋迭戈加西亚岛部署有光电深空监视望远镜;在大西洋阿森松岛部署有机械太空监视雷达;在关岛安德森空军基地部署有卫星追踪站。

按照计划,美国太空军还将在全球更大范围内进行基地建设与力量部署。3月27日,美国太空军宣布,经过5年建设,位于马绍尔群岛共和国夸贾林环礁,耗资15亿美元,被称为“太空篱笆”的雷达站正式启用。该雷达站主要用于跟踪低地轨道上的卫星和空间碎片。同时,探测到的数据还将汇入美国“空间监视网”,从而极大提升美军太空物体编目的能力与水平。

4月23日,美国太空军航天与导弹系统中心又宣布,由美国研制的一座空间监视望远镜在澳大利亚西澳洲安装完成,预计2022年投入运行。该系统主要设计用来跟踪与识别地球上空3.6万公里以上的碎片与卫星。根据美澳双方的协议,其将填补美国“空间监视网”在南半球的覆盖空白。该系统的运行将由澳大利亚皇家空军与美国太空军联合操控。这些全球部署的太空态势感知系统与设施将为美国太空军的太空目标侦察提供可靠、完善的手段。

美国太空军还与盟友展开了更深层次的合作,以体现美国在太空领域的军事联盟政策。今年8月,美国太空军与英国国防部签署了一份共享太空任务系统数据协议。据悉,该协议主要内容为标准化太空动力学算法库,属于美国太空军司令部一个名为“奥林匹克卫士”行动计划的组成部分,其旨在优化太空行动,提高任务保障能力,使美国与盟国同步共享相关数据。正如美国太空军战略、计划与政策主管希区柯克海军少将所说,“今天的伙伴关系在有争议的太空环境中至关重要,加强了我们共同的国家太空安全要求,并使潜在对手的决策复杂化。”

值得关注的是,美国太空军于今年2月宣布,将部署用于拒止敌方卫星通信的新型“反通信系统”(CCS)地基干扰机。该系统最早于2004年由美国空军首次部署3套,此后不断升级改进,增加了新的频段并应用了创新技术。在太空军成立后,由第21太空军联队第4太空控制中队操作运行,这是美国太空军首个进攻性武器系统。尽管美国太空军不断强调其主要任务是加强美国的卫星防御能力,但其绝不会单单将防御作为太空战略的重点。正如美军所宣示的,美国在太空中仅有“存在感”是不够的,还需要绝对的“统治力”,而“统治力”的体现靠的就是进攻。

(作者单位:空军工程大学)

 

原文链接:http://news.china.com.cn/2020-09/03/content_76664575.htm

本站声明:网站内容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将及时处理。